中国律师网络联盟论坛-法律桥在线法律咨询论坛区『 房地产、建筑法律论坛 』 → 沂蒙山下的黑暗——临沂山区非法拆迁案纪实

咨询前请阅读咨询须知 法律桥:中国法律网站先行者 投资创业必备法律知识 律师博客,分享经验和思想
房地产专家律师团队 中国最早的网络法专业律师 外资并购专家助您成功扩张 知识产权律师团队为您服务

  共有835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沂蒙山下的黑暗——临沂山区非法拆迁案纪实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yatou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 积分:4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12-30 22:07:07
沂蒙山下的黑暗——临沂山区非法拆迁案纪实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2-30 22:12:09 [只看该作者]

国家政策支援农村,农民富裕了,他们用一生的心血换来美好的家园,但是这种好日子却没有长久地延续。当地政府在没有任何正规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拆迁,致使大批农民无家可归,流离失所。 作为一名匡扶正义的律师,我历经艰难险阻,调查取证,获得了令人发指的第一手资料…… 当地一名村民悲痛跪地 寻求律师的帮助 2007年8月10日,我们北京盛廷律师事务所来了一位的山东青年,他叫王嘉良。王嘉良是山东省临沂市芝麻墩镇指挥庄村人,他带着家人的的期盼和无奈,来到了我们律师事务所寻求法律帮助。他指名要找秦兵律师,咨询山东临沂他们家乡的拆迁问题,寻求法律帮助。从此我们开始了这段曲折复杂的经历。 那天,小王提出的问题特别多,涉及到拆迁的许多环节和法律权益的方面,我都一一做了详细的解答。最后小王向我们讲述了他们家乡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且恳请我们能够去他们的家乡做一下调查。原来就在8月24日至25日全国住房保障会议刚刚在京召开的日子里,当地政府涉嫌违法拆迁,导致成千上万村民无家可归。拆迁是中国房地产发展模式中的重要环节,而在巨额利益的诱惑下,违法拆迁正如脱缰的野马,让人们不得不审视目前的拆迁制度本身。 谁能撩开这起违法拆迁背后的潜规则?事实上,不少地方政府及其相关职能部门,公安机关,一直充当着违法强制拆迁的“带头大哥”。为了开发商的利益,也为了土地一级市场中土地销售过程里的高额垄断利润,地方政府和暴力机器不断的突破法律的边界,以致拆迁变成了凌驾于现行法律之上的 “哥斯拉”怪兽,难以降服。其主要表现在,开发商以威逼利诱的方式,将强力部门和地方官员进行利诱,并与之形成稳定的利益联盟,然后利用这个同盟去对普通民众进行打压和胁迫。当被拆迁户进行武力反抗时,公安机关便出动抓人;当被拆迁户通过司法途径寻求公道的时候,开发商则利用自己用利益建立起来的联盟,歪曲事实,封闭法律通道;当被拆迁户寻求媒体援助时,开发商则利用手中广告或者宣传部的高官对媒体进行打压,使这些被拆迁人完全失去话语权。于是,一个黑暗的世界就这样形成了。 …….. 指挥庄的巩纪兰今年七十多岁了,在自己的家被强拆的那天,她正在病中。当地干部先将老人从家里抬到大街上,然后命令推土机摧毁了巩奶奶的家。房子被推掉了,她的眼泪也流干了。兰大妈没有地方住,她就在沂河边用3个衣柜拼成了一个U字形的三面墙,在上面搭了一块破石棉瓦。这个简易的“窝棚”里面不足1平方米。兰大妈对律师和记者说,她每天只能坐在一个破凳子上过夜。前几天,暴雨来了,老人在沂河边的雨中熬夜,外面下大雨,“窝棚”里面下小雨……。兰大妈对律师和记者说,现在大家一听到推土机的轰鸣,就心惊肉跳,像受了刺激一样。对着记者的镜头,巩纪兰的孙女怀里抱着3岁的孩子,诉说着几天前的遭遇:“他们把我奶奶从屋里强行抬到街上,然后将我家房门锁上,不让我们再搬东西出来,推土机冲向我家的房屋,很多粮食、物品被砸在废墟中。”没有地方住,三岁的孩子忍受着蚊虫的叮咬,身上没有一个地方不是被蚊子叮的满是红包,由于痒孩子身上有的地方都被自己挠破了皮。 我们还听到了一位遭遇非法强拆的老太太,已经七十八岁高龄了,由于反抗,被推倒在马路中间,在炎炎烈日下,暴晒了两个小时,险些造成生命危险。如此残暴行径简直就是法西斯暴行。我们听到了指挥庄绝大多数村民的哀苦的声音。对村、镇及开发区政府这种不签协议、不予补偿,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就强拆的行为,对这种简直赤裸裸的抢劫行为,非常愤慨,但是他们敢怒不敢言。 第一次临沂之行 ——深入敌后,游击战争的光荣传统,这一次我们用在自家人身上。 作为山东老乡,我们心情很复杂,决定实地去考察一下,就这样我们去了王嘉良的家乡、革命老区——临沂。山东省临沂市位于山东省的东南部, 总面积17184平方公里,是山东省面积最大的市。一首脍炙人口的沂蒙小调,传唱多年,经久弥新,至今仍然经常在人们的嘴边哼起。山东省临沂市是英雄的土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这里是著名的沂蒙山区革命根据地,是山东华东党政军领导指挥中心,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曾在这里战斗工作。当年,陈毅将军就是从沂蒙山区出发,率大军直下江南。在中国革命胜利的征途上,深深地印着沂蒙人民支前小车的轮辙。沂蒙人民为夺取革命战争胜利,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巨大贡献,10多万优秀儿女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生命。然而,今天,沂蒙山区革命根据地的人民,没有被日本鬼子的飞机大炮打跨,却被一些败类的推土机赶出了家园,却被某些地方政府不顾百姓基本生存的胡作非为,弄得无家可归。这难道还不令人深省吗? 我和秦律师在小王所在的芝麻墩镇指挥庄村,对村里六户人家进行了各户的具体情况的资料收集和详细分析。最终我接受了小王父亲王文生的委托代理起这起复杂的违法拆迁案。 随后,我和张律师、崔律师三人急忙赶到临沂王文生的家里。看到当地的拆迁工作,因村民的不同意已经发展到了强拆的阶段。情况紧急、事不宜迟,第二天,我们就急忙感到指挥庄的村委会,欲进行详细的了解,接待我们的人是村支书郁书记。我们说明了来意,并询问拆迁的情况所依据的具体的文件,郁书记几句简单的寒暄后,对此问题却避而不答,也不向我们出示任何文件。过了不大一会儿,芝麻墩镇党委副书记兼人大主任高书记突然到来,说当地的拆迁完全合法、符合当地的政策,建设经济技术开发区,大力发展经济,建设居民住宅楼,是一件造福人民的好事情,是件惠泽子孙万代的好事情。还声称当地绝大多数居民对拆迁都很满意,只有极少数的较顽固的居民不理解。虽然高书记侃侃而谈,听其一席话,感觉似乎这件事情很振奋人心,但这和当事人讲的却大相径庭。 但当我问其拆迁的相关手续和文件时,高书记与郁书记一样是遮遮掩掩,回避话题。两位书记为什么都对拆迁所依据的文件问题有所避讳呢,难道真的是像村民们说的那样。为了进一步了解拆迁的真实情况,我们乘车来到了指挥庄的邻村徐村。见到了该村的村支书刘书记,面对我们的提问,刘书记的介绍和上述芝麻墩村高书记十分相似,如出一辙,仍然是说拆迁建房很受老百姓拥护,而且他本人因此还受到了表彰,对其本人的先进事迹,当地多家报纸进行了报道。待我问其拆迁法律手续和文件时,则避而不谈。离开时,高书记和郁书记极力挽留我们,请求共进午餐,被我们婉言谢绝。 为什么一提起拆迁的合法手续,调查走访的三位书记,指挥庄郁书记、西朱汪村刘书记、芝麻墩镇的高书记,都不愿谈起,而且也不出示任何的文件。如果真的如其所说,拆迁是合法的,是为了造福于当地的老百姓,是为了发展工业,是为了改善村民的居住条件,大多数老百姓都欢欣鼓舞,这么光辉伟大的事情。为什么一谈到法律手续和文件,好像是揭开他们的伤疤一样,他们退避三舍、遮遮掩掩、缄口不语。而且为什么三位书记的描述与村因此不得不怀疑:拆迁当中肯定存在不可告人的秘密,肯定有违规的操作,肯定有损害老百姓利益的违法行为!三位书记都不拿拆迁的文件,是拿不出来没有呢,还是文件不齐全拿不出来呢? 为了了解到拆迁的真正事实和其真实的目的,我们必须还要做进一步的调查走访。既然在村里和镇里无法得到任何信息。我们只好到他们的上级政府,我们决定去临沂市经济开发区有关部门。我们原本一位到了开发区政府,就能够在开发区的建设局、土地局、规划局找到资料,得到真实可靠的信息。然而当我们问到拆迁手续和文件时,几个部门之间却相互推诿、相互搪塞,最后把我们一行人打发到开发区办公室。而办公室接待人员却说:调查需要领导同意和审批,我们于是只好等待。时隔不久,芝麻墩镇的高书记出现了,声称要和我谈谈,还许诺芝麻墩镇办事处的周书记(11月开发区镇领导开发区换届升为开发区第三把手)能提供我们需要的材料。可以推测的到,为什么我们的行踪高书记会知道,是开发区政府的人叫来了他,还是巧合,不得而知。于是又我们随其到了芝麻墩镇政府办公大楼。但是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是高书记和郁书记在与我们谈,始终未见到所谓的周书记的身影。我们恳切的询问周书记什么时间到,高书记告诉我们周书记在开会,让我们继续等待。就在我们耐心等待的过程中,高书记突然要查验我们的证件,我们很有礼貌的予以配合,把律师证出示给其看。我们等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期间多次询问什么时间可以谈,但一直未有人出面来和我们谈。后来郁书记和代表开发区的律师史律师始终在向我们谈他们拆迁的合法,还有一些漫无边际的话题,至于我们要求的合法的文件和手续,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回避。我们见其根本无配合的诚意,等待只会是浪费时间,于是取回了律师证,离开了办事处。 就在我们刚刚走出办事处不远时,我发现后面有三辆小轿车在尾随跟踪我们,其中有一辆白色无牌照的马自达6小汽车。一直忽隐忽现,跟踪我们到临沂市政府。于是我更加断定:拆迁肯定有问题。这更加增加了进行彻底查实的决心,但面对毫无头绪的调查取证工作和关键部门的不配合,我们感到道路渺茫。 次日,我们赶到了临沂市国土局,接待我们是孙科长。他向我们介绍了开发区土地审批的相关政策,很委婉了泄露了在土地审批中的一些不规范的现象。声称开发区开发的均是荒地,是以荒地上报的,并说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苦衷。从这位孙科长的口中,我知道,开发区的土地是以盐碱地进行谎报的。根本没有开发的手续和材料,或者就是伪造的材料,或者就是违法的材料。调查到此,我总算了解到了一些最实质性的问题。可是就在当日下午,我受到了许多恐吓短信和电话,从其言辞足以看出他们对我们律师已经恨之入骨、气急败坏,就在去往国土局的路上,发现有人对我们进行拍照。我明显意识到,我们的人身安全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威胁。由此也更加意识到当地土地违法的严重性。为了顺利办案和自身人身安全,我向临沂市公安局局长刘杰写了一封信,请求公安机关保障我们的人身安全,对违法拆迁行为进行制止。因为他们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甚至构成了犯罪,应该属于公安机关的职责范围,隶属于公安机关的管辖范围。此信件被转到了临沂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在我离开指挥庄的时候,我写信给村委会,要求务必停止一切拆迁行为,若真的要拆,必须要具备合法的手续。郁书记看到后,三番五次的打电话问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直言重申我的观点:必须停止一切违法行为!就在我离开临沂刚到济南时,我接到了临沂开发区分局负责人的电话,要求与我见面谈话。我告诉他我已身在济南,过两天再谈,具体时间再约定。 这一次的临沂之行,我们感触很深,当年的革命老区,如今的政府与人民的关系竟然有如此大的矛盾,没有半点鱼水之情,更是谈不上服务乡里。

知识产权律师团队提供反不正当竞争法律服务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yatou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 积分:4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12-30 22:07:07
回复:沂蒙山下的黑暗——临沂山区非法拆迁案纪实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2-30 22:12:58 [只看该作者]

第二次临沂之行 ——满目疮痍、惨不忍睹的非法拆迁场面,如同一场刚刚结束的战役。 2007年 8月 24日,临沂市芝麻墩镇指挥庄的委托人告诉我当地的房屋正在被强拆,情况十分紧急。他们气焰非常嚣张,带来许多人,老百姓敢怒不敢言,请求我们火速前往。为了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为了进一步调查核实相关事实,我和张律师及建设部下属的一位房地产杂志记者三人又来到了临沂。 来到临沂的当天,我就与临沂开发区公安分局联系,并重申我们的请求:要求保护我们在当地的人身安全,制止非法强拆老百姓房屋的行为。公安分局负责人答应及时向局长汇报。次日早上八点多,我们开始往当事人王文生家里赶。将要到时,远远望见黑压压的聚集了许多人,原来村民的房屋正在被强拆。十分漂亮的一座座小独楼,在挖掘机、推土机轰隆隆的响声以及村民的哀嚎声中倒下,到处是残垣断壁、尘土飞扬,场面惨不忍睹,强拆行为可谓张牙舞爪、疯狂至极。我们的心情非常沉重。这些原本整齐划一的小楼大部分是刚刚建成一两年的时间,是村里的农民花了自己一辈子的心血才有的。刚刚住了不到两年,竟然就在没有任何通知的奇怪,没有任何补偿的情况下被无情的推倒了。农民的收入不高,但是这几年大力发展农村经济,为农民增收减负,当地人的生活才渐渐好了起来。可是生活刚刚有了起色,却遭受这么大的打击。 到了王文生的家里,我们赶紧爬到二层小楼上,抓紧时间录像,以获取以后证据资料为以后的办案提供证据。正当此时,看到高书记带领大批人马,包括所谓的“城管”、“公安”、,还有许多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员,正在强拆王文生家南边村民的房屋。哭喊着的村民拦不住轰鸣的推土机,家人慌乱的脚步来不急搬出家里的所有财物,就那样在一阵泛起的尘土后,原本漂亮温暖的家都变成了一堆堆废砖烂瓦。一家人无奈的瘫坐在地上,大声嚎哭着,同样悲愤的乡亲们苦苦劝说着。高主任发现我们在录像,火速朝我们赶来。为了保存证据,我们急忙回到房间里,关上房门,保存好了录像材料。我们知道这次真的会出事了。不等我们商量好对策他们已经来到了王文生的家门口。“砰砰砰”,敲门声响了三下,王文生八十多岁的老父亲王大爷朝我们喊:说高要进来和我们谈。我们自然不想让其进来,害怕我们的当事人受到他们的伤害。“砰砰砰、砰砰砰……”,敲门声和王大爷的哀求声在持续。我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门外的王大爷明明知道开门会有什么后果,而且他对这些来人更是比我们还要憎恨的啊。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打开门让其进来,就在高书记进来的瞬间,我们发现门外站满了人,一张张充满杀气的脸。于是我们又紧关了门。高书记进来后,首先指责我们记者,我问高:“既然你进来是想和我谈的,那我们就谈谈吧。”谁知,他板着一张阴沉的脸,一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样子说:“和你没什么好谈的”。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对其痛斥:“你还是人民公务员吗,败类,真给人民政*府丢脸!”。看到我们真的被激怒了,高书记打电话给外面的人高呼:“律师骂人了、律师骂人了……”。当时气氛非常激烈,僵持了一段时间,门砰砰砰又响了三下,在王大爷的再次哀求下,门被打开了,一下就闪进了一大批警察。 警察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和张志同律师及建设部记者带走了,我们让他们出示合法手续,他们只是很快亮了一下他们的警官证。当时场面十分混乱,我们被人挟持在前面,张律师在后面被几个警察押着。 在吵杂的声音中,一个声音很响亮:“律师手里有录音笔,赶紧抢。”张律师还没来得及把录音笔藏起来,就有不明身份的两个人过来抢,在争执的过程中,张律师的胸口被重重地打了一拳,录音笔被抢走了,手被抓的鲜血直流。这时又有人喊:“快点跑、快点跑……” 于是那些打手都跑掉了。然而当时押我们的警察对此却熟视无睹,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我们精心准备的证据就这样消失了。他们把我们带到公安局,一间临时的审讯室里面阴沉沉的,脚镣、手铐一应俱全。我们被关了九个多小时,一直有警察把守,也不询问我们,正值炎热的夏季,不给我们喝水,也不让我们吃饭。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才勉强给了一瓶水,我们要求询问,警察才走过场似的简单问了几句,我们要求他们按法律规定出具询问笔录,他们拒不出示。在我被关押的九个小时里,我并没有丝毫的恐惧,我相信正义的力量。 我在想王文生家里是否安全?八十多岁高龄的王大爷是否安全?他们家人有没有受到伤害?当时我们其家里时,王大爷为什么苦苦哀求我们开门,让高书记进来,后来又要求我们开门,进来了一批警察。难道他不知道那些人进来以后有危险?他肯定知道。我推测肯地是有人在哄骗或者威胁他,不然他不会让我们开门的。我们知道在这样违法拆迁的事实面前,我们的公安民警再一次充当了违法行为的助推手。 夜里十一点多钟,我们被释放了出来。已经是深夜了,指挥庄的村民闻讯赶来,给我们送来了吃的:包子、大饼、香肠和牛奶,顿时让我们我们感动的热泪盈眶。在这样的条件下,家被毁,财物损失的所剩无几,他们还能够不顾麻烦为我们送来吃的,我知道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了我们身上。这时我们得知,就在我们被警察带走的路上,王家的房子被推到了,王家甚至没有来得及把家里的东西搬出来,当然我们的录像资料也被永远地埋在了废墟中……当时的感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王家一家人的房子,是他们积攒了一生的积蓄盖起来的,非常漂亮的二层小楼,建设的整齐俨然。没有得到任何的补偿,没有签订任何的协议,就这样被强行推倒了。 第二天我们回到村里的时候,虽然已经知道了消息,但还是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王文生家的两层的楼房完全被毁,山墙已经倒塌,碎石遍地、钢筋裸露,比一个篮球场还要大的面积里成了钢筋混凝土的世界。当记者和律师赶到现场时,看到的情景只是在唐山大地震的电影里才见过。王文生,一个五十多岁的壮汉,一边说,一边流泪:“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没有和我打一声招呼,就把我的房子推了。我大半辈子的积蓄全完了。我去年花了18万元,盖了这座两层的楼,现在……”他呜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我们还看到在他的身后,是他的妻儿老小在砸混凝土里面的钢筋。我回想着昨天王大爷还在小院里为我们切西瓜、沏茶倒水。可以想象得到当时在家的王大爷,心里是何等的痛苦,那么大年纪的老人怎么能承受得了如此打击。作为他的律师,我义愤填膺,怒火在胸中熊熊燃烧。我暗下决心:豁出去了,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险和困难,我一定要帮他们维权到底。 于是从早上开始,我们就在指挥庄走访调查。我们看到了一户人家老老少少四口人,居住在一个临时搭建的破旧不堪的窝棚里,就搭在他们被强行推倒的房屋旁边。指挥村大约600户村民的房屋,大约80%已经被毁。很多村民对我们说,每天都在心惊胆战中度过,一听到推土机隆隆开过,我们不寒而栗。对于余下的20%的村民,每天都在战战兢兢地活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阵轰鸣声就会把他们几十年的血汗化为乌有。当时的天气非常炎热,没有水、没有电,在这非人的条件下,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 村子里的每户人家一提到拆迁的事情就气得直哆嗦。前几天,刚一见到记者和律师,王大爷就气愤地说:“我家祖祖辈辈生活在这块土地上。没有通知、没有布告、没有协议,没有补偿,我们凭啥搬家?”老人说话间已是老泪纵横。但面对如此情景前来阻挠我们了解情况的政府领导却是无动于衷。据我们向村民了解,所有住房已被“拆迁”的村民,没有任何人拿到一分钱的补偿金。有些人不情愿地签了“拆迁协议”,却根本拿不到一份应当一式三份的协议书。所有的拆迁周转房都由被拆迁人自己解决。整个村子的房子被拆的没剩下几间了,在这炎炎夏日里,村民怎么度过? 第三次临沂之行 ——日寇易歼,土匪难防,抗日老兵功不可没,老区人民怎能忘本?所有人,都将受到法律与道德最公正的审判! 2007年9月14日,杨律师、张律师、《新京报》、香港《文汇报》的三位记者一行再次到了临沂市芝麻墩镇指挥庄村,进行调查走访,跟踪观察事件的进展。就在我们调查的时候,遇见一位大叔,说到动情之处,老泪纵横,扑通跪倒在我的面前,跟我说:“我们没有田,没有家了,救救我们吧,你真是我们遇到的好人”。我赶紧搀扶起这位大叔,在场的人无不流下下了愤怒的热泪。看到当地衣衫褴褛的老百姓,看到一张张痛苦绝望的脸庞,看到他们无助近乎绝望的眼神,我们的心里在流泪。作为律师,我责无旁贷,我要尽一切合法的手段,维护他们的合法权利,取回原本属于他们的东西,让那些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的贪官污吏受到法律的制裁! 正在我们走访时,以高书记为首的几位村干部,来到了我们的面前,又要阻止我们的调查工作,我们自然是据理力争,相持了许久,情况非常紧张。不知道他们这次又要采取什么卑劣的手段,又要运用什么的阴谋诡计来对付我们,高书记的出现预示着危险又要再一次的到来。但是作为一名律师,一名有良知、有正义感、有责任感的律师,我们不能有丝毫的退缩。心里再次坚定了信念,总结了上次的教训,我们一边继续调查,一边转移资料。当天我们还去了指挥庄邻村中洪湖村另外四位当事人的家里,看到他们经营的红红火火的养殖场已经被强行拆的不成样子。我们在现场拍照、采访当事人,了解情况。他们无一不是一提起刚刚过去的事情就痛哭流涕,愤慨万分,但又是那么的无可奈何,场面催人泪下,使我们不忍心再问下去。 正当我们对他们充满了无限感慨和同情的时候,该村的村支书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厉声质问我们是在干什么?我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回答说:“这是我们律师正当的工作”。村支书则说,我们要向上汇报。这时我们已经明显感觉到我们又受到了当地政府的威胁,我们的处境已经很危险。考虑到与我们同行的的几位女记者,我们决定暂时离开,就在我们刚出村的一个岔路口,被几辆车围堵起来,为首的是一辆十分豪华的轿车。车上下来的正是多次阻挠我们调查案情,千方百计遮掩事件的镇党委书记周书记,另外与其同行的是史律师。周书记和史律师说要和我们谈谈。我便说:“既要谈,何必挡路?”于是他们决定找个地方,和我们坐下来好好的谈谈。我们怕他们又再生什么坏主意,于是我们提议来到了我们居住的宾馆。周书记对拆迁补偿和强拆问题只字不提,反而一再叙述他和其他工作人员工作如何不易,如何辛苦,而且还纠问我为何要骂高书记。听着这些自我辩解的话,我想着村民的辛酸,感觉一阵阵反胃。情急之下,我义正严词的告诉他:骂他是应该的,对这样祸害人民的官员,老百姓何止要骂,还要使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当时也在场的史律师也未出具任何具体的法律意见。时间到了中午,我们在餐厅就餐的时候,周书记一行人就在餐厅的另一处,窃窃私语,估计又在出谋划策,研究怎么对付我们,直到下午两点钟,他们方才离去。 经过我们多日的走访调查我们已经大体掌握到了一些违法拆迁情况,并且找到了一些证据。但是我们还是不禁思考,为什么对于此事农民访问过,我们努力过,一直还是没有什么具体落实的解决措施呢?面对访得到的结果,当地违法拆迁怎么还是没有禁止,依旧声势嚣张呢?如果拆迁没有任何的问题,他们为什么总是遮遮掩掩,避而不谈,而且对我们律师百般阻扰。这表明里面肯定有许多不肯告人的秘密勾当。 还有那些村委会的干部,本来是应该代表村民的利益,为村民伸张正义的,按照法律规定村委会是农民的自治性组织。然而事实上,他们把自己当成了一级政府,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与拆迁方勾结,残害欺压村民。虽然我明白调查此案还要遇到更多的阻力和危险,但是作为一位律师,我丝毫不能退缩,我们相信正义会战胜邪恶,真理的光芒是遮不住的,真相会大白于天下。

外资并购专家律师团队为您服务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fzw198706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3 积分:3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12-31 13:28:13
回复:沂蒙山下的黑暗——临沂山区非法拆迁案纪实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2-31 13:59:05 [只看该作者]

看的我都感觉愤愤的,作为一名法学学生,这类案件见得也比较多了,也有过关于拆迁问题的调查,就是在暑假作的,见到的案例一个个都是触目惊心阿:@

资产重组专家律师帮助您成功扩张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大傻AAA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法律爱好者 帖子:41 积分:57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8-9-19 17:21:02
回复:沂蒙山下的黑暗——临沂山区非法拆迁案纪实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10-2 22:39:24 [只看该作者]

07年12月的事了,怎么搜索不到后续报道啊!? 好律师保重啊,人民需要你!

外资并购专家律师团队为您服务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