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网络联盟论坛-法律桥在线法律咨询论坛区『 房地产、建筑法律论坛 』 → [求助]一个被控制的案件

咨询前请阅读咨询须知 法律桥:中国法律网站先行者 投资创业必备法律知识 律师博客,分享经验和思想
房地产专家律师团队 中国最早的网络法专业律师 外资并购专家助您成功扩张 知识产权律师团队为您服务

  共有210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求助]一个被控制的案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相信法律还在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 积分:1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7-29 18:29:33
[求助]一个被控制的案件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7-30 9:15:28 [只看该作者]

 

 

上诉人:于庆海,男,1965年10月12日出生于安徽省临泉县,身份证号码342122196510120055,汉族,高中文化。

上诉人于庆海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一案,不服安徽省临泉县人民法院(2012)临刑重字第00003号刑事判决,先依法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一、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安徽省临泉县人民法院(2012)临刑重字第00003号刑事判决;

二、依法宣判上诉人于庆海无罪,立即释放。


事实和理由:

上诉人于庆海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一案,临泉县人民法院曾不顾事实和法律于2011年12月7日作出有罪的一次一审判决,上诉人依法上诉至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中院经过书面审理,本案存在诸多重大疑点,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发回临泉县人民法院重新审理,面对诸多的疑点,经过长达五个多月的退回补充侦查、延长审理期限、三次开庭,本案诸多疑点仍然无法排除,在指控证据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一审法院仍然不顾事实、不顾法律,继续做出六年六个月的有罪判决,上诉人面对如此的判决,万般无奈,上诉至中院,请求中院依法主持公道,还上诉人清白:

一、本案的基本事实:

2010年10月15日,临泉县绿健农副产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洪星经人介绍从上诉人处以每吨1.22万元的价格购买蒜粉38.2吨,双方是凭样品购货交易,刘洪星收取上诉人的蒜粉后向上诉人交付了46.6万元货款,但是之后蒜粉价格大跌,刘洪星多次找于庆海协商能否降低货款,协商未果,2010年12月27日,在货物交易近三个月后,刘洪星突然到临泉县公安局报案,声称上诉人出售的蒜粉中掺了滑石粉,临泉县公安局更是严重违反刑事侦查相关程序性法律规定,在上诉人没有到场参与,涉案蒜粉也未被查封处于完全刘洪星单独保管的情况下,单方面到刘洪星厂内提取蒜粉进行检测,并依据《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经审理查明蒜粉大量用于饲料添加剂及化工原料中)作出蒜粉中滑石粉的含量为7.7g/kg的检测结果 (临泉县公安局《鉴定结论通知书》错误通知上诉人为7.7g/7.7kg),然后凭借该鉴定结论对于庆海进行逮捕、审判,临泉县公安局仅凭刘洪星单方面的材料就违法拘留上诉人于庆海,临泉县检察院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对上诉人错误逮捕、错误提起公诉,临泉县法院更是无视法律规定、无视指控证据严重不足的情况违法作出两次有罪判决,对于的诸多疑点上诉人在多次的提审、审判过程中均多次强调,以下再进行详细阐述。


二、《鉴定报告》所作鉴定结论的取材及依据的相关规定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一)鉴定取材所用蒜粉具有无法忽略的时间间断因素、无效证据因素,从而导致证据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

1、经过庭审已经查明的事实:刘洪星购买蒜粉的卸货时间为2010年10月16日,2011年1月8日阜阳市产品质量监督局检验所工作人员在办案民警、被害人等人员陪同下到刘洪星厂里对蒜粉取样。上诉人对于长达近三个月之久且未封存情况下取样鉴定其取材的真实性、合法性必须提出自己的质疑,所取材料如何证明是本案涉案蒜粉?如何证明蒜粉在三个月之内未发生任何人为因素的变动?因此,这种鉴定取材明显无法确保其真实性、合法性,涉案蒜粉根本无法证明是上诉人出售给刘洪星的蒜粉。

2、侦查机关调取实物证据的基本原则必须要求犯罪嫌疑人在场或经过犯罪嫌疑人的指认,纵观本案,鉴定取材时上诉人于庆海根本没有参与,甚至连最基本的现场指认侦查机关也是在案发一年半以后案件发回重审之后进行的,且上诉人否认蒜粉的真实性,这种侦查取证的方式方法明显不具有合法性,真实性根本无法得到保障,在此基础之上作出的《鉴定报告》不能作为指控犯罪事实的基本证据。

(二)《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根本不能作为本案《鉴定报告》的鉴定依据,更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纵观本案,一个无法忽略的事实即涉案蒜粉的属性,审理已经查明,包括购买人刘洪星在内的诸多证人均证实,蒜粉可以作为饲料添加剂、化工原料使用,购买人也自认在购买过程中未告知出卖人于庆海购买蒜粉的用途,刘洪星提供的一份《青岛海王果蔬制品有限公司工业产品买卖合同》上甚至都没记载用途为食品,上诉人调阅了相关资料,并向法庭提供了一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行业标准——饲料添加剂,大蒜素(粉剂)》,结合各证人的证言,完全可以证明本案涉案蒜粉的用途大量适用于畜牧养殖的饲料中,侦查机关试图用蒜粉的价格推定交易蒜粉的用途为食品,理由根本不能成立,首先,对于刑事案件的定案是不允许使用有罪推定和假设方式的,且蒜粉交易本身就是市场行为,在购买人没有明确告知出卖人其购买蒜粉用途的情况下,购买人以高于市场的价格购买饲料级蒜粉显然没有违反法律的任何规定,更不可能触犯刑律,侦查机关以购买蒜粉的价格推算刘洪星购买的是食品级蒜粉,进而以食品添加剂标准去做鉴定,再以该鉴定指控于庆海在销售食品级蒜粉中掺假,显然与事实相违背。因此,依据《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委托作出的《鉴定报告》对本案判决不具有任何的约束力,甚至根本不能作为指控犯罪事实的证据使用。


    三、本案不能忽略的其他重大疑点

(一)从指控上诉人掺杂掺假的获利因素来看,具有明显的不合理性

《鉴定报告》鉴结论是:“检材中滑石粉的含量为7.7g/kg,样品中含有滑石粉,不符合《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标准规定。”很简单的一个算术题,本案涉案蒜粉的滑石粉含量为0.77%,按照46.6万元货款计算,掺入滑石粉最终能够非法获利的价值仅为3588元(不包含滑石粉价值),试问谁会为了3000多元钱去掺假从而导致46.6万元的货物成为不合格产品,这是明显不符合常理的。

(二)本案办案程序存在重大错误,临泉县公安局《鉴定结论通知书》告知内容严重错误,侦查机关并未履行向犯罪嫌疑人说明可以提出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申请的告知义务

上诉人注意到,临泉县公安局《鉴定结论通知书》记载的鉴定结论内容为“检材中滑石粉含量为7.7g/7.7kg”,与《鉴定报告》上记载的“检材中滑石粉的含量为7.7g/kg”完全不一致。在退回补充侦查过程中,公安机关也未采取重新鉴定或重新告知的方式予以纠正,而是以情况说明的方式承认了自身错误。因此,上诉人认为,侦查机关《鉴定结论通知书》的错误记载,错误告知,导致其并未明确告知上诉人于庆海鉴定结果,甚至于上诉人根本不知道“检材中滑石粉的含量为7.7g/kg”这样的鉴定结论,侦查机关未履行向犯罪嫌疑人说明可以提出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申请的告知义务,非法剥夺了上诉人要求补充鉴定或重新鉴定的权利,本案的办案程序存在重大错误。


四、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于庆海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的证据材料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基本证据严重不足,其判决根本无法成立。

上诉人认真仔细的分析了一审法院判决的全部证据材料,上诉人供述、被害人及证人的证言、情况说明、照片、鉴定结论均存在重大的无法回避的疑点,甚至大部分证据亦不存在真实性、合法性,关键的指控证据也明显不足:

(一)上诉人于庆海的供述存在重大疑点

1、除了上诉人于庆海两次在公安机关供述自己掺了滑石粉(于庆海多次提出是在受逼迫、诱供的情况下说出的)外,于庆海在上诉人提审、一审庭审、二审提审的过程中,均坚决否认掺假事实;

2、侦查机关即使在于庆海承认掺假的唯有两次供述中,对于掺假的时间、掺假作案的方法竟然连基本的讯问都没有,难道作案时间和作案手段不是侦查机关必须侦查予以确定的内容?

3、上诉人甚至注意到,侦查机关提供的于庆海全部《讯问笔录》,也就是一审法院判决的全部上诉人供述中,尽然连讯问起始时间这么基本的内容都没有记载,因公安机关未记载讯问的起始时间,上诉人完全有理由怀疑公安机关对于于庆海采取了连续长时间的询问,公安机关的取证方式违法,对于这些与于庆海当庭陈述不一致的讯问内容,应以于庆海当庭陈述为准,《讯问笔录》不能作为合法有效的证据予以使用。

(二)被害人证言及证人证言自相矛盾、相互矛盾

三次庭审庭审,第三次庭审卸货人及侦查人员更是出庭作证,上诉人对被害人及证人证言存在诸多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甚至于被害人刘洪星、证人于永春、刘晓伟均在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的《询问笔录》中承认了以前所做的证言内容不属实,证人出庭作证更是与以前所做证言互相矛盾,对于一审法院认定的这些前后矛盾甚至自己都承认有虚假成分的证言,根本无法确保内容的真实性:

1、被害人刘洪星证言:

(1)发现蒜粉掺假的途径陈述前后矛盾:刘洪星2010年12月27日的证言“(付46万元款)过后,我感觉到蒜粉太白,就用水测试,有点沉淀。我就把蒜粉拿到阜阳市质量技术监督局鉴定,经鉴定里面存在滑石粉”,29日也做出了相同的证言,均陈述发现蒜粉掺假是自己感觉到的,而在2011年5月13日的证言变成了“(周俊杰)讲于庆海的蒜粉有假,我听后感到怀疑,回去以后仔细查看,发现蒜粉颜色不对,用清水浸泡后,发现蒜粉里面有大量的沉淀,我才知道蒜粉假了。”发现掺假的途径从自己感觉变成了周俊杰告知。

(2)发现掺假的时间的陈述前后矛盾

刘洪星2010年12月27日的证言“(付46万元款)过后,我感觉到蒜粉太白,就用水测试,有点沉淀。我就把蒜粉拿到阜阳市质量技术监督局鉴定,经鉴定里面存在滑石粉”,2010年12月29日的证言又变成了“(问:蒜粉是啥时间检验?)答:2010年10月15日,卸了货用水检验的有沉淀物。”发现掺假的时间从付款后变成了卸货时。

(3)与于永春的证言相互矛盾:

刘洪星2010年12月29日的证言“(问:蒜粉是啥时间检验?)答:2010年10月15日,卸了货用水检验的有沉淀物。”于永春2010年12月27日、12月30日、2011年9月9日的证言在侦查机关问及“拉到刘洪星厂里,你们是否对蒜粉进行了检验”时,均回答“没有”。

2、于永春的证言:

(1)知道蒜粉掺假的时间和方式前后陈述完全不一致

于永春在2010年11月20的《证明》中陈述“(付货款)过有三、四天,刘洪星跟我讲于庆海的货掺的有假”,2011年9月9日的证言又变成了“(卸完货)当天下午刘洪星给我电话讲从于庆海那里买的蒜粉有假了”。

(2)对于装货时是否验货前后陈述不一致

2010年12月17日、12月30日的证言“(问:你们在河南省平舆县开发区于庆海厂里拉蒜粉的时候,是否进行检验?)答:没有”,2011年4月8日的证言又变成了“(在于庆海厂里)当时也验货了”。

(3)补充侦查的证言中,于永春陈述“我之所以前几回在这方面讲的不一致,是因为距离时间长,记不准确了”。

3、其他证人证言

(1)刘晓伟、郭军证言:刘晓伟为被害人刘洪星儿子,郭军为被害人刘洪星女婿,按照证据规则的基本规定,利害关系人的证言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基本依据。刘晓伟在补充侦查的证言中陈述“我之所以之前两次讲的不一致,是因为吧时间混淆了”,否定了自己以前所做的证言。

(2)拉货人赵四红、张学仁:其证言证实的买卖行为本案不具有争议。

(3)卸货人郭秀芹、刘国明、齐艳华、张桂敏、刘郭氏:五人的证言均出自2011年4月8日,卸货时间为2010年10月16日,证人对事隔半年之久的货物封口有没有动过都能记忆的非常明确,记忆力明显不符合常理,更何况是五个人都记忆力过人,并且五人证明包装封口没有动过和做鉴定时随机抽取了十五代蒜粉进行检验动过蒜粉互相矛盾,更加要强调的其中四位证人在第三次开庭中出庭作证,当庭陈述与在公安机关形成的笔录相互矛盾,刘郭氏更是否定去指认过现场和做过笔录,这些证言的真实性根本无法予以确认。

(4)周俊杰、储常喜的证言:两人的证言在证实如何得知蒜粉掺假、什么时间知道蒜粉掺假的陈述上相互矛盾,不能予以采信。

上诉人认为,对于上述毫无真实性可言的证人证言,对有疑点、互相矛盾的证言却一概不予作出对上诉人于庆海有利的认定,这些证言严重违背了证言应当遵循的“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的基本原则,并且一审法院的判决也是与刑事判决中“排除意见证言、前后矛盾证言不予认定、与其他证人证言相互矛盾的证言不予认定”等证言证据认定规则相违背。

(三)侦查机关对于加工蒜粉的原材料来源没有进行任何的调查取证,基本证据严重缺失

蒜粉的加工原料已经查明为蒜片、蒜末,本案涉案蒜粉的另一重大疑点是加工蒜粉的原材料是否掺杂了滑石粉,这是本案必须查明的一个事实,如果原材料本身就含有滑石粉也能充分的证明上诉人于庆海没有故意掺杂掺假这一事实,但是很遗憾的是,侦查机关对于这一重要事实没有进行任何的证据收集。上诉人认为,侦查机关应当依法收集对犯罪嫌疑人有利的证据,这是严重的证据缺失,法庭对于该证据不足情况却熟视无睹。

(四)滑石粉来源至今未能取得合法有效证据

滑石粉来源是本案必须查明的一个基本事实。

首先,办案单位临泉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仅仅是以一份《情况说明》解释女店主提到过往平舆县新工业区送过滑石粉,因为女店主拒绝做笔录,所以无法形成证言。侦查机关在没有取得滑石粉来源有效证言的情况下,以情况说明的方式自己证明犯罪嫌疑人犯罪工具取得方式,明显与法律的基本规定相违背,根本无法核实内容的真实性。

首先,按照《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七条明确规定:“侦查人员询问证人,可以到证人的所在单位或者住处进行,但是必须出示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的证明文件。”但是我们看到,该情况说明中,侦查人员找到女店主(郑菊红)时是以购买滑石粉买家的身份向女店主了解情况,存在引导性的问话,在此之后才向女店主出示身份证件,该调查方式明显与法律规定相违背,并最终未获取女店主证言,该情况说明不具有合法性。

其次,上诉人注意到,在退回补充侦查的过程中,平舆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出具了一份《证明》,该证明在提及协助调办案单位临泉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调查滑石粉来源时全部内容仅为:“办案人员在豫南建材大市场走访一位自称郑菊红的店主,郑菊红拒不做笔录”,对于临泉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情况说明》中说明的郑菊红说卖过蒜粉的事情只字未提。平舆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既然陪同调查,必然在调查现场,但其《证明》中却故意回避被调查人可能说过的证言,明显的不符合常理,办案单位的《情况说明》存在重大疑点,根本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再次,侦查机关也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对平舆县和庆农产品公司搜查到滑石粉的存在。

(五)侦查机关对于存放于平舆县厂区仓库中的同批货物未进行鉴定

一审法院已经查明上诉人于庆海出售给刘洪星的同批蒜粉中,尚有八吨左右的货物未卖出,保存于平舆县厂区的仓库中,但是侦查机关对于该处的同批货物却不进行任何的鉴定,从而去补强证据,侦查机关的这种做法是收集证据不足的另一表现,更进一步导致对原有《鉴定报告》取材真实性的质疑。

 

五、本案销售伪劣产品事实认定的诸多方面存在重大疑点,证据严重不足,按照我国刑法“疑罪从无”的基本法律原则(又称无罪推定原则、有利被告原则),应当作出指控罪名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三)项明确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上诉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罪名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通过以上的分析,很明显的看出,本案的基本证据严重不足,上诉人于庆海的供述前后不一致,且存在重大疑点,按照法律的相关规定,口供不能作为单独认定案件的依据。本案中,被害人及证人证言自相矛盾、相互矛盾,无法采信,侦查机关的调查取证材料更是漏洞百出,甚至用自身出具的证明材料解释自身为何没有取得合法有效的证据进行举证。因此,上诉人认为,“疑罪从无”应在本案中得到最切实的贯彻。


     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本案是一起证据严重不足,存在重大疑点的案件,侦查机关的办案程序存在严重错误,一审法院判决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恳请法庭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对于本案本不应提起公诉的案件依法作出上诉人于庆海指控罪名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还上诉人于庆海清白。

      

 

 

 

 

 

                                                                          本人诚请各位法律人士给予帮助

                                          千恩万谢


中国最早的网络法专业律师为您服务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相信法律还在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 积分:1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7-29 18:29:33
[求助]一个被控制的案件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7-30 10:20:45 [只看该作者]

   一个公安机关多次捏造虚假证据,并且证据漏洞百出的案件,县级法院一审判决六年半。

 

 

 

 

   我们上述到市中级法院,法院对证据漏洞提出质疑,发回县级法院重审。

 

 

   经过长达五个多月的退回补充侦查、延长审理期限、三次开庭,本案诸多疑点仍然无法排除,在指控证据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县级法院仍然不顾事实、不顾法律,继续做出六年半的判决。


房地产专家律师团队为您提供房地产开发全过程法律服务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相信法律还在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 积分:1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7-29 18:29:33
[求助]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7-30 10:24:21 [只看该作者]

  上诉人依法上诉至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中院经过书面审理,本案存在诸多重大疑点,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发回临泉县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外资并购专家律师团队为您服务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