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时 间 记 忆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评 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专 题 分 类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日 志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留 言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友 情 连 接
中国律师博客
博 客 信 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主管拆迁工作北京朝阳区副区长刘希泉被批捕
[ 2011-6-21 21:37:00 | By: 杨春宝 ]
 
几年前,刘希泉为迎接农业普查工作在朝阳有线发表电视讲话。图/北京市第二次全国农业普查网

  从19岁当上村大队的生产办公室副主任开始,55岁的刘希泉的从政经历,一直未脱离农业,也未离开朝阳。36年间,亦城亦郊的朝阳区,经历了城镇化的复杂变迁,众多农民离土转居,大片农田转耕为工。在巨大的时代变局中,主管拆迁工作的刘希泉,在握有重权、掌管重金的同时,也在经受巨大的考验。

  朝阳区副区长刘希泉涉贿被查一事又有新进展,自5月16日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后,这位主管农业的副区长“先后被刑事拘留和批准逮捕”。

  报道称,据接近案情的人士透露,刘希泉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涉嫌将2亿元的资金挪用至设于农委的账外小金库,这笔钱其中一部分本应为金盏乡收储的拆迁补偿款。

  据了解,此案导火索之一是,在金盏乡的一个工程奠基仪式上,一位教师在现场“闹事”——其所居集体宿舍被拆后,既未获得货币补偿,也未获得房屋安置。此举惊动了出席仪式的市领导。不久即展开针对金盏乡拆迁情况的调查。随后,区农委财务科一名出纳和区绿化隔离地区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一名出纳相继案发,成为此案的重要突破口,相关农委官员被牵出。另据了解,朝阳区绿指办有关负责人亦被请协助调查。

  据本报记者了解,今年5月中旬,朝阳区农委的财务被带走调查,随后第二天,农委副主任董金亭被带走,第三天,朝阳区副区长刘希泉、农工委书记王宝军和农委主任陈晓东被带走。当时,刘刚刚参加完奥运村街道办事处的挂牌成立仪式。

  记者在5月中旬电话咨询农委,询问王宝军和陈晓东的去向,对方回答,他们已离开农委,具体去向并不知情。几天后,朝阳区农委官方网站上,区委农工委书记王宝军、区农委主任陈晓东和区农委副主任董金亭的名字突然消失(董原为农委财务科科长,不久前升任现职)。区监察局局长张树安担任区委农工委书记和区农委代主任职务。

  除涉嫌挪用用于收储的拆迁资金外,刘希泉的弟弟刘希武亦涉嫌通过对拆迁规划的“先知先觉”,抢在拆迁之前在相关农村低价租地建房,套取补偿款。

  据知情人向本报记者透露,刘希泉一案,正在市一分检反贪局立案侦查,且涉案的领导不止刘希泉一人,目前案件仍在侦查中。此案已引起最高检的重视,指定由市一分检办理。而按常规,朝阳的案件一般由市二分检办理。

  截记者发稿,朝阳区政府官网区政府领导一栏刘希泉仍然在列。

  讲原则不惜得罪发小

  1956年4月,刘希泉出生于朝阳区东坝乡驹子房村。目前该村已被拆迁,只剩寥寥几户村民。村民们指着村西头一块已被拆成废墟的房屋说:“这就是刘家的老屋,有一百多平米,是村里最大的屋子。”村民们称,刘家的房子盖得最好最高。

  据知情人透露,刘希泉的父亲刘瑶原是东坝乡人民公社的一名干部。刘希泉18岁时成为农业技术员,19岁当上大队生产办公室副主任,22岁被派到北京市委党校党政班学习三年。毕业回来后,刘希泉担任了驹子房村的村党支部书记兼农工商总公司副总经理,任职时间为6年。据当时媒体的报道,这几年,驹子房村的集体积累和资金收入几乎每年要涨30倍。

  多名村民表示,刘希泉在任村支书时,“遇事冷静不慌,非常有自己的手段和方法,但也让人感觉有些不讲人情”。为这种印象提供注脚的,是民间广为流传的刘希泉与发小陈军(化名)之间的纠葛。

  陈军是驹子房村村民,和刘希泉同上一所小学和初中。陈军以养羊为生,婚后超生育有3个子女。刘希泉当时正担任村支书。为了给全村抓典型树榜样,刘希泉指派生产队牵走陈军家所有的羊杀食,并将他的房屋拆毁。

  1994年,刘希泉调任东坝乡党委副书记兼农工商总公司总经理,一年后,调到金盏乡担任党委书记。

  现在北京著名的农业示范基地蟹岛,即是刘希泉任金盏乡党委书记期间主抓的。据《科技潮》在刘希泉担任金盏乡书记时期的报道,金盏乡过去是朝阳区有名的穷三社之一,年人均收入几百元。刘希泉到任后,花了几个月时间深入基层调研,并响应当时朝阳区政府提出的发展都市农业的38字方针,着手开发金盏乡的“都市农业”,“蟹岛度假村”和“郁金香花园”即是其中的两个重要项目。这两个项目的成功操作,成为刘日后升迁的重要资本。

  一位刘希泉当时的同事称,刘希泉全力开发蟹岛,还特意带着一队人马到已经建设成功的昌平区小汤山基地实地调研。“因为是农业出身,调研时向对方提出的问题都很专业,让在场的人很钦佩。”

  但一些被占地的长店村村民则称,这两个项目所占用的长店村的部分土地,由当时的村支书丁某租给开发商,但并没给村民现金补偿,不满的村民四处上访,并自发去丈量了蟹岛的土地,发现蟹岛多占地130多亩,这部分土地未给村民任何补偿。此后,相关政府部门重新来蟹岛丈量土地,发现确有其事。“当时,村支书丁某承担了责任,被调任,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回来。”

  与农工委书记关系密切

  1999年,刘希泉被调到朝阳区农委,历任农委主任、农工委书记,仕途从乡跃升到区。此后又调任朝阳区委办公室主任、朝阳区委常委,在2004年成为朝阳区副区长,负责推进农村城市化、绿化隔离地区建设、温榆河绿色生态走廊规划建设以及垡头文化休闲产业区规划建设等朝阳的重头工作,著名的大望京村试点拆迁工作,也是刘希泉主抓的。

  在区一级任职期间,刘希权给同僚留下低调、工作能力强的印象。一位和刘希泉有工作接触的市里官员“听说他出事了,有点意外”。该官员说,刘希泉分管农业已经很长时间了,“感觉他比较扎实,不爱张扬”。

  多名农业系统的干部也对朝阳区农委和农业的工作评价颇高,认为朝阳区农委协调能力比较强,“那么多拆迁工作,没听到有大的上访或群体事件,这说明朝阳农委做了大量工作,准备得非常充分”。

  在朝阳区官场,刘希泉和其下属、同样被查的原农工委书记王宝军关系密切。王宝军的履历紧随刘希泉,其曾在2000年左右担任沙窝村党支部书记,后调到楼梓庄乡任副乡长、乡长、党委书记,与刘希泉结识于刘任金盏乡党委书记时。后楼梓庄乡与老金盏乡合并成新的金盏乡,王宝军接替刘担任金盏乡党委书记。2004年刘希泉升为朝阳区副区长后,王宝军也调任农工委书记一职。

  在乡镇众多、新农村建设任务繁重的朝阳区,农委是一个实权部门。出身农委系统又分管农业的刘希泉,既是农业专家,也握有调配巨额资金的重权。目前刘希泉涉嫌的主要问题之一,便是将2亿元资金挪用至设于农委的账外小金库,这笔钱中的一部分本应为金盏乡的拆迁补偿款。

  朝阳区的土地储备,是北京市整体土地储备计划的一部分。2009年7月18日,朝阳区举行推进城乡一体化暨土地储备工作动员会。会上提出,该区将启动26.2平方公里农村地区的土地储备,涉及区东北部、东部的金盏、东坝、平房等乡,拆迁涉及8个乡20多个村的10.4万人。朝阳区财政局曾披露,朝阳区在2009年-2010年的土地储备资金总计约1171亿元,其中安排用于拆迁的金额达861亿元。

  由此,作为“负责推进农村城市化、绿化隔离地区建设”的区委常委、副区长,刘希泉的权力范围所能接触到的资金数额,堪称惊人。

  对于数目如此巨大的拆迁资金,朝阳区财政局制定了《朝阳区土地储备资金管理办法(试行)》规范资金使用。《办法》规定,区政府为朝阳区土地储备资金使用的决策机构,并成立区土地储备资金监管小组(下称资金监管小组),作为土地储备资金监管的议事机构,该小组在主管副区长(即刘希泉)的领导下开展工作。

  在既有《办法》之下,各乡申报的用款计划报至主管副区长同意,而对上述计划进行审议的资金监管小组,同样由主管副区长领导。集审批权与监管权于一身的刘希泉,终因挪用资金落马。

  家庭拆迁生意

  此次与刘希泉同样被查的,还有其弟刘希武。

  作为朝阳区拆迁收储的负责人,刘希泉的家庭亦和案情有牵连。刘希泉在五兄妹中行二,有一个姐姐、两个弟弟和一个小妹。其妻魏景玲原为东坝乡会计,与刘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刘伟已成家,在平房乡开有饭馆,农委系统每有宴聚多选择于此,其女则远赴澳大利亚留学。

  五兄妹中排行老四的刘希武,曾因持枪抢劫获刑8年,后通过减刑降至两年半。出狱后,他自主创业,名下拥有三家公司,分别为2003年成立、注册资本500万元的北京奥得特汽车销售有限公司,2004年成立、注册资本40万元的北京盛友轩酒楼,2004年成立、注册资本10万元的北京天利行装饰有限公司。这些公司先后被吊销或注销营业执照。

  金盏乡长店村村民称,在得知村子将被拆迁的情况下,刘希武还在自建产业。记者在长店村和北马房村走访发现刘希武在附近村落圈了多处土地养狗,在村里“名气”很大。刘希武名下有一个“北京金吉瑞养殖场”,注册资金5万,地址就在驹子房村,营业执照已被吊销。

  综合本报记者王奕穆奕文静实习记者周凡帆《财经》杂志报道

  稿源:京华时报

 用菊子曰写博客,就是爽!
 
 
  • 标签:腐败 
  •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