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死亡”4年后竟复活人间
[ 2010-9-25 14:34:00 | By: 法律快车网 ]
 

更多案件请到法律快车网http://www.lawtime.cn专门为律师,律师事务所提供案件案源的平台。是中国最大的在线法律咨询平台。拥有公众咨询注册会员80万名,遍布全国34省、300个大中城市网站影响力辐射全国,日咨询量数以千计,服务全国的法律需求者,免费电话详细400-678-1488或者电02028267747

     2003422,家住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桃园乡的牛海燕在当地一家卫生院生下了一名男婴,医生称患有缺血缺氧性脑病,两天后便宣告死亡,并向牛海燕的丈夫何赢东开出了婴儿的死亡证明。然而,4年后,何赢东夫妇在深圳打工时,却意外得知他们的儿子并没有死。这是怎么回事呢?

儿子死亡”4年后竟复活人间

  陈桂花和丈夫王宝林是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龙蟠乡一村的村民。早年,陈桂花曾多次怀孕,但每次都流产了,失去了生育能力,她向丈夫提出去收养一个孩子。陈桂花的舅舅在龙蟠乡一家医院工作,她很快找到舅舅说出了打算收养孩子的想法,想要舅舅帮忙,舅舅一口答应了。没过多久,2003424日上午,陈桂花夫妇从舅舅所在的医院抱回了一名男婴。

  这名男婴就是牛海燕所生的孩子。

  22日快要临产的牛海燕在丈夫何赢东陪伴下来到这家医院做产前检查,妇产科医生杜秀莲一脸严肃地说:胎儿可能有些问题,患有脑积水。第二天,一名6斤多重的男婴出生了。尽管婴儿看上去很正常,不像患有重病,但杜秀莲坚持说孩子的病情很重。

  423,牛海燕和孩子出院时,杜秀莲再三叮嘱何赢东,叫他第二天一定要将孩子再送到医院做检查。24日上午,何赢东按照杜秀莲的叮嘱,又抱着出生仅两天的儿子来到龙蟠乡这家医院。杜秀莲为孩子做了一番检查后,叫何赢东上街去给孩子买奶瓶。10多分钟后,何赢东拿着奶瓶赶回医院,他便听到了一个噩耗:儿子已经死亡!

  杜秀莲解释说,婴儿的抵抗能力本来就差,孩子患上的又是重病,所以死得很快,并开了一张死亡证明递给何赢东。何赢东提出要看儿子的遗体,可当他快到太平间时,杜秀莲停下脚步对他说:孩子这么小,你看后会很伤心,不如就让医院来处理孩子的后事吧。这时候,何赢东伤心欲绝,他听从了杜秀莲的意见,没有走进太平间去看孩子最后一眼。

  孩子的夭折,对牛海燕的打击很大,她整天以泪洗面。这年9月,始终摆脱不了伤心的牛海燕提出去深圳打工,何赢东同意了。

  转眼4年多过去,200710月的一天,何赢东在和一个叫陈建的同乡聊天时,陈建对何赢东说:你知道桃园乡有一户人家4年前生了个又聪明又可爱的儿子,可听医生说有病就把孩子扔在医院里,结果被我的妹妹收养了。何赢东问陈建:这户人家叫什么?陈建说:我只听说那户人家的男人小名叫狗蛋子’……”何赢东一下子愣住了:我的小名就叫狗蛋子……”陈建仿佛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立即闭上嘴。

  晚上,何赢东和妻子牛海燕全都彻夜不眠。他和牛海燕商量,决定不等春节就提前返回南充家乡把这件事调查清楚。回到南充后,何赢东夫妇一番寻找找到了陈桂花家。牛海燕尽管只是在门外匆匆看了几眼,便认定门里那个大概4岁的小孩就是自己的儿子,因为男孩的长相就是丈夫的翻版!回到家,牛海燕向丈夫描述之后,何赢东也激动起来,他们决定立即去找医生杜秀莲问个清楚。

医生翻脸 寻子上演亲情大战

  4年多后,何赢东夫妇突然找上门来,杜秀莲很惊讶。看到她,何赢东马上质问:“4年前你亲口对我说我和海燕出生只有两天的儿子死了,可我们已经看到了那个孩子,他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你怎么解释这件事?杜秀莲愣了一下,低下头去不再说话。沉默了一会,杜秀莲终于承认孩子并没死亡,牛海燕夫妇简直欣喜若狂。杜姐,我们知道你是个热心肠的人,你能不能去帮我们把孩子要回来?牛海燕夫妇问道。

  杜秀莲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她叫牛海燕夫妇去医院的大门外等候。不大一会儿,杜秀莲带着一个中年男医生走出医院,她对牛海燕夫妇说:你们的儿子就是抱给了这位周医生的外甥女。

  姓周的中年医生显然已经知道牛海燕夫妇的身份,他爽快地对牛海燕夫妇说:你们先回去,我去叫陈桂花把孩子送还给你们。善良的牛海燕夫妇便相信了,兴高采烈地离开了医院。

  然而,时间过去了一天又一天,杜秀莲始终没有打来电话。牛海燕急忙给杜秀莲打电话,却发现杜秀莲的手机也关机了。何赢东说再去找陈桂花的舅舅,但找遍了门诊部也没能见到那个姓周的中年男医生。从这天开始,牛海燕和丈夫便每天赶到龙蟠乡,在医院里等候杜秀莲。20081月的一天,他们终于看见了杜秀莲。但杜秀莲全然否定了自己所说的话。杜秀莲的态度彻底激怒了牛海燕夫妇,他们决定去公安机关报案。

  124,南充市嘉陵区公安分局受理了牛海燕夫妇的报案。然而,在牛海燕夫妇向警方提供的相关证据中,婴儿的死亡证明上,虽然有杜秀莲的签名和所在医院的公章,而且婴儿死亡的原因也是所谓的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但上面显示死亡婴儿的母亲叫刘红燕,而不是叫牛海燕。对此,何赢东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有两种,一是杜秀莲的笔误,二是她有意这样写错,为的就是一旦事情败露有推卸责任的理由。

  经警方调查显示,20033月,陈桂花的舅舅因杜秀莲是妇产科医生,曾对杜秀莲说起其外甥女想要收养一个孩子的想法,并要杜秀莲帮忙。因牛海燕已有一个女儿,当快临产的牛海燕到医院做产前检查时,杜秀莲便突闪邪念,决定将牛海燕生下的婴儿以死亡为名暗中抱给陈桂花。警方认定,陈桂花所收养的、取名王智的孩子正是牛海燕夫妇的儿子。

  39,派出所警官打来电话,叫牛海燕夫妇第二天去接孩子回家。马上要见到儿子了,他们夫妻激动得彻夜难眠。可第二天,他们一大早赶到龙蟠乡派出所,却不见陈桂花把孩子送来,一直等到中午,警官们便带着牛海燕夫妇来到陈桂花家。然而,陈家的大门被反锁上了,有人说陈桂花一早便带着孩子走了……

法庭交锋 真相终于大白天下

  2008511,何赢东、牛海燕夫妇正式委托律师向南充市嘉陵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陈桂花及丈夫归还儿子。

  623,南充市嘉陵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全国罕见的死亡婴儿抚养纠纷案,当庭确认了陈桂花夫妇所收养的孩子系牛海燕夫妇所生,但应该由哪个家庭来继续承担对孩子的抚养责任,成了法庭上双方当事人以及代理律师争论的焦点。

  首先,法庭对王宝林、陈桂花夫妇所收养的孩子的身份进行了确认。从牛海燕夫妇出示的孩子的出生医院与陈桂花夫妇自诉捡到孩子的时间、地点以及牛海燕夫妇的代理律师对接生医生的询问、笔录,当地村民的证言、证词和孩子的容貌特征来看,全都证明是同一个孩子。可陈桂花却拒绝承认,声称要为孩子做DNA鉴定。牛海燕和丈夫也要求尽快送孩子去做DNA鉴定。然而,随着法庭上的举证进一步进行,很多证据全都表明,陈桂花所收养的孩子实际上就是牛海燕所生。

  200872,法庭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孩子的监护权归亲生父母何赢东、牛海燕夫妇所有,陈桂花夫妇应在15天之内将孩子送还牛海燕夫妇……面对法庭的判决,牛海燕夫妇沉浸在了孩子即将回家的极度喜悦中。同时,牛海燕夫妇表示,等亲子权官司结束,将儿子接回身边来之后,他们会考虑起诉医院和当事医生杜秀莲。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时 间 记 忆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专 题 分 类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用 户 登 录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评 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日 志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留 言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搜 索

友 情 连 接
中国律师博客
博 客 信 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