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时 间 记 忆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评 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专 题 分 类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日 志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留 言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期货交易纠纷案件判决书(五)
[ 2005-10-16 16:52:51 | By: 杨贵永 ]
 

民事判决书

 

1998)海中法经重字第2

原告黎某某,女,一九五五年一月十五日出生,汉族,海口市人,住所:海口市海府大道★★号。

委托代理人杨贵永,春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武汉融利期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利公司)。住所:湖北省武汉市江汉二路建行大厦14层。

法定代表人焦宝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志刚,该公司部门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文来,武汉天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黎某某诉被告融利公司期货交易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原告黎某某及委托代理人杨贵永,被告委托代理人陈志刚、张文来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五日,原、被告签订《委托协议书》一份,委托被告代理原告进行海南中商所的咖啡、橡胶及郑交所的绿豆三个品种的期货交易,交易代理地为被告设在海口的营业部。从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五日至同年四月三十日期间,原告共计汇入被告账户保证金五百三十四万元,交易手数共计一万一千四百七十手,被告共收取原告代理手续费二十八万九千三百元。被告在代理原告进行期货交易过程中,任意改变原告指令、隐瞒实际交易结果,诱使原告多下单,多交易,使原告长期处于透支交易状态,致使原告经济损失达三百一十八万三千四百七十二元,因被告所设营业部系非法设立,要求解除其《委托协议书》,请求人民法院叛令被告赔偿业经鉴定确认的透支交易损失二百二十九万六千零三十元,叛令被告赔偿鉴定遗漏了的透支交易损失一百七十万零六百七十元;叛令被告赔偿违规吃点给原告造成的差价损失八千七百二十元; 手续费损失二十八万九千三百元,并由被告承担全部诉讼费用和鉴定费。

 

被告辩称:被告是由中国证监会审核批准持有国内期货经纪业务许可证并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登记注册的专业期货经纪公司,双方所签合约应为有效。被告是海南中商所和郑交所的全席会员,原告的交易指令均已入市交易。被告没有改变原告交易指令;原告在九六年二月二日至四月二十二日的期货交易中的客户权益一直是正数,说明被告并不欠经纪公司的资金,故被告没有为原告提供透支;交易保证金不足同经纪公司给客户透支是不同的概念,原告共投入人民币五百三十四万元,亏损人民币三百四十一万元,提款人民币一百九十二万元,所以不存在由经纪公司透支交易的情形,原告自主从事期货交易,其亏损在于行情分析不足,判断失误所至,其亏损与被告无直接关系,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五日,原、被告双方签订《委托协议书》一份,协议约定:被告按照原告的委托指令在交易所内进行交易,原告保证遵守被告《期货代理业务交易规则》及各项管理规定,被告保证遵守交易所的交易规则,正确代理原告的期货交易。合同另附有《风险揭示声明书》,记载:市场趋势不利于所持有的未平仓合约时,本公司将通知追加保证金,如不能在规定的期限内补足保证金,所持的未平仓合约将被强制对冲,由此产生的亏损由客户全部承担。签约当日,被告海口业务部将一标有武汉融利期货海口营业部的印鉴卡交予原告,客户编号为8064,原告签名在上,同日原告申请开户,客户代码为800064。同年一月二十九日原告汇入交易保证金六十四万元之后即委托被告代理海南中商所咖啡、橡胶,郑州商品交易所绿豆、夹板等品种的期货交易,被告的代理行为均在其设在海口的业务部操作完成。原告所作期货分别为咖啡四千一百七十手、橡胶二千六百六十五手、绿豆三千九百九十二手。夹板五百六十八手,合计一万一千三百九十五手,被告收取手续费人民币二十八万九千三百元。期货交易期间,被告在原告保证金账户可交易资金为负数时,于同年三月四日至二十四日先后向原告发出数份追加保证金通知,但原告未在通知限定的时间内追加保证金,而交易却继续进行。原告先后汇入保证金账户的保证金分别为二月九日五十万元,三月四日七十万元,三月七日二百万元,三月十五日一百五十万元,共计五百三十四万元,直至同年四月二十三日,原告除累计提取保证金一百九十二万元及帐上余额七千五百八十元外,其余保证金三百四十一万二千四百二十元全部亏损。

 

本院在本案审理期间,委托中国政法大学期货法律研究所对本案所涉及被告是否改变原告交易指令,是否透支交易以及是否给原告造成经济损失进行鉴定,结论为:一、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五日至同年四月三十日,被告存在八次改变原告交易指令的情形,从经济上看,被告只是改变了原告交易指令中开仓和平仓的问题,没有改变交易指令中的品种、月份、买卖方向、数量、成交价位等,且由于原告从事的交易不是交割月品种的交易,被告这种改变交易指令的行为并没有给原告带来直接经济损失。二、本案涉及绿豆、咖啡、橡胶透支交易共计二千四百五十六手(单边),共支付手续费一十二万零六百七十二元,共计平仓亏损二百二十九万六千零三十元。三、关于郑交所绿豆交易中的几个问题,从有关材料可以确定,被告将原告的交易指令传达入市,进行了交易,但被告有十次没有按交易所价位如实回报给原告,给原告造成八千七百二十元的价差损失。根据被告提供的《关于郑州商品交易所有关问题的说明》,原告的指令单与22号编码内的成交结果能够一一对应,可以确定原告的指令下在22号编码内。

 

原告提出的鉴定报告遗漏透支交易共十笔、改变交易指令二笔,给其造成损失一百七十万零五千三百九十元的主张,经本院公开开庭在无法确认的情况下,原告又于一九九八年七月十六日致函本院,认为再做鉴定已无必要,不再申请鉴定。原告在该部分主张的事实举证不足,本院未予认定。

 

另查:一九九五年四月五日,国家工商局核准被告代理国内商品期货;一九九五年六月十二日,国家证监会批准被告从事国内商品期货经纪业务;一九九五年八月八日,被告获取海南中商期货交易所会员资格;一九九五年四月十八日,被告获取郑州商品期货交易所会员资格。被告设立在海口的业务部没有经过国家证监会、国家工商局的批准。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委托协议书》,签约双方主体合格,且被告既具有代理国内期货交易的资格,也具有代理国内期货交易的能力,双方意思表示真实,内容亦不违法,应为有效。但被告代理原告进行的期货交易均在未经国家证监会批准的海口业务部进行,系违规行为,所收原告代理手续费应予返还。被告在代理原告进行的期货交易中,虽有改变原告交易指令的行为,但没有给原告带来直接经济损失。原告主张的鉴定遗漏透支交易损失,手续费损失因无足够证据支持,本院不予认定。被告违规,允许原告透支交易,造成原告透支交易损失二百二十九万六千零三十元以及违规吃点给原告造成的价差损失八千七百二十元,依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规定,应由被告承担。但原告不经审查被告海口业务部是否经国家证监会批准,就委托其代为进行期货交易,具有一定过错,其利息损失应由原告自己承担。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条、第一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 解除原、被告所签订的《委托协议书》;

二、 限被告融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透支交易损失二百二十九万六千零三十元,差价损失八千七百二十元,返还原告代理手续费二十八万九千三百元。逾期支付,则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最高利率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三、 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三万九千二百六十七元,诉讼保全费一万八千零二十元,鉴定费三万元,合计八万七千二百八十七元,由原告负担三万四千九百一十四元八角,被告负担五万二千三百七十二元二角,因被告已预付鉴定费一万五千元,被告承担的五万二千三百七十二元二角减去预付的鉴定费一万五千元,其余应承担的三万七千三百七十二元二角限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并径付原告,本院不再清退。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收到本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出上诉状及副本一式五份,上诉于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李其生

         何连科

代理审判员      

                                                                        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六日

书         林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