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公告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我的分类(专题)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日志更新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新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留言板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链接

Blog信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刑事申诉书(第四次)
lyd0503 发表于 2006-10-13 15:28:09

刑事申诉书(第四次) ……2006-02-16

 

关键词:刑事 申诉 案由 诉求 立案再审

 

申诉人:郑XX,男,1979年11月8日出生于XX省XX县,汉族,小学文化。原系XX省XX市陈埭镇横坂村巡逻队员。家住XX县介福乡福东村137号。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04年5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7日被逮捕;2004年12月17日由XX中院(2004)X刑初字第203号以“故意伤害”致死的“共同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2005年3月30日XX省高院(2005)X刑终字第209号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现服刑于XX监狱。

委托代理人:林一德,女,1943年5月23日出生于XX省永春县介福乡,汉族,大学本科。中科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现退休,系郑XX的表老姑妈。

案由:申诉人郑XX对XX省高院2005年3月30日(2005)X刑终字第209号裁定和XX中院(2004)X刑初字第203号刑事判决不服,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撤销(2005)X刑终字第209号裁定,立案再审,依法裁定当事人无罪。

事实与理由:

一、小偷的死因不明:

  1、法医尸检不完全,尸检结论是没有排他性的、站不住脚的结论:

   ①脑部尸检不全:未检查脑组织有无损伤,脑内有无出血改变等,无法排除小偷“自残”行为是其主要死因;

   ②未进行脊髓解剖,没有证据支持“受他人用钝性暴力反复打击”致死的结论:因为死者被殴打的体表挫伤面积占体表总面积约24%,其损伤程度还未达到重伤;

   ③没进行重要脏器的病理检验,不能排除死者原有内存性疾病而引发死亡(被害人讲过自己有病);

  2、没有可靠确凿证据证明被害人是被巡逻队员殴打致死的(最严重的殴打伤痕是在第一殴打现场由本地一男青年持巡逻队长木棒打的)

  3、没有出示任何证据排除被害人的其它可能死因:如离开巡逻队回家途中的长过程,是否受他人加害而死亡。

二、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楚:

  为了说明“两书”认定事实不清楚,不防补充几个数字。(虽然“数字”比较单一、绝对,但却往往也容易让人“一目了然”、明确问题之所在):

案发时间过程约8个小时(约晚9时半~次日5时方父报案)法院只查1.5个小时的部分案情,只占全部案情19%

案发全过程有三个阶段(第一殴打现场:出租房;第二殴打现场:现场巡逻队办公室;第三阶段:回家路上)只查在巡逻队办公室一个,即只查33%

第一殴打现场犯罪嫌疑人有多人,其中一本地男青年“怒打”小偷造成最重的伤痕。但整个案情空白,即查0%

第二殴打现场嫌疑人有6~8人(见判决书P8),只归案3人,即满算只查50%

案情第三阶段即小偷回家路上,约2~4小时,案情空白,即查0%

此案还有一个让人费解的事实:第二现场有8个嫌疑人,本地人和外来工各占一半,但是:

外来嫌疑人(郭典辉 郑福日 黄开川 陈洵)4人只归案3人,即查75%

本地嫌疑人(许XX、许XX、一个开农用车的本地人、一个与房东一起的人)全部在逃,一个都没有查,0%

  为简单起见,我们不防借用学生算术测算:(19+33+0+50+0+75+0)/7*100%=25.2857%

  当然这种计算是不科学的,但这种“毛估”却很说明问题:全案只查25%啊!学生考试还要60分才算及格嘛!一个“命案”就这样草草了结,完全是典型的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楚的糊判乱判!

三、回避确凿物证,只凭口供判案:

  刑诉法规定不能轻信口供,单凭口供不能定案,口供只能作为辅助证据,用作印证其它证据,本身证明力并不强。但是本案高院裁定竟然把公安刑警辛苦取证的“现场勘查笔录”、特别是多处死者流血血迹等证据全部删除,只根据很可能报复保安的小偷汪清明的“一次”、“一句”口供,就判郑XX日13年重刑,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四、法院判案“适用法律不当,量刑过重”。

  1、可以相互印证的证据证明:

   死者最严重伤痕是在第一殴打现场(出租房)由一本地男青年用“一根长73cm、直径约4.5cm,带有雕制手柄的木棍”打的,可能的致命伤在第一殴打现场就形成了;

   第二殴打现场有7、8个人参与殴打,打了一个多小时,有的打二、三十下;有的打得比二、三十下的还凶;有的是拳打脚踢乱打;

  这些“证据组合”证明,上诉人郑福日为“合群”,随意打该小偷腿、背部两三下的错误,仅是小偷死亡结果的次要因素中之次要因素。

   未抢救才是小偷死亡的主要原因:小偷被扣在铁拦杆上,方冬海以头“撞墙”自残磕破一个口子流血后,一直讲口渴,喊手痛想上厕所,这表明此时方金海尚处在休克的代偿期。如及时救治,就不会死亡。因此作为没有医学常识和仅小学文化的上诉人,对小偷的死亡是预见不到的,这个结果对上诉人只能说是“过失”

  法院没有拿出任何有力证据能证明上诉人对小偷死亡负有直接刑事责任,但法院却依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 …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以“故意伤害”致死“共同犯罪“主犯罪判处郑福日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2、上诉人是履行本职工作,维护社会治安;而受害人小偷具有严重违法行为。然而法院判案依据“《刑法》第五十六条“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应当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对于故意杀人、OO、放火、爆炸、投毒、抢劫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可以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法律条文,判处抓小偷的上诉人郑福日“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这是法院判案严重“适用法律不当”和“量刑过重!

五、本案的争议焦点办理一个案件最重要的是抓住案件的争议焦点,这个案件的争议焦点也就两个:

  1)被害人的死亡原因。其是被打死的,还是由于其他原因而导致死亡的。已经多次呈送的本案申诉书,已从卷宗材料中提取5方面的11个“证据”或“证据组合”来陈述“小偷死因不明”的申诉主题;

2)申诉人郑XX要不要对被害人死亡承担故意伤害致死的刑事责任,即郑福日是不是“故意伤害”致死的“共同犯罪”主犯。

这是一个涉及法律实务、专业性很强的议题。现在我从当前法律法学界认定的“有罪判决的证明标准”司法界近期的类似判例进一步阐明申诉主题。

六、有罪判决的证明标准

(参阅北大网“法律实务”陈卫东:诉讼中的“真实”与证明标准》)

  1)据以定案的每一证据都已经过查证,确实是客观存在的;(而本案判处郑福日重罪并没有出示任何确凿证据,只依据一个小偷的、一次的、一句证言来“推定”郑福日的罪名;然而法律界早已公认“一个证人,等于没有证人。”

  2)能够收集、应该收集的证据均已依法收集;(本申诉书已经详细陈述“案情不清楚”,并借用算术“毛估”,举证整个案情只查清25%。连按常理最好调查、搜捕的本地嫌疑人,却是100%在逃、没有归案。也正因为如此,当地才会传说:上诉人郑福日是当“替罪羊”的。)

  3)凡对定案有意义的事实和情节均有必要的、足够的证据予以证明;(本案卷宗材料中有很多事实和情节,证明死者小偷存在着其它死亡原因,但法院全都“忽视”了,高院裁定书甚至把公安刑警的辛苦取证的现场勘查确凿证据材料全都“删除”,使之实际上已经是一份只凭“口供”定案的裁定书。)

  4)证据之间、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没有矛盾,即使曾有过矛盾也已得到合理解决或排除;(本案明显存在案情不清,小偷死因不明和对郑福日定性、判重刑之间的矛盾,对本案的两个争议焦点都没有搞清楚。)

5)综合全案证据,得出的结论是唯一的,排除了其他可能性。即根据全案证据,不仅从正面充分证明所认定的事实,足以得出关于案件事实的正确结论,而且从反面排除任何关于案件事实的其他可能。(本案赖以判案的最重要证据“尸体检验鉴定结论”是一个没有采用排它方法的、不一定能够肯定站得住脚的、存在重重疑点的尸检定性结论,也就必然给法院判案带来难度,带来判案的不准确性。对此鉴定结论法院本来是不应该完全采信的。)

七、类似的案件必须类似处理

案例1参阅中国法院网讯2005-12-13《果园巡逻员扎死偷苹果者获刑10年》)

  案由是陕西人朱某、向某、张某去果园偷苹果,被果园护园工人徐某发现,便与小偷朱某发生撕斗,随后果园园主李先生与保安巡逻员李怀运闻讯先后赶到现场,三人围住小偷朱某进行搏斗,在打斗中保安巡逻员李怀运持三齿叉刺中朱某,朱某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

  后经尸剖检验,朱某的死因是保安巡逻员李怀运持三齿叉将朱某故意伤害致死的。

  顺义区人民法院最终作出判决,判决李怀运以故意伤害罪获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认定参与打斗的苹果园园主李先生和另一果园护园工人徐某无罪。法院定性是李怀远故意伤害造成朱某的死亡。而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针对同一目标小偷朱某进行打击的果园园主李先生和工人徐某不属于共同犯罪,参加打斗的每个人只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这样的判决是基于法医的尸剖,尸剖认定造成朱某死亡的是三齿叉造成的,因此李怀运要对朱某的死因负全责,而果园园主李先生和工人徐某虽有殴打朱某,但不是造成朱某死亡的主因,因此不构成犯罪。

  “类似的案件类似处理”是司法界实现公平对待和法律正义,即“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要义。两案比照:

①.   身份相似:被告都是巡逻队员;受害者都是小偷;

②.   作案时空统一性相似:都是多人同时一起打受害人;

③.   法院出示审理证据不同:

北京——根据证人证言、尸体检验报告、鉴定意见等证据能够证实被告人持三齿叉将被害人朱故意伤害致死的事实;

福建——法院没有出示任何确凿证据证明小偷是被申诉人郑福日殴打致死的;

④.   判罪定性不同:

北京——“故意伤害”致死;不认定“共同犯罪”,各人只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福建——“故意伤害”致死“共同犯罪”,由已归案的3人“平分秋色”承担小偷死亡的刑事责任;

.具体量刑差别:

北京——尸剖认定造成朱某死亡的是三齿叉造成的,因此李怀运要对朱某的死因负全责,判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认定参与打斗的苹果园园主李先生和另一果园护园工人徐某无罪;

福建——没有确定小偷死因,“推定”殴打致死,凡是参与殴打者,都认定是共同犯罪,不分责任轻重,平分责任。

  根据案情,郑XX打小偷行为类似于果园园主李先生和工人徐某,是不构成犯罪的。然而福建法院却重判他13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同一类似的案例,两种截然不同的判决令人质疑福建省一、二审法院判决的公正性何在?

案例22005-09-01新华网-新京报发布《一小偷被追跑得太快气绝身亡》

  法院的判决书上称,2003年1月28日9时许,30多岁的宁某在大连市市民周某家翻箱倒柜行窃时,被刚好回家的周某抓个正着,二人随即厮打起来。宁某操起周某家的菜刀欲砍周某,被周某奋力夺下,宁某见势夺门而逃。周某捡起一根木棒随后追赶,追至本屯一居民西墙外,将宁某截获。

  当周某上前拽住宁某欲将其送至派出所时,不料宁某脸色发白,喘息急促,倒在地上。周某随即打电话报警,当警察赶到现场时,宁某已经死亡。

  经法医鉴定,死者宁某生前患有潜在性肺部疾病(肺气肿),在快速奔跑的诱因条件下,导致急性呼吸功能衰竭死亡。

  宁某死后,其父母提出自诉,要求追究周某的刑事责任,并赔偿死亡补偿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近20万元。大连庄河市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周某在追撵宁某时,用木棒击打致其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惩处。但因宁某是在快速奔跑的诱因条件下,致急性呼吸功能衰竭死亡,与被告人击打没有关系,故被告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依法判决被告人周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

  对照郑福日一案:同样是入室行窃的小偷死亡;被告同样都是持械(木棒)敲打了小偷;大连和福建的法院也都认定打小偷的被告“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惩处”。

  然而,大连庄河市人民法院依据法医明确小偷死因的鉴定结论判决:被告人周某在追撵宁某时,用木棒击打致其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惩处。但因宁某是在快速奔跑的诱因条件下,致急性呼吸功能衰竭死亡,与被告人击打没有关系,故被告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依法判决被告人周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

  福建泉州中院和省高院却以“故意伤害致死”“共同犯罪”主犯判处郑福日13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这两案再一对照,简直让人膛目结舌!

  “六个月”和“13年”是多大的差别啊!人生有几个13年?!

  同顶一片兰天”,怎么会是如此天渊之差别呢?!

 

八、本案申诉再审的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显而易见XX的申诉不是仅对法院量刑或者是法官裁量权提出的上诉意见,(2005)X刑终字第209号裁定书对申诉人XX的判罪,确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五条在认定事实上或者在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必须提交审判委员会处理”的案件

  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 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的申诉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判:而本申诉案已经明确符合了其中的两种“情形”,即“(二)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三)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因此请求最高院依法撤销福建高院的错误判决,立案再审,依法裁定当事人无罪。

  尊敬的最高院长先生,我向XX省高院院呈送申诉材料和向省人大申诉是同一天进行的,省“人大”已经作为“督办”案处置两个多月了(舆论界赞扬这是“XX省严格按照信访条例的规定办理和良好工作作风的体现!”),但XX省高院院至今未果。

  本申诉案已经引起全国法律界、法学界、知识界……非常关注之案件,请网上搜索“中科院  林一德”就全然了解了。

  恳请您在百忙中关注、过问一下此案,迅速立案再审!

  企盼通过最高院的努力,尽早将国家法治化的公平和正义带给这位农民工保安!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中科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 林一德

        2006年2月16日

联系电话:0591-83711196

邮箱:yide041116@163.com 

QQ:460495554

 

 

写稿参考法律条文,不上传

 

附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零五条 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在认定事实上或者在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必须提交审判委员会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接受抗诉的人民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重新审理,对于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

附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零四条 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的申诉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判:
  (一)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的;
  (二)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
  (三)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四)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的时候,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阅读全文 | 回复(0) | 编辑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