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公告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我的分类(专题)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日志更新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新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留言板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链接

Blog信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051213 [转贴]果园巡逻员扎死偷苹果者获刑10年
lyd0503 发表于 2006-10-13 15:31:27

 

关键词:巡逻队员 北京 福建 共同犯罪  法治 公平 正义 

            作者:王斌 王宁  发布时间:2005-12-13 10:59:31

  中国法院网讯   近日,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了果园巡逻员扎死偷苹果者的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被告人李怀运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被告人李怀运,男,42岁,安徽人。200410223时许,被告人李怀运在北京市顺义区某村李先生承包的果园内巡逻,适有朱某某(男,44岁,陕西省人)伙同向某某(男,31岁,陕西省人)、张某某(男,26岁,陕西省人)到果园内偷苹果,被看果园的工人徐某某(男,33岁,安徽省人)发现并抓住向某某不放,后果园园主李先生和被告人李怀运先后赶到现场,与欲偷窃苹果的朱某某等人发生撕扯。在打斗中,被告人李怀运持三齿叉刺中朱某某左胸部。朱某某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

  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害人家属提起了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李怀运及果园园主赔偿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人民币29万余元。经顺义法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由被告人李怀运及果园园主李先生一次性支付原告人方人民币10万元。协议达成后,被告人方当场支付了10万元。

  顺义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证人证言、尸体检验报告、鉴定意见等证据能够证实被告人持三齿叉将被害人朱真卷故意伤害致死的事实。鉴于被害人有一定过错且被告人方积极赔偿了被害人的损失,故对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故做出上述判决。

宣判后,被告人表示将考虑是否提出上诉。

 

〓〓〓*********〓〓〓*********〓〓〓

 

转贴者回复:企盼“法治化”的公平与正义!

  《恳请各位老师再次伸出援助贵手》的作者,企盼本申诉案的原审和再审法官能看到本论坛的转贴《果园巡逻员扎死偷苹果者获刑10年》这个案例,比较比较,相信相信凭借您们的智慧、经验和道德良知,通过您们的辛劳,会尽速将国家法治化的公平和正义带给这位农民工保安——郑XX!

  请分析比较:

尸体检验报告、鉴定意见等证据能够证实被告人持三齿叉将被害人朱真卷故意伤害致死的事实。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了果园巡逻员扎死偷苹果者的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被告人李怀运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①.  身份相似:被告都是巡逻队员;受害者都是小偷;

②.  作案时空统一性相似:都是多人同时一起打受害人;

③.  法院出示审理证据不同:

北京——根据证人证言、尸体检验报告、鉴定意见等证据能够证实被告人持三齿叉将被害人朱真卷故意伤害致死的事实;

《恳请……贵手》申诉没有出示任何证据证明小偷是被申诉人殴打致死的;

④.  判罪定性不同:“北京”——“故意伤害“致死;

《恳请……贵手》申诉——“故意伤害”致死“共同犯罪“主犯

.具体量刑差别:“北京”——有确凿证明直接当场打死小偷,判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恳请……贵手》申诉——法院没有出示任何证据证明小偷是被申诉人郑XX打死的,郑XX还为挽救被害人受他人伤害后果,有许多善言善行,反而被判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有比较才有鉴别,企盼国家法治化的公平和正义会尽快结束申诉人郑XX当“替罪羊”的“牢狱生涯”!

〓〓〓*********〓〓〓*********〓〓〓

回贴2 [原创]《恳请各位老师再次伸出援助贵手!》申诉书之摘要

  《恳请各位老师再次伸出援助贵手!的“刑事申诉书”长达14000多字,连同附件共达四万多字。为方便老师了解案情,与福建本申诉案比较分析,给予指导帮助,现把该“刑事申诉书”的申诉要点摘要如下:

一、小偷的死因不明:

  1、法医尸检不完全,尸检结论是没有排他性的、站不住脚的结论:

            脑部尸检不全:未检查脑组织有无损伤,脑内有无出血改变等,无法排除小偷“自残”行为是其主要死因;

            未进行脊髓解剖,没有证据支持“受他人用钝性暴力反复打击”致死的结论:因为死者被殴打的体表挫伤面积占体表总面积约24%,其损伤程度还未达到重伤;

            没进行重要脏器的病理检验,不能排除死者原有内存性疾病而引发死亡(被害人讲过自己有病);

  2、没有可靠确凿证据证明被害人是被巡逻队员殴打致死的(最严重的殴打伤痕是在第一殴打现场由本地一男青年持巡逻队长木棒打的)

  3、没有出示任何证据排除被害人的其它可能死因:如离开巡逻队回家途中的长过程,是否受他人加害而死亡。

二、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楚:

  为了说明“两书”认定事实不清楚,不防补充几个数字。(虽然“数字”比较单一、绝对,但却往往也容易让人“一目了然”明确问题之所在)

案发时间  约8个小时(约9时抓获小偷~次日5时方父报案)只查1.5小时 即只查19%

案发过程阶段有三个(第一殴打现场出租房;第二殴打现场巡逻队部;第三阶段回家路上)只查巡逻队部1个 即只查33%

第一殴打现场嫌疑人 有多人,其中一本地男青年“狠打”小偷 案情空白 即查0%

第二殴打现场嫌疑人   6~8人(见判决书P8) 只归案3人  满算查50%

案情第三阶段即小偷回家路上,约34小时 案情空白 即查0%

此外查案中还有一个让人不得不打问号的事实:第二殴打现场8个嫌疑人,本地人和外来工各占一半:

外来嫌疑人(XX、黄XX、郑XX、陈X)4人 归案3人 即75%

本地嫌疑人(XX、许XX、一个开农用车的本地人、一个与房东一起的人)全部在逃 即0%

  为简单起见,我们不防借用学生算术测算:(19+33+0+50+0+75+0)/7*100%=25.2857%

  当然这种计算是不科学的,但这种“毛估”却很说明问题:只查25%啊!学生考试还要60分才算及格嘛!一个“命案”就这样草草了结吗?!

三、回避确凿物证,只凭口供判案:

  刑诉法规定不能轻信口供,单凭口供不能定案,口供只能作为辅助证据,用作印证其它证据,本身证明力并不强。但是本案高院裁定竟然把公安刑警辛苦取证的“现场勘查笔录”、特别是多处死者流血血迹等证据全部删除,只根据很可能报复保安的小偷汪XX的“一次”口供,就判郑XX重刑。

四、法院判案“适用法律不当,量刑过重”。

  1、可以相互印证的证据证明:

   死者最严重伤痕是第一殴打现场(出租房)由一本地男青年用“一根长73cm、直径约4.5cm,带有雕制手柄的木棍”打的,可能的致命伤在第一殴打现场就形成了;

   第二殴打现场有7、8个人参与殴打,打了一个多小时,有的打二、三十下;有的打得比二、三十下的还凶;有的是拳打脚踢乱打;

  这些“证据组合”证明,上诉人郑XX为“合群”,随意打该小偷腿、背部两三下的错误,仅是小偷死亡结果的次要因素中之次要因素。

   未抢救才是小偷死亡的主要原因:小偷被扣在铁拦杆上,方XX以头“撞墙”自残磕破一个口子流血后,一直讲口渴,喊手痛想上厕所,这表明此时方金海尚处在休克的代偿期。如及时救治,就不会死亡。因此作为没有医学常识和仅小学文化的上诉人,对小偷的死亡是预见不到的,这个结果对上诉人只能说是“过失”

  法院没有拿出任何有力证据能证明上诉人对小偷死亡负有直接刑事责任,但法院却依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 …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以“故意伤害”致死“共同犯罪“主犯罪判处郑XX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2、上诉人是履行本职工作,维护社会治安;而受害人小偷具有严重违法行为。然而法院判案却依据“《刑法》第五十六条“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应当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对于故意杀人、强奸、放火、爆炸、投毒、抢劫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可以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法律条文判处抓小偷的上诉人郑福日“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这是法院判案严重“适用法律不当”“量刑过重”

五、本案的争议焦点办理一个案件最重要的是要抓住案件的争议焦点,这个案件的争议焦点也就两个:

  1)被害人的死亡原因。其是被打死的,还是由于其他原因而导致死亡的。本案申诉书已经从本案卷宗材料中提取5方面的11个“证据”或“证据组合”来陈述“小偷死因不明”的申诉主题;

  2)申诉人郑XX要不要对被害人死亡承担故意伤害致死的刑事责任,即郑福日是不是“故意伤害”致死的“共同犯罪”主犯。这是一个涉及法律实务、专业性很强的议题。

六、本案申诉再审的法律依据:

本“刑事申诉书请求对“(2005)X刑终字第209号裁定”依法启动再审程序法律依据:

XX的申诉不是仅对量刑或者是法官裁量权提出的上诉意见,是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规定,在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材料的范围内,举证申诉本案中院“判决”与高院“裁定”中,皆对申诉人郑XX“……(二)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三)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据此而请求依法启动再审程序的。

 

中科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 林一德

联系电话:0591-83711196

邮箱:yide041116@163.com 

QQ:460495554

 

〓〓〓*********〓〓〓*********〓〓〓

 

回贴3

类似案件,为什么处理却天壤之别?

  北京顺义区人民法院最终作出判决,判决李怀运以故意伤害罪获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认定参与打斗的苹果园园主李先生和另一果园护园工人徐某无罪

  法院定性是李怀远故意伤害造成朱某的死亡。而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针对同一目标小偷朱某进行打击的果园园主李先生和工人徐某不属于共同犯罪,参加打斗的每个人只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这样的判决是基于法医的尸剖,尸剖认定造成朱某死亡的是三齿叉造成的,因此李怀运要对朱某的死因负全责,而果园园主李先生和工人徐某虽有殴打朱某,但不是造成朱某死亡的主因,因此不构成犯罪。

对照郑XX申诉案(XX打小偷行为后果类似于果园园主李先生和工人徐某)不难看出.在这起殴打小偷的案件中:

  XX省的一、二审法院首先的漏洞是法医未对死者方XX进行尸剖;没有查清方金海死亡的主要原因和直接原因。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就形成了糊涂官判糊涂案,把在现场有打的人都认定是共同犯罪,不分责任轻重,平分责任,结果就造成了冤案。

  这是非常类似的案例,都是保安巡逻队员,都是对小偷进行殴打,都造成了小偷的死亡。

  但在定性上却有天壤之别: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认为打死小偷不是共同犯罪,各人各负其责;

  XX市中级人民法院和XX省高级人民法院却认定是共同犯罪,造成了郑XX的不白之冤。

  同一类似的案例,两种截然不同的判决令人质疑XX省一、二审法院的判决的公正性何在?

  企盼阅贴的老师,以您认为妥当的方式伸出援助贵手,尽快结束申诉人郑XX当“替罪羊”的“牢狱生涯”!


阅读全文 | 回复(0) | 编辑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