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公告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我的分类(专题)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日志更新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新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留言板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链接

Blog信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附件之五——“二审辩护词”
lyd0503 发表于 2006-10-13 16:20:29

 

关键字:辩护 死因 案情 不清楚

XX故意伤害罪一案

二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XX梅峰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上诉人郑XX近亲属的委托,并征得上诉人郑XX的同意,指派我们二人担任其二审的辩护人,参与本案的诉讼活动,履行辩护人的职责。

辩护人经过会见、阅卷,认真研究了原审判书之后,对本案的事实以及存在的缺陷已有了较清楚的认识。在此基础上,辩护人认为,原审的认定在事实方面存在着不清之处,对上诉人郑XX量刑偏重,对是否属共同犯罪定性问题值得商榷。为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履行辩护人的职责,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一、       原审认定部分事实不清,且未查明重要的情节。

其一,本案致被害人死亡的原因并未全部查明。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实死者方XX因受他人用钝性暴力反复打击致全身广泛性软组织、肌肉受伤,出血所致的创伤性、失血性休克死亡。这个鉴定结论仅是对尸体尸检所作的结论。但从结论中并无法体现何时何人何阶段造成的。死亡仅是一个结果,但无法证实这个死是由上诉人等人直接造成的。死者从偷窃行为案发至死亡过程大体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被害人在案发现场被群众殴打。此时群众较多,人群气愤之下,拳棍交加,约有十几分钟。在此阶段,被害人已遭受到殴打,身体是否已受到了严重的挫伤,是否有致命的殴打,从整个卷宗材料无从反映,且也无体现群体殴打的主体。第二阶段,即上诉人与其他同事先后将方XX、汪XX带至横坂村巡逻队办公室,根据原审查明情况,即为在盘问中,被告人黄XX、郑XX、郭XX伙同陈X、许XX、许XX分别持巡逻队办公室内的橡胶棍、木棍等工具及用拳脚殴打方XX、汪XX的手脚、背部及其它部位。暂不论上诉人在场时间长短和殴打部位,仅就原审认定事实而论,各被告人包括尚未归案的犯罪嫌疑人,对被害人所实施部位是不是要害部位、殴打的力度如何;在此阶段,各被告人行为是否为致命行为无从认证。事实上,被害人死亡直接原因已在第一阶段已经形成,各被告人行为仅是加重而已,非死亡直接原因。但从整个判决书中认定无作分析,仅从死亡结果对上诉人及其他被告人定罪量刑,这显然是不妥的。第三阶段。从方XX离开巡逻队至汪XX报告死者之父,在其间有一段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若有事发生,与死者之死有什么关系。这段“真空”中。所有卷宗材料都不具有排除性,即排除另有人加害于死者或摩托车发生倒车摔伤致死,这些都有可能发生,但原审对此既无分析,也无查明,且第三阶段情况如何,尤为重要。时间和空间是

人活动的载体,一个人之死在时间顺序发展中,在什么阶段受到致命的打击而亡,这对于认定加害人的刑罚责任至关重要,但本案仅是笼统以结果判定被告人承担刑事责任,显然于法不符。死因不明,何以下判。另外,尸检报告存在不全面性,这也是死因未能查明的缺陷之一。根据尸检报告,采用的鉴定办法是对死者尸体外表进行检验,未进行五脏六腑尸剖。表面上看,虽然被害人伤痕累累,但仅为皮外伤,所有材料未能反映死者大量出血。广泛性软组织、肌肉挫伤并不会直接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而未进行尸剖,无从查明死者身上是否有内存性疾病,是否外伤行为引发内存性疾病暴发而亡。若此,外伤性则是死亡之诱因,内存疾病却是死亡的直接原因。这样的说法是有根据的。当晚与死者一同作案的汪XX在证词中说,他和死者是同样遭到群众和联防人员的殴打。但汪XX却无事,而汪在证词中还说“后不知怎么回事,方XX的头磕破了一个口子流了些血,一直讲口渴,想上厕所,手很痛”。这些情况,说明了被害人身体有异样。但尸检报告对死者内在脏腑未进行尸剖,显然对死者死因留下一个大的疑团。基于上述的分析,死者真正死因是什么,原审未作认定,这显然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的遗漏,也是本案事实不清的重要表现之一。

其二,死亡原因及其情节未查清。在死者方XX离开巡逻队后,当时与死者在一起的人只有摩托车的驾驶员和同案人汪XX。本案摩托车驾驶员是谁,未查明。摩托车驾驶员对死者怎样死,又对死者如何安排,是一个重要的知情人。这个知情人对于揭开本案死者死因是否有其他内在关系至关重要。但本案材料都毫无反映。而汪XX对死者的处置更是令人生疑。汪XX在证词是这样说的:“行了六、七百米时,方说他肚子很痛,受不了。其就扶方下来躺在路边,其即乘车去叫方父,对方父说他儿子很危险,在横坂村路上,叫他乘车去找方XX,次日早上听方父说方XX死了。”这个都是汪XX的一面之词。而这一面之词却令人不能解释。如果死者已经伤危,作为汪XX应当把死者送到医院去抢救,而不是置之路边不管,而从死者死亡地点到死者之家,如坐摩托车来回也需40多分钟,这不是明摆着置死者加速死亡,因无法得救而亡,但是否正如汪XX所说的情况,至今未有载客的司机证实,这不仅属待证事实,且其中尚有疑团未解。因此,查明死者第三阶段情况,对本案认定是至关重要的,但原审法院未予查明,这是事实不清的表现之二。

其三,死者方XX死亡的时间无法确定。本案表面上看,方XX是被殴打致死。但已如辩护人提到本案发展有第三阶段这个事实。也就是说,查明死者确切死亡时间也与本案有直接关系。即从巡逻队离开至死亡时间长与短,可以看出死者是被打致死,或是失救,或者其他原因致死。尸检鉴定书载明“尸检时间20045156时,尸体已呈红色,存在于腰部未受压处,轻压易褪色,尸僵弱……”从这份尸检报告可以说明,死者死亡时间不长,但法医学鉴定无法确定死者的死亡时间。而从死者之父的证言,方XX死亡时间与报案时间不长。这主要可以说明汪、方离开巡逻队到死者死亡还有一段较长的时间。在此期间,可能发生其他原因导致加速死者死亡。但至今在本案中,至今未有证据证明死者的死亡时间。而原审法院认定死者离开巡逻队时间凌晨2许,是无根据的。上诉人陈述时间为次日凌晨1时许,也有讲次日凌晨,而另一个黄开川则说是凌晨2时许,其他的证词却无从证明死者离开巡逻队时间。因此,原审法院对死者离开巡逻队时间也是明显不准确,也属事实不清。

其四,本案涉及的作案人除了上诉人郑XX及黄XX、郭XX外,还有陈X、许XX、许XX等人。后三个人至今未归案。而本案从案发地点至巡逻队部期间,时间较长,况且本案上诉人一开始并未随其他巡逻队员前往队部,而是在等失主。在此期间,上诉人有到超咸鞋厂找郭典辉(约22时许)有郭的供述可证实;上诉人与黄XX有出去找盗窃工具,找到工具,回到村委会已是23时左右,有黄XX的供述可证实;尔后,郑和黄又出去巡逻,回时见方头部流血,这有黄XX的供述可以印证。后来,郑与黄XX带汪XX找方父(约次日凌晨030分左右)有黄的供述、汪XX词可以印证。这些都说明上诉人在场时间较短,而卷宗材料反映,村部包括陈X、许XX、许XX等人都在村部。到底这些人是否极力殴打被害人,这都需要尚未归案的人来认证,这些人到案,对本案事实查明,是一个重要的证据,而对于上诉人量刑也有影响。而原审将死亡结果作为依据,由已经到案上诉人承担死者死亡后果的责任,这显然导致事实不清,量刑失当。

其五,死者是否有自残行为,原审对此予以否认。但从本案的事实,可以看出自残是有一定依据的。本案黄XX有见被害人头部流血。汪XX的证词是说方XX的头嗑破了一个口子,流了些血,这明显不是被告人所打造成的。因而,原审辩护人提出有被害人自残行为是有根据的。

基于上述理由,辩护人认为,死者致死原因,死亡时间,是否自残行为,是否有失救事实,尚未归案嫌疑人对本案应负责任等等,对于本案正确认定,对于上诉人应负刑事责任,都是十分重要的环节。但原审法院未予查清,笼统以死亡结果判定上诉人有期徒刑13年,显然事实不清,有失公正。

二、       原审认定各被告人行为为共同犯罪,定性不准。

本案不属于共同犯罪,上诉人郑XX只应对自己实施的行为承担责任;原判决认定,本案符合共同犯罪的特征系属共同犯罪,显属有误。

共同犯罪的主观要件,是指各共同犯罪人必须有共同的犯罪故意,即共同犯罪人通过意思联络,认识到他们的共同犯罪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后果,并决意参加共同犯罪,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心理特征。其要求各共犯人必须具有共同犯罪认识因素及意志因素。从本案的证据来看,在整个案发的过程中,各被告人及在逃犯均没有相互表示要对两被害人进行殴打,而是各人按照自己的主观意志在不同的时段各自单独实施殴打行为,并没有共同实行犯罪的意思联络。所有的证据仅能证明各被告人有实施殴打行为,并不能证明他们之间对实施殴打有意思联络。也就是说,本案中,不具有对同一侵害对象实施暴力的共同故意,即各人在主观上相互沟通、彼此联络,都认识到自己不是在孤立地实施犯罪,而是在和他人一起共同犯罪。这些,我们从郑、黄等人的在整个事件的活动过程和行为,结合本案的相关证据,就可以看出,各人的主观意志是独立,实施的行为也是单独的;换句话说,他们是在没有共同实施犯罪的意思联络下,在同一时间里的不同时间段针对同一目标以各自的行为实行同一犯罪。对于本案的这种犯罪现象,不能成为共同犯罪,只能认定为同时犯,以单独犯分别论处,即各人只应对自身所实施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故,原判认定本案属于共同犯罪,均应对被害人死亡的后果承担责任,显得有误,请二审法院予以纠正。

三、原审判处上诉人十三年有期徒刑,明显偏重。

暂不论本案事实不清之处,就从本案原审认定的事实而论,由上诉人承担13年有期徒刑,明显偏重。我国《刑法》第五条规定: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这就是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但从本案的情节上诉人不应承担如此重刑。这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理由:

其一,本案不属共同犯罪,不应对死亡结果共同负责。上诉人不是共犯,除了第二点辩护在理论阐述外,从上诉人在整个案件中所处地位、作用、在场时间,也不属共同犯罪的共犯。正如上述辩护词里已经谈到,上诉人在整个案发过程中,主要承担是等待失主、寻找作案工具,承担巡逻任务,联系方金海父亲,大部分都不在现场,这足以说明无共同故意。无共同故意则不应当承担共同责任。

其二、从本案的各被告人的供词印证,上诉人在场时仅对两被害人大腿殴打几下,这个轻微行为并不构成对被害人伤害,更不至于造成被害人死亡。因此,上诉人所实施的行为与被害人方XX之死并没有直接或间接因果关系,故对方XX之死不能承担法律责任。

其三,被害人之死是“多因一果”。被害人方、汪的偷窃行为是本案产生的诱因。围观群众在失窃地点即出租房前殴打方,且当中也有人使用木棍等工具殴打(当然,在殴打过程中也无法排除已对被害人方金海打至全身多处伤痕又造成致其死亡的重大伤情的可能),也是造成方死亡的原因之一,方XX自伤、自残行为,可能加重其伤情,最终导致其死亡,也是其中原因之一。另一类的原因,就是本案各被告人及在逃犯的各自的殴打行为。还有其它的无法排除的原因,例如,方是否有自身的疾病存在;汪、方一起离开,但汪却遗弃了方等与方死亡的有关的因果关系。原判决,并没有分清主要原因与次要原因,客观与主观原因,各被告人及在逃犯的各自行为、其它行为对造成方死亡所起作用的大小,进而确定各被告人所负刑事责任的大小;而是以各被告人及在逃犯的各自行为及其它行为的总和作为造成方死亡结果的总原因,处予刑罚。辩护人认为,综观郑XX在本事件中的活动过程,郑XX的殴打行为对方的死亡没有直接的、必然的因果关系;原审判决,在没有全面、客观分析上述各种原因对引起和决定方死亡结果产生的作用,确定郑对方的死亡承担刑事责任,是不妥的。

其四,本案致被害人死亡的原因并未全部查明,辩护人认为,若以本案现已查明的事实,对上诉人郑XX等进行定罪量刑,应根据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的检验内容以及有关尸检材料,依照人体轻、重伤标准的有关规定,对被害人方XX的伤情属于轻伤或重伤作出鉴定;再以伤情鉴定结论为依据,而不是以被害人死亡的结果为依据,确定各人应负的刑事责任,这样才比较客观、公正。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部分不清,定性不准。本案最关键问题致死原因未能全部查明。请二审法院对此予以慎重考虑。而若以本案已经查明事实认定,本案不属共同犯罪。上诉人郑XX只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不应对被害人死亡结果承担刑事责任。因此,根据上诉人的悔罪表现以及被害人过错事实,根据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全面、客观、充分考虑本案的具体情况,结合上诉人郑XX的具体行为,情节,所起作用及悔罪表现,撤销原判,对上诉人作出罪行相适应的判决。

以上辩护意见,望法庭采纳。

 

                

                 辩护人:XXXX律师事务所

             律 师: XXX

阅读全文 | 回复(0) | 编辑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