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公告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我的分类(专题)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日志更新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新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留言板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链接

Blog信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原创] “刑事申诉书”补充之二 ……2007-4-6
lyd0503 发表于 2007-4-8 19:39:28

[原创] “刑事申诉书”补充之二 ……2007-4-6

关键词:故意伤害 证据链条 证明方法 唯一排他性

前言

关于(2005)闽刑终字第209号刑事裁定案的申诉争议,其焦点主要是两个:

1)被害人的死亡原因其是被打死的,还是由于“多因一果”,即还存在其它致死原因。本案的《刑事申诉书》中已经从案件卷宗材料中提取5方面的11个“证据”或“证据组合”陈述过“小偷死因不明”的申诉主题;

2)申诉人郑福日是不是“故意伤害”致死的“共同犯罪”主犯,即郑福日要不要对被害人死亡承担“故意伤害致死”的主要刑事责任。本案《刑事申诉书》已经根据 “有罪判决的证明标准类似判例阐述了“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楚”“适用法律不当”之申诉主题。

本“申诉补充之二”侧重根据“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的“证据链条行具体分析:

(一)、各个证据能证明什么;

(二)、证据能不能和其他证据组合起来证明:申诉人郑福日具体的、确实存在的犯罪事实和情节的轻重;

(三)、各证据的证明方法是否合理、合法。

刑事案件的推理是具有唯一排他性的。如果按照上述方法能够推定出还有其他可能存在,那么这个案件就不能这么判决。

 

(一)、各证据证明了什么?

根据(2004)泉刑初字第203号中院判决书定性共同犯罪、故意伤害举证的18条证据(见判决书P4~9)(2005)闽刑终字第209号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举证的10条证据(见刑事裁定书P4~5 ) 具体分析陈述如下(详见文后的附注):

1、说明本案的发生程、概况,即小偷行窃、被抓、被众多人殴打、回家路上死亡等证据有7条(判决书第1.4.5.6.7.8.14条;裁定书第2.4.5.6.9),占证据总数量的39%:

2、属于工作说明的证据有5条(判决书第10.12.13.17.18条),占证据数量的28%

    3、只有四条证据(占证据总数的22%)证明巡逻队员参与殴打小偷,但这之中也没有任何一条能够证明,申诉人郑福日要对被害人死亡负主要刑事责任:

①判决第2条(裁定第1条)另一小偷汪清明证言;

②判决第3条(裁定第3条) 证人王亮根证言

③判决第9条(裁定第7条) 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结论……致创伤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④判决第15条(裁定第10条):三被告人分别供认其犯罪事实的供述。

 

(二)、对申诉人郑福日的定罪证据不足

具体分析上述四条对申诉人郑福日定罪的证据: 

1、 失主王亮根证言[判决第3条(裁定第3条)]:他在巡逻队部仃留的四五分钟看到两名穿迷彩裤的男子(巡逻队员)用警棍朝……汪清明打,打他的脚。超威鞋厂的保安……用警棍也是打汪清明的手臂”。(判决书上P7;裁定书P4;失主询问笔录P00047)这只能证实

①另一小偷汪清明被打了,并不是死者被打;

②也没有指明“两名巡逻队员”其中一名就是申诉人郑福日。

2、 另一小偷汪清明的证言,这是省高院裁定时唯一改变中院证据排列顺序的证据(判决第2条(裁定“提升”为第1条),是被省高院作为判案的主要证言证据。这条证言说明了六个事实,(详见附注第二条的六点)。但省高院裁定最注重采用的是汪清明指控“两巡逻队员在出租房打了他们”(见裁定书P4;判决书P6;盘问笔录00042)。

这是省高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首位证言证据。因为省高院要“维持原判”郑福日“故意伤害”主犯,仅根据郑福日在第二殴打现场为“合群”打方冬海腿、背的二、三下,是不足以判重罪的,必须找到使用长木棍致方冬海最重致伤的第一殴打现场,也有郑福日参与殴打的证据。所以省高院裁定就汪清明“一句话”的证言作为定罪主要证据。

但是,敬请法官注意:高院裁定采信的这个“一句话”证据,因为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印证”,已经被一审否定了:

泉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明文写着:2004年5月14日晚,……在被窃的出租房外,方、汪2人遭到围观群众的殴打(中院判决书P2)

中院判决书也明文:经审理查明:2004年5月14日晚9时许,……在该出租房外,方冬海、汪清明遭到围观群众的殴打(中院判决书P4)

 “一个证人等于没有证人”。汪清明“一句话”证据是其在回答公安刑警询问时说的一句话(见盘问笔录00042页第14~15行),卷宗材料中没有任何其他证人证言能够印证这一句证言;何况这又是被申诉人抓捕的小偷在回答询问时的证言,谁能保证其证言不含“报复”成份?! 从汪被拘留5天释放后,公安刑警就再也找不到他的事实,也已经预示着什么了。(见判决书P9第2行)

但省高院裁定却“宁可取信这失踪小偷”、毅然修正一审的“起诉”“判决”证据、武断的改写为:“经审理查明,……郑福日、郭典辉犯罪事实,有以下证据予以证实:1、证人汪清明证言证实,2004年5月14日晚9时许,……带到其行窃的地方,被二名巡逻队员和周围群众殴打……认定郑福日参与第一现场殴打。(高院裁定书P4)

3、 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结论[判决第9条(裁定第7条)]…证实死者方冬海因受他人用钝性暴力反复打击致全身广泛性软组织、肌肉挫伤、出血所致的创伤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这是一个没有采取排他方法不能肯定站得住脚的尸检鉴定结论:

  死因未明确。尸体检验主要表现为头部不规则裂创,躯干及四肢多部位的挫伤(部分表现为中空性皮下出血),●其中头部损伤及躯干部位的损伤是人体要害部位。对于这些要害部位,没有进行详细检验。●如头部,仅检及颅骨情况,硬膜外及硬膜下没有血肿,未见提及脑组织有无损伤,脑内有无出血改变等。●对于尸体背部,因该部位有大面积的挫伤,应对脊髓进行解剖,以确认有无脊髓的损伤。●在做完系统检验后,如果大体病理未见明确的损伤,还应提取重要脏器作病理检验。●只有在排除了全身重要脏器的没有损伤的情况下,才能下创伤性、失血性休克的结论。

  未完全对致伤工具作出认定。鉴定书仅对软组织、肌肉挫伤出血作出认定,●而对头部的损伤的致伤工具未认定。头部的损伤特点是不规则的裂创,解剖有头皮下出血,系与不规则平面的物体作用形成。本案中,案犯的供述,证人的证言均证实几个被告人的作案工具是木棍和橡胶警棍,其所形成的损伤特征与头部的损伤特征不符。

4、三个被告人的供述,这是省高院裁定书唯一比中院判决书写的“详细”并“下定论”的证据:

中院判决书第15条是写:被告人黄开川、郑福日、郭典辉分别供认其犯罪事实的供述

  高院裁定书第10条是写上诉人郑福日、郭典辉、原审被告人黄开川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且与以上证据可相互印证

高院裁定的这个且与以上证据可相互印证结论是自圆其说、自相矛盾的结论

常识是:如果一个证据里存在两个有矛盾的表述,又没有其它证据佐证的情况下,就不能下结论

那么如前述,高院裁定列为首位证据的小偷汪清明“一句话”证据与中院判决书已经属于两个有矛盾的表述”,(泉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泉检刑诉(2004)159号起诉,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泉刑初字第203号判决都明确举证在被窃的出租房外,方、汪2人遭到围观群众的殴打所以高院就不能下且与以上证据可相互印证”的结论!

 

(三)、省高院裁定删除了“一审”的举证证据

令人不解的是,高院裁定书为什么“修正判决证据——有选择性的“大砍大杀”中院判决书的证据:

1、全部删除公安刑警辛苦取证的“现场勘查笔录”的证据,特别是多处死者流血血迹等据。刑诉法规定不能轻信口供,单凭口供不能定案,口供只能作为辅助证据,用作印证其它证据,本身证明力并不强。(见判决书P7第7条证据;裁定书P5第5条证据)

即使对另一小偷汪清明的证言证据,省高院也是“选择性”取用一部分,把中院的包含6方面内容700多字证据缩减为200来字只有3方面内容,即删除能证明疑案的重要证据:

2.删除说明在出租房有人使用粗、长木棍殴打致伤最严重的证言。这作案工具与尸检报告描述方冬海最严重创伤相吻合(附件之7—尸检鉴定书第16~17行);它说明死者的最重致伤不是在巡逻队部形成的。因为现场勘查笔录证明该木棍卡在巡逻摩托车架上,巡逻队部殴打现场没有启用它(见现场勘查笔录00094;判决书P7),失主询问笔录和三被告讯问笔录也印证在巡逻队部殴打现场都是使用橡胶警棍和短木棍。

3、删除能证实“方金海的头磕破了一个口子流了些血”的自殘行为证言。因为它和现场勘查笔录楼梯的东侧边沿及侧面有血迹、其下方地面也有少量血迹被告人供述“他自己撞楼梯,才流血的”互相印证(见现场勘查笔录P000095第16行、附件之九第14个回答),此证言正好可以说明死者还存在其它死亡原因的证据。

4、删除证实方冬海“一直讲口渴、想上厕所、手很痛”的身体异常情况之证言。它和被告人黄开川供述“脸色青青的,有点白,他说:‘他生病了。’我们不信。”互相印证(见讯问笔录00112第5行),此证言也是说明死者还存在其它死亡原因的证据。

(四)、各证据的证明方法是否合理、合法

本案 “证据链条”是:

命案法医学鉴定结论现场勘查笔录各证人证言本案定性判决申诉人重罪

综观前述,这“证据链条”已经“松扣”、“掉链”了!

法医学鉴定结论是本案判案的最主要证据,但它却恰恰是一个“没有采取排他方法不能肯定站得住脚的尸检鉴定结论”;也就是说违背了“综合全案证据,得出的结论是唯一的,排除了其他可能性”的原则

现场勘查笔录——公安刑警辛苦勘查获取的、与查明被害人死亡原因密切相关的证据——拷押小偷的楼梯台阶、地面和尸体头下的血迹的证据,都被高院裁定时删除了,而且没有说明任何原因。也就是说违背了“根据全案证据,不仅从正面充分证明所认定的事实,足以得出关于案件事实的正确结论,而且从反面排除任何关于案件事实的其他可能”的原则。

  ●各证人证言证据,被省高院裁定“首推”证据——另一小偷汪清明在出租房“被两巡逻队员打”的证言,却属于司法界判案所忌讳的“一句话”“一次性证言”,是检察院起诉和中院判决都已经否定了的证言。也就是说,高院裁定既违背了“据以定案的每一证据都已经过查证,确实是客观存在的”原则;也违背了“凡对定案有意义的事实和情节均有必要的、足够的证据予以证明”的原则;

综上所述,本案证据的证明方法还能说是合理、合法的吗?!能凭这种证据对申诉人这样判决重罪吗?!

因此请求最高院:正如《闽法信摘字(2006)第005号》文所呼吁的:强烈要求司法公正再审疑案 澄清案件真相区别罪责轻重重审此案,还郑福日一个清白,给世人一个明白,做到司法公正,不冤枉一个好人,以维护我国司法正义的法制原则!

 

中科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 林一德

2007年4月9日星期一

 

 

附注:判罪的各个证据都说明了什么?

 

1、中院判决书举证第1条(高院裁定书第2条) (后用“判决”“裁定”表示)死者之父方克和证言:证明是一起命案,证实了被害人身份、死亡地点等;同时证实有两个巡逻队员曾由汪清明带路找他去认领其儿子的事实;

2、判决第2条(裁定第1条)另一小偷汪清明证言,主要证明六点

                    证实被害人是由于行窃被抓、被打;是在两个现场(行窃地点出租房和巡逻队部)都被很多人殴打;

                    讲述死者被放回、三人坐一辆摩托车离开巡逻队、方说他肚子很痛,躺在路边,汪就坐车去叫其父来,听方父讲方已死亡之经过;

                    指控两个巡逻队员在行窃地点打了他们。这是汪清明回答询问时说的一句话,全部卷宗材料中没有任何其他证人证言能印证这一句证言(见附件之10—P00042页第14~15行);

                    说明在出租房有人使用夹在巡逻队摩托车后架的粗、长木棍殴打他们。这件作案工具与尸检报告中陈述的方冬海的最严重创伤相吻合(附件之7—尸检鉴定书第16~17行)

                    证实“方金海的头磕破了一个口子流了些血”的自殘行为。和现场勘查笔录“楼梯东侧边沿及侧面有血迹、其下方地面也有少量血迹”、被告人供述“他自己撞楼梯,才流血的”互相印证(见附件之8—P0095第16行、附件之九第14个回答)

                    证实方“一直讲口渴、想上厕所、手很痛”的身体异常情况。和被告人供述 脸色青青的,有点白,他说:‘他生病了。’我们不信。”互相印证(见附件之九第14个回答、附件之14—P000112第5行)

3、判决第3条(裁定第3条) 证人王亮根证言:在场的有2名穿迷彩裤的男子、超威鞋厂的保安、房东的儿子、一本地男子;殴打两个小偷的腿和手臂。但不能说明 2名穿迷彩裤的男子(巡逻队员)其中一名是申诉人郑福日;

4、判决第4条(裁定第4条) 证人李建平证言证实了两个小偷的行窃事实

5、判决第5条(裁定省略)许红琼证言证实其出租房被偷,其儿子叫许振华。三被告供述房东儿子许振华参与殴打小偷者;

6、判决第6条(裁定第5条)王金镇证实,昨晚一小偷被打死,厂保安陈洵参与此事;

7、判决第7条(裁定第6条)现场勘查笔录、照片证实案发现场(巡逻队部和死亡地点)的情况。


阅读全文 | 回复(0) | 编辑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