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时 间 记 忆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评 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专 题 分 类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日 志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留 言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友 情 连 接
中国律师博客
博 客 信 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天价过路费”农民受访 称为弟弟顶罪
[ 2011-1-14 16:38:00 | By: yangtian999 ]
 
天价过路费续:自称为弟弟顶罪 被判无期不上诉

他说为弟弟顶罪 被判无期不上诉

天价过路费调查

  昨日(1月13日)的河南鲁山看守所外寒风呼号,时建锋呆坐在铁窗后,面对记者的镜头左顾右盼,显得很不自在。

  就是这个来自禹州市的农民,为了逃避高速路通行费,为了多挣钱,在购买两辆大货车后,拿着两套假军车牌照疯狂营运,8个月里免费通行高速公路2361次,偷逃过路费368万余元,最终一审因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目前判决已经生效。

  面对新快报记者的提问,时建锋表示“一条高速路上超载的都是假军牌车”,不逃过路费、不超载就赚不了钱。

  他还自称,他利用假军牌偷逃过路费的8个月来只赚到了20万元。但法院和高速路公司通过相关文件和法律规定,经过精确计算,最终算出来:时建锋偷逃过路费368万元。网友们据此算了一笔账后不禁发问:“如果他不偷逃过路费,岂不是倒亏300多万?”

  为此,全国各地媒体纷纷赶往平顶山,试图了解这个“倒亏300多万元”是怎么回事。

从疯狂过路到被判无期

  前日,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详细讲解了“判处无期徒刑”的定罪和量刑依据,根据法院公布的材料,该案定罪量刑都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法院还表示,“368万元的天价过路费”也是通过两寸厚的证据材料,一单单加起来,精确计算出来的,对出口、入口、超载量等都有第三方非常详细的记载,并非空穴来风。

  如果按照这个解释的话,这368万元的天价,虽然看起来很离谱,算起来又是“合理”的。网友们再度疑惑了,既然根据相关文件规定,能算出来“天价过路费”,那么,是不是“相关文件”“离谱”了?

  对此,中原高速平顶山分公司总经理助理金煜伟解释称,关于过路费的收取规定并不离谱,这条100多公里的高速路,如果不超载,单程过路费是226元,这个案子的过路费出现“天价”,是因为他严重、恶意超载并且频繁往返,“这只是一个个案,不具有普遍意义,如果正常车辆不超载,不会出现这么高的过路费”。

  昨日(1月13日)在鲁山看守所,面对新快报记者的提问,时建锋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自己只是“替罪羊”,是替弟弟顶罪来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弟弟干的,他完全“不知道”、“不清楚”、“没参与”。但法院工作人员表示,从证据材料和相互印证的口供来看,该案就是时建锋主导的。

  对于网络上广受质疑的368万元过路费,他非常令人意外地说:“一点儿也不吃惊,这很正常。”

  他还表示,自己不上诉,是因为自己无儿无女,没有后顾之忧。

针锋相对

他说:替弟弟顶罪

法院:他就是该案主导

他说:路上有内鬼

高速公司:我们发现并揭发了他

  由于时建锋提出了两个说法:一是自己是替弟弟顶罪的,一是高速公路的管理公司里有内鬼。为此,新快报记者特向法院和高速路管理公司方面求证。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表示,根据现有的案件材料和相互印证的口供来看,时建锋就是该案的主导,他所说的“一切都是弟弟干的”是为自己脱罪的一种托辞。中原高速平顶山分公司总经理助理金煜伟则表示,公司里没有人和他们勾结,因为,事实胜于雄辩,如果高速公司里真的有内鬼,就不会是高速公司率先发现他的罪行并揭发他了。

对话

“这事儿是我弟弟干的”

新快报:你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媒体关注你吗?

  时建锋:跟你们直说了吧,好多情况我不清楚。你们来这里都是有目的的,但这事儿不是我干的,是我弟弟干的,跟我没太大关系。是我弟弟买的车,办的牌,一切都是他办的。他只是让我帮忙“照顾”这个两(辆)车。

新快报:你“照顾”车的时候,知道它挂的是假军牌吗?

  时建锋:军牌是我弟弟用钱买回来的,我帮他顶这个罪,就是因为他是我亲兄弟,我先顶着,他在外面跑,四处活动,争取把我捞出去。

“弟弟说路上有内鬼”

新快报:你们穿上军装,挂上军牌之后,收费站就不管你们了吗?

  时建锋:我弟弟跟我说,高速路上有内鬼,收了钱就不怎么管我们。我弟弟告诉我,怎么走能躲着摄像头。偶尔也会碰到有人拦我们的车,我们就会出示“部队上的”派车单,也是伪造的。

新快报:派车单能证明什么?证明你们是部队的?

  时建锋:派车单上写的是部队的人名,能证明什么我也不懂。

新快报:万一还是被人拦住了怎么办?

  时建锋:问我弟弟,我弟弟知道该怎么办。如果被人拦住了,我们就会避开摄像头给烟。我弟弟每个月都会给人钱,具体给了谁,我也不清楚。

“真真假假说不清楚”

新快报:你什么都不清楚,怎么会进来的呢?

  时建锋:我稀里糊涂就进来了。

新快报:你知不知道判处无期徒刑意味着什么?

  时建锋:我没有老婆,没有孩子,无牵无挂,他是我亲弟弟,我就帮他顶了。

新快报:你为什么不上诉?

  时建锋:法院都已经判决了,真的也是假的,假的也是真的,真真假假说不清楚,我不想牵出一大群来。我无所谓,我无儿无女没有后顾之忧。

新快报:你认为会牵出一大群人?

  时建锋:肯定会的。说多了,会死得早。以后你们就明白了。

“说多了对我没好处”

新快报:你口口声声说是你弟弟干的,你什么都不知道,是来帮他顶罪的,但是你现在又把他供出来,不是自相矛盾吗?

  时建锋:我说多了,对我没好处。

新快报:你弟弟现在人在哪里?

  时建锋:不清楚。

新快报:他来看守所看过你吗?

  时建锋:没有。

  新快报: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脉?很神通广大吗?

  时建锋:他欠了很多高利贷,没什么人脉,我也不清楚他怎么认识高速路的人的。

“每个月给他们六千元”

新快报:8个月你们大概赚了多少钱?

  时建锋:20多万(元)。

新快报:你们一天拉6趟,每趟赚300元,一共8个月,每个月30天,算下来应该是赚了40多万(元),为什么只赚了20万(元)?

  时建锋:毛耗太大了。修车要钱,修轮胎要钱,还要分出去。

新快报:分出去是指分给谁?

  时建锋:有人分了,我不清楚是分给谁了。我听说是分给收费站的人了。

  新快报:但是,这个案子是收费站的人发现并且率先报案的。

  时建锋:贼喊捉贼。我弟弟说,每个月都给他们六千(元)。

“不超载不逃费赚不到钱”

新快报:你们每天能拉多少吨?

  时建锋:我们有两个(辆)车,一天能拉6趟,每趟车装载五六十吨。

新快报:这个是严重超载吧?

  时建锋:我肯定知道啊!谁不超载谁就赚不了钱。

新快报:你们跑一趟能挣多少钱?

  时建锋:跑一趟能挣个两三百块钱。我们拉一车50吨(超载),沙的成本是700块,拉出去卖给工地能卖到1700块,油费大概要花掉六七百块钱。最后剩下的只有三百多块,还要算上耗损啊,轮胎之类的。

新快报:除了走高速,走别的路能不能赚到钱?

  时建锋:走高速快,省时间,一趟往返6个小时,多拉几趟才能赚到钱。走别的路赚不到钱,别的路上交警罚款太厉害了,违章要罚,沙子洒在路上了要罚,超载也要罚。一张罚单一百或者一百五,我们这条路要经过3个县,每个县都罚一次款,这单活就白干了。

新快报:那如果你们走高速,不超载、不偷逃路费就赚不到钱吗?

  时建锋:赚不到钱,过路费那么高,卖都卖不到这么多钱。高速路上超重的车都是假军牌车,跑车的都知道这个是假的,不超载不逃费赚不到钱。

新快报:如果不走高速?

  时建锋:交警一路罚款,也赚不到钱,本钱全赔进去都不够。

“过路费368万我不吃惊”

新快报:最后计算出来你偷逃过路费368万元,你对这个数字感到惊讶吗?你相信吗?

  时建锋:有啥不相信的?超载要翻倍罚款,肯定有这么多啦。

新快报:你不觉得吃惊?网友们都因为这个数字惊呆了,我们也是因为这个才来的。

  时建锋:我一点儿都不吃惊。超多少就罚多少,就罚到这么多了啊。随便罚!

新快报:你知道你的行为是违法的吧?

  时建锋:当然知道,为了赚钱嘛,没办法。

新快报:你知不知道被判无期徒刑意味着什么?

  时建锋:我进来的时候,我弟弟跟我说的是让我先顶着,有人会在外面跑关系,以后会让我出去的。现在我知道我出不去了,我一进来我就知道我出不去了。

  新快报:你做这个事的时候没想过自己会被抓住吗?

  时建锋:我没想过自己会被抓住。

法院:判无期徒刑量刑适当

天价过路费调查

诈骗数额特别巨大,还伪造军牌、证件

  “仅仅逃个过路费就要判无期,是不是太重了?”自时建锋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后,许多人对于量刑的依据和轻重提出疑问。前日下午,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详细解释了定罪量刑的情况。

  据介绍,依据2002年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解释,时建锋偷逃高速过路费的行为应定性为诈骗。而量刑这一块,审判长娄彦伟说,本案的量刑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关于诈骗数额特别巨大的标准,有关规定:诈骗数额特别巨大为20万元以上。而在实际操作中,通常会把这一标准确定为200万元。而本案涉案金额高达368万余元,属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作案时间长,且采取伪造军牌、证件等手段,依法判处无期徒刑是适当的。

  但是也有一些人不禁问:“为什么一定要判无期,而不是15年或者20年呢?”昨日,法院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新快报记者透露,依据全国法院施行的量刑规范化的计算,根据时建锋的各种量刑情节,加减乘除下来,时建锋的刑期都已经超过了30年。而有期徒刑的最高刑期是20年,所以最后法院判了时建锋无期徒刑。

律师:定诈骗罪有待商榷

  在律师界,有部分人对该案的定性存疑。北京著名的维权律师周泽则表示,虽然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规定了使用伪造、变造、盗窃武装部队车辆号牌骗免养路费、通行费等各种规费,数额较大的依照诈骗罪定罪,但他认为,时建锋并没有将他人某种特定的财物以欺骗的方式纳为己有。“以欺骗的方式不交费,和将他人的财物骗到手是两个概念,我认为应该区分开来。”但周泽同时指出,目前刑法上还没有一个单独的罪名去规范这种偷逃费用的行为。

收费疑点

8个月过路费368万余元?

中原高速详解来历:清清楚楚不是糊涂账

  这368万余元过路费到底是怎么算出来的?中原高速平顶山分公司总经理助理金煜伟详细解释了这笔费用的来历。

平均一个来回收费3126.1元

  金煜伟向新快报记者出示的该公司的统计显示,时建锋的两车行车路线主要是载货从下汤收费站上高速,到长葛西收费站下高速。路程一共是110.6公里。在长葛西收费站通行为1172次,多为载重情况下通过长葛西收费站,因此逃费的总数为343.37万元,平均每次2929.8元;在下汤收费站通行1179次,多为空车或者是载少量物品行驶,共逃费23.14万元,平均每次196.3元。也即是说,平均每次荷重通行费为2929.8元,空驶收费为196.3元,合计一个来回的收费是3126.1元。

超重按3倍线性递增至5倍收费

  那么,荷重通行每次近3000元的通行费是怎么算出来的?金煜伟表示,根据河南省发改委和河南省交通厅合法的《关于郑州至石人山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标准的批复》规定,高速公路的收费未超过公路承载能力的收费标准是:载货类汽车基本费率是0.11元∕公里,15吨及以下部分按基本费率计收,15吨以上部分按0.04元∕公里。超过公路承载能力车辆的收费标准是:超出30%的重量部分暂按基本费率收费;超过30%以上部分,暂按基本费率3倍线性递增至5倍收费;超过100%以上的重量部分按基本费率5倍计算通行费。

公司回应高收费并非公司定价

  一番计算下来,时建锋偷逃的过路费还真明明白白就是368万元。这个数字合法了,但合理吗?时建锋甚至在看守所里对记者说:“不偷逃过路费根本赚不到钱。”对此,金煜伟并不认同,他说:“大幅超载的车辆,对高速公路具有极大的破坏力,有极大的安全隐患,对超载的收费包括对道路过度使用的补偿。时建锋在假牌照掩饰下,严重超载又高频率通行,因此最终的通行费是个较大的数字。”

  不过,就算不超载,100公里收费226元,这个数目也不少。面对记者的提问,金煜伟表示这个价格是省发改委、省交通厅和省物价局所定,并不是公司定价,不能说公司收的价太高。

算算账

时建锋单程一次2684元

  以运输的其中一笔为例:2008年5月5日,两车中的一辆载重71.4吨,公路核载量为25吨,从下汤站至长葛西,路程一共是110.6公里。其中,15吨符合基本费率,通行费为15×0.11×110.6=182.5元;低于核载量的10吨符合优惠费率,通行费为10×0.04×110.6=44元;超出核载30%的仍按基本费率,即是说7.5吨仍符合基本费率,通行费为7.5×0.11×110.6=91.2元;除此之外的38.9吨属于超载部分,通行费为38.9×0.11×5×110.6=2366.3元,合计为2684元。

不超载单程一趟要交226.5元

  为了和时建锋的超载做比较,假设有一辆正好车货总重量为25吨的车(不超载)行驶同一路段,来算算要交多少过路费。其中,15吨符合基本费率,通行费为15×0.11×110.6=182.5元;低于核载量的10吨符合优惠费率,通行费为10×0.04×110.6=44元,合计应该是226.5元。假设跑1172次,226.5×1172=265458元。如果是来回,就需要交近50万元的过路费。

收入1.55亿元 成本超过1个亿

上市高速公司上半年年报透露营业状况

  短短8个月偷逃了过路费368万余元,惊人的收费数字背后是否存着巨大的利润?涉案的两辆车所经过的高速是郑尧高速。昨日(1月13日0,新快报记者赶到河南平顶山,详细了解了郑尧高速的管理方河南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原高速)的经营情况。

  据中原高速下属平顶山分公司的总经理助理金煜伟介绍,中原高速由河南高速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华建交通经济开发中心、河南省高速公路实业开发公司、河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以及河南公路港务局等五家法人单位发起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8月8日,中原高速公开发行的2.8亿人民币普通股(A股)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为目前河南省交通行业唯一一家上市公司。郑尧高速是由中原高速投资建设的,于2007年12月建成通车。

  虽然金煜伟表示对郑尧高速的赢利情况并不清楚,但由于中原高速是上市公司,老百姓能从中原高速的年报上查到相关数据。记者在查看中原高速2010年上半年的年报时发现,上半年的营业收入高达1.55亿元,而营业成本超过了1个亿。当然这条高速的营利也是要交税的,流转税、企业所得税、房产税,一个都不能少。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