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时 间 记 忆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评 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专 题 分 类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日 志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留 言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友 情 连 接
中国律师博客
博 客 信 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药家鑫案今开审:我想自己罪已至死
[ 2011-3-23 12:30:00 | By: yangtian999 ]
 
大学生肇事捅死女工案今开审:我想自己罪已至死

  今年2月17日,西安市看守所组织羁押人员举行了一场元宵聚会。犯罪嫌疑人药家鑫弹电子琴和唱歌为他赢得了掌声,但当在场羁押人员得知:就是这个孩子用他弹琴的手,连刺受害者7刀致其死亡时,所有人都投去了异样的目光。

  2月17日下午,在管教民警陪同下,记者和药家鑫进行了对话。当时,药家鑫穿着羁押服,光头,没戴眼镜,也没戴手铐、脚镣。

“我跟爸妈说了实话,他们顿时嚎啕痛哭”

  《华商报》:你为什么会随身携带刀子?

  药家鑫:一把长约20厘米的尖刀,是我在超市买的,用来切水果的。

  《华商报》:第二次肇事被警方控制后,你并未说实话。

  药家鑫:当晚杀人后,我极度恐慌驾车飞奔,但过了没多久就撞上了一男一女两个行人。我再次驾车逃跑,被附近村民围了起来。直到交警赶到,我才被带上警车。到了交警队,我只交代了第二次撞人的事实,之后车辆就被暂扣了。去年10月21日凌晨,我离开交警队,和父母分头赶到高新医院,去探望第二次被撞伤的两个行人,替人家交了5000元医药费。当天凌晨回到家里一直没睡着,21日当天我还去学校上课了。直到23日清晨,我的内心非常煎熬,这才跟我妈说了实话。我爸妈知道后,他们顿时嚎啕痛哭。23日,他们把我送到了公安机关。

“我不太和父母沟通自己的生活,我的朋友很少”

  《华商报》:你家里的经济情况怎么样?

  药家鑫:不怎么样,父亲复员后,一直没固定职业,母亲2008年下岗,下岗工资只有六七百块,家里没什么积蓄。

  《华商报》:你父母奋斗多年都没有自己的车,你只是一个在校学生,父母为什么要花14万元为你买车?

  药家鑫:我上大一时就学了驾照,由于家教地点最远的到了三原县,而且上课时间很多是在夜间,为了我的安全,我父母给我买了这辆车。

  《华商报》:谈一谈你所受的家庭教育。

  药家鑫:我爸对我这个独生子要求非常严厉,不允许我出错,要求我凡事做到超过别人甚至尽善尽美。我妈就是个普通的母亲,对我非常疼爱。我从四岁开始学钢琴,之后成长中的生活模子,都是父母为我设计好了的。学校、家庭、家教地点,中间由车辆连成三点一线的单调生活。我不太和父母沟通自己的生活,我的朋友很少,也没有人愿意和我交朋友,因此我的内心世界一直是封闭的。

  《华商报》:进看守所之后和父母见过面没?

  药家鑫:一次都没见过。刚进来时,心里非常恐惧,整日以泪洗面,也非常懊悔。想和爸爸妈妈说话,想找个依靠的对象,但已经不现实了。管教民警多次劝解我,并鼓励我给父母写信,我就写了三封。每次父母都回信了,在信里,他们劝我调整心态,坦然担起自己的责任,配合司法机关调查。

  《华商报》:你和你父母的道歉信,我们都看到了。

  药家鑫:要说写道歉信,我觉得是很无力很苍白的。但是,我确实有无限的愧疚,对于受害者及其家属。

“我确实有些自闭和内向,但是我不自私”

  《华商报》:进来之后,干了些什么?

  药家鑫:刚进来后,什么都不想干,就是害怕、后悔。管教民警给我做了不少工作。又让我爸妈给我送来了钢琴专业的相关书籍,只有将自己弄得非常困乏时才能睡着。最近这段时间,爸妈又给我送来了日语教材,我正在自学日语。

  《华商报》:想给同龄大学生说些什么?

  药家鑫:我由于自己的唐突和社会经验的欠缺,做了后悔一生的事。我劝解我的同龄人,珍惜别人的生命,也珍爱自己的人生。希望所有的人都多多学习法律知识,学习社会常识,遇事多向大人请教,不要以想当然的思维处置。

  《华商报》:你能预料到的法律后果会有哪些?

  药家鑫:我也略微知道些法律常识,知道自己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而且情节非常恶劣,我想自己罪已至死,可能没有第二种刑罚来处置了。要说希望的话,我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忏悔,加上我父母的积极赔偿,能获得受害人家属的谅解。至少能让死者的儿子生活得好一些。

  《华商报》:你最要好的朋友对你的评价为八个字:自闭、自私、叛逆、极端。你是否认可?你如何对自己做评价?

  药家鑫:仔细一想,我确实有些自闭和内向,但是我不自私。叛逆和极端,这些都是相对而言的。我认为自己并不是很极端和很叛逆。

  《华商报》:想对爸爸妈妈说些什么?

  药家鑫:我真的很对不起他们,他们倾注毕生心血培养我成才,我毁了受害者的家庭,同时毁了自己,更毁了我父母一生的期望……

2010年10月20日晚

案发

  “去年10月20日晚11点多,我开车去大学城见朋友,返回西安的路上,我低头换光碟时感觉车身颤了一下,我停下车,透过车灯发现,车前有一辆电动自行车。下车后,发现一个女的躺在地上,距离我的车只有两三米,并且抬起头正在记车号。我当时特别慌乱,想着要是被撞者落下终身残疾,她会缠我一辈子。一看周围没有目击者,所以,我一时鬼迷心窍,掏出随身携带的尖刀,将她杀死了……之后,我开车逃离现场。没多久又撞了两个人,想再驾车逃跑时,被附近居民围在现场,后来就被警察抓了。”药家鑫自述

2010年10月23日

投案

  药家鑫被父母带到公安机关投案,药家鑫交代杀人的犯罪事实。

2010年11月25日

批捕

  经长安检察机关批准,药家鑫被依法逮捕。

今日(3月23日)上午9:30

一审开庭

  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开审理。

  一审今日上午9时30分开庭,省内外20多家媒体云集西安中院

药家鑫父母将不出庭旁听

  药家鑫故意杀人一案,今日上午9时30分,将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开审理。西安市人民检察院将以故意杀人罪,对原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被告人药家鑫提起公诉。

  该案引起新华社、央视、东方卫视、北京青年报在内省内外20多家媒体关注。

  中院拒绝所有摄影记者进入审判区域拍照。据了解,药家鑫案件的审判地点设在中院大法庭,该法庭正常能容纳的旁听人数在500人。今日,将有400名在校大学生旁听此案。在旁听席就座的,还有受害人张妙的亲属、被告人药家鑫的亲属等。

  昨晚(3月22日)7时,药家鑫的辩护律师路刚称,迫于外界舆论压力太大,药家鑫父母今日将不出庭旁听,将委托亲戚到庭旁听。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