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时 间 记 忆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评 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专 题 分 类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日 志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留 言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友 情 连 接
中国律师博客
博 客 信 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知情人曝南杨案4月初公诉 律师称最高判死刑
[ 2011-3-30 11:06:00 | By: yangtian999 ]
 
中央纪委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局局长施则华近日透露,南勇、杨一民、谢亚龙等人的案件即将进入公诉阶段。事实上,根据内部人士透露,经过一年多的攻坚调查之后,对涉案人员的公诉将于下个月初进行。为了让关注本案的人在公诉开始前能够对程序有更多了解,记者采访了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现就职于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刑事诉讼法研究所的许兰亭律师。

  谁都可以旁听吗?

  公开审理案件都可旁听,但要视座位情况

  问:像这类社会影响力大的案件,法庭会不会进行公开审理?如果会,那么普通人可以去旁听吗?

  答:一般是会公开,只有三类案件是不公开的,分别是国家机密、涉及个人隐私、未成年的。只要不属于这三类范畴,都是可以公开审理的,但公开审理是不是媒体记者都能进去也不是一定的。根据以往经验,有的案件媒体关注度高,法庭的座位有限,可能最后能够进去多少人就会酌情而定。不过,既然是公开审理,那在法律层面上是大家都可以去听的。

  问:像这样的案件,牵扯到的人非常多,所有人都会一起进行审理吗?就是说,南勇、谢亚龙和杨一民会不会跟其他人一起上庭?

  答:有可能会分开,但还要看起诉的情况而定。如果是一份起诉书,就一起审理;如果不是一份起诉书,就会分开审理。像这起案子,我觉得会分开。

  问:像他们这起案子一直都是在辽宁检察院进行调查,那审判是不是也会在那边?

  答:应该是。

  什么时候才能判?

  审判阶段需一个半月到两个半月,不服可以上诉

  问:从提起公诉到宣判,中间大概会经历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答:提起公诉就是检察院代表国家要求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到了法院之后,就进入到审判阶段,要经过开庭,开庭之后是判决,审判阶段一般一个半月到两个半月。

  问:法院做出判决后,被告人还可以继续上诉吗?

  答:这个要看法院的判决。判决有两种,有罪和无罪。如果无罪的话,可能检察院会抗诉。如果有罪,被告人不服就可以上诉。如果仅有他们上诉,检察院不抗诉的话,那么上诉不会加刑,要么维持要么减轻。又有上诉又有抗诉,那就不受限制了。

  问:法院在审理的过程中,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答:检察院起诉到法院,法院会针对这件案件组成合议庭,确定谁来参加谁来当审判长。然后,他们会定一个日期举行开庭审判,假如说今天到了法院,那可能就定到十天或者二十天以后开庭。开庭这一天,检察院要来,公诉人要来,法官、律师、被告人到场,有的证人也会出庭,控辩审三方都要到场。经过开庭、指证、辩论、陈述之后,合议庭最后评议,才能拿出最后的意见。

  量刑从轻或从重?

  公职人员量刑更重,受贿最高可判死刑

  问:这几名备受关注的涉案人员都是公职人员,对于公职和非公职人员的起诉会有什么不同吗?

  答:公职人员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国家干部、国家工作人员,贪污受贿罪只有公职人员才能构成。如果像陆俊这种裁判即使收受金钱,也不能定贪污受贿罪,他的判决书上要写“非国家公职人员受贿罪”。这二者的差别会影响到罪名,以及接下来的量刑。

  问:那就是说,公职人员的量刑要比非公职人员重?

  答:对。拿受贿罪来打比方,公职人员受贿可以判处死刑,非公职人员受贿最高判十五年,之间的区别很大。

  问:在量刑的时候会不会考虑案件的社会影响力?

  答:这个不是法定的影响因素,而是会酌情考虑。最主要的还是看本人的犯罪事实有没有,如果有的话还要包括受贿金额多少、情节是否严重等等。什么民意啊网络炒作啊,这都不是量刑的根据,还得看事实和证据。

  ■另一问

  多少人涉案?不详

  这样一场声势浩大的足坛扫黑行动究竟牵涉进来多少人?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似乎每天都有新的角色在人们的口头笔端进进出出着公安局的大门。据统计,公安机关公布的涉案人员已经超过30人,而那些参与协查的则更是令我们难以计数。

  落网之鱼越来越大

  目前来看,央视似乎是足坛扫黑案唯一的官方发布机构。从2009年11月16日,央视《新闻直播间》对足坛反赌进行了报道之后就一直关注整个调查的进展,在后续报道中前辽足球员吕东、前厦门队及成都队助理教练尤可为、前陕西国力俱乐部总经理王珀、前绿城球员沈刘曦相继“上镜”。随着这些人物的落网,一面涉及整个中国足球的黑幕就此被揭开。青岛海利丰和成都谢菲联两队成为继广州医药、山西路虎之后被曝光的涉赌球队,前者领队刘宏伟和后者俱乐部董事长许宏涛相继被以“打假球”的原因被公安机关带走。

  调查继续进行,风暴核心开始从个人和俱乐部指向中超公司、裁判和足协。为查清利用商业贿赂非法操纵国内足球联赛和赌球的几起重点案件事实,辽宁公安机关专案组在去年1月21日依法传讯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杨一民、原裁判委员会主任张建强。另外,陆俊、黄俊杰、周伟新涉案。随后,中超公司经理吕锋、足协裁判委员会主任李东生、中国男足领队蔚少辉都被批捕。

  最让人震惊的莫过于谢亚龙也“进去了”。去年10月5日,公安部门证实前足协副主席谢亚龙涉嫌操纵足球比赛、收受贿赂,经检察机关批准,已被逮捕。

  协查名单越来越长

  除了在央视提到过的这些落网人员,坊间流传的协查名单也是今天一个,明天一群地刺激着球迷的神经。

  2010年10月,江津、祁宏和申思被沈阳专案组带走,一时间这几个前国脚涉案的传闻甚嚣尘上。不过,三个月后他们返回上海和家人共度春节。在接受采访时,祁宏并不愿意多谈在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人都出来了,还要澄清什么?”此外,和他们一同回家的还有前申花老总娄世芳、副总眭建华和前泰达老总张义峰。

  “被协查”的并不只是上述三人,还有多家中超俱乐部以及周边人物。辽足程鹏辉和张曙光两位前老总被专案组要求“交代一些事情”,负责中国足协各级国家队商务开发运作的福特宝公司总经理邵文忠“协助公安部门调查一些账目”,据说连某国际品牌中国体育市场总监也被叫到沈阳接受调查。

  ■境外案例

  越南反赌

  涉案人二百众

  赌球、人为操纵比赛以及行贿受贿对于联赛来说就是洪水猛兽,它们所损害的不仅是行业公信力,也会由此危害整个社会,成为群体犯罪。放眼整个国际足坛,反赌扫黑在很多国家都进行过或者仍在进行。

  1998年越南展开第一次扫赌风暴,结果涉案球员、教练和俱乐部工作人员有200多人。整个联赛受到沉重打击,1999年上半年甚至停摆。直到3年以后,该国联赛才重新恢复。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印尼等东南亚国家也进行过类似的扫赌行动,光是马来西亚在1994、1995年就有100多名球员、裁判涉案。

  波兰联赛水平并不高,但其足坛“黑”的程度却很高。从2007年开始,该国的反赌风暴横扫全国。光是被捕的人数就已经超过200人,包括裁判、教练、球员以及足协官员。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