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时 间 记 忆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评 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专 题 分 类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日 志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留 言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友 情 连 接
中国律师博客
博 客 信 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侦办文强案检察官猝死 曾令落马高官带着感动认罪
[ 2011-4-14 15:18:00 | By: yangtian999 ]
 
侦办文强案检察官猝死 曾令落马高官带着感动认罪
 

“不需要你认识我,不需要你知道我,我把青春融进,融进祖国的山河……”在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年轻的女检察官么宁轻轻哼唱起《祖国不会忘记你》,以此表达她对战友龚勇的怀念。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她情不自禁地用这首歌来表达对这位已故英雄的情感。“他所办理的案件堪称完美。他为了检察事业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用这首歌的歌词来形容他再贴切不过了。”说罢,这位“全国十佳公诉人”略微哽咽。

今年2月4日19时,时任重庆市检察院职务犯罪侦查局侦查处副处长的龚勇,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突发心肌梗死,倒在反贪第一线,年仅39岁。

参加检察工作14年,他获得各种荣誉15项,其中包括检察系统最高奖“全国模范检察官”、国务院授予的“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早在重庆市巫山县检察院工作时,他已是“全国优秀反贪污贿赂局局长”。

自1997年奋战在职务犯罪侦查工作第一线以来,龚勇主办、参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200余件,其中有影响、有震动的大要案150余件,为国家集体挽回经济损失上亿元。李堂堂(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案、文强(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案、陈洪刚(重庆市公安局交警总队原总队长)案等,均是他具体侦办的杰作。

在重庆,流传着许多关于龚勇的故事。在重庆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雷万亚看来,龚勇是一个“令贪官闻风丧胆”的人,是一个能令落马高官带着感动认罪的人,更是一个永远把“案子和战友”摆在首位的人。

他令贪官闻风丧胆

仅调入重庆市检察院的3年零5个月,龚勇就查办了十余名厅级甚至省部级干部。

而在之前的工作单位巫山县检察院,龚勇早已凭借“敢打敢拼敢碰硬”,拿下了巫山县政协原副主席刘永虎、巫山县原副县长刘敬安等多名地方官。

“当时他已令贪官闻风丧胆,也令那几年的巫山县刑侦工作跻身全市先进行列。”雷万亚回忆道。

为了刑侦工作,龚勇付出了自己的所有:时间,精力,甚至是生命。在龚勇的家中,龚勇的父亲告诉记者,自从儿子参加检察工作以来,很难能见上他一面,经常早上起来看门口有儿子脱的鞋子,才知道他昨夜回来了。而来不及与家人好好团聚,龚勇又奔赴“战场”。

自2010年初至去世时,龚勇从未休过一个双休日、假期。“他去世的那天是大年初二,实际上,这是他一年多来第一天真正意义上的休息,结果没想到……”龚勇生前的同事张鲁川神情凄然地说。

龚勇去世前10个多月,一直与龚勇并肩战斗的张鲁川回忆道,在办专案时,他们都要到固定的地方工作、吃饭、睡觉。“经常是半夜一两点了,龚处长会突然打电话给我们,让我们上他的房间去,调整工作部署或者又有新的办案头绪,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张鲁川清楚地记得,去年年底,在侦办涉及一名厅级干部的“12·14”专案时,一名重要的行贿人到案,交代了一些情况。

“但他交代的情况与我们之前了解到的情况有矛盾之处,我们到龚处长的房间请示他怎么办,结果推开房门后,看见他的床上铺满了与这名行贿人相关的材料,原来他早已经在想对策了。”张鲁川说。

“突然他说,他印象中有一份重要的材料,应该能印证行贿人所述真伪,但材料当时在市检察院,离我们的驻地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当时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我们劝他说第二天一早再回去取材料核实,但龚处长坚持继续工作。我们忙到了后半夜,终于确认该行贿人说谎。”

在张鲁川的记忆中,龚勇经常工作到后半夜,“就这样夜以继日地办案”。

龚勇去世前,“12·14”专案正处于攻坚阶段。1个多月下来,同事们发现,身高1.78米、体格强壮的龚勇,身体明显虚弱了,说话时提不起气,却仍然强打精神坚持工作。

同事都劝他去医院看看,可他总是拍拍自己结实的身板,指着自己的心脏,笑着说没关系,我这儿的“发动机”是好的,现在的事情太多了,等专案办完了再去看病。

“审讯的最高境界是交心”

作为一名“反贪斗士”,龚勇并不是蛮干者。他经常告诉同事,“审讯的最高境界是交心”。“他审讯犯罪嫌疑人,从来不用提高声音,而是在推心置腹的交流中进行。”张鲁川回忆道。

几天前,张鲁川与同事外出办事时恰巧碰见了一名龚勇生前的工作对象,现在已出狱。他与龚勇有过一两面之缘,都是在接受审讯时。他问张鲁川:“你们那儿有个叫龚勇的人吗?”

听完张鲁川说龚勇已经牺牲的消息后,这个曾被龚勇一手送进大牢的人,“一下子呆住了,然后哭了起来,眼泪长流”。“跟他聊过了我们才知道,虽然只见过一两面,但他在跟龚处长的交流中感到,龚处长素质很高,为人正直,是个好人,彻底感动了他。”张鲁川说,“他告诉我们:‘虽然我被他送进去,但我很感谢他’。”

龚勇就是这样,在所有大案要案中,与犯罪嫌疑人真诚交流,最终使对手流下悔恨的泪水,带着悔悟服法。“龚勇审案绝对是一种艺术!”龚勇生前的许多同事都这样赞叹。

2008年,重庆市规划局原局长蒋勇受贿一案交到了龚勇手里。作为一名正厅级领导干部,蒋勇此时存在着巨大的心理落差,一度咬紧牙关什么问题也不交待。龚勇和专案组成员一面想方设法疏导他的情绪,一面在生活上给予他尽可能的照顾。每次讯问结束前龚勇都会细心地询问蒋勇的生活起居、身体状况。

当了解到蒋勇患有严重的便秘后,龚勇便每天安排办案人员一大早赶到超市,专门给蒋勇买矿泉水和新鲜的香蕉。检察官的所作所为让蒋勇非常感动,他逐渐放下抵触情绪,向检察官敞开了心扉。当龚勇和同事最后一次提讯蒋勇时,蒋勇真诚地说:“等我出去了,一定请你吃饭。”

蒋勇被判刑后,有朋友曾到监狱去探望他,问起是否恨龚勇将他送进监狱。蒋勇说:“我不恨他,他办案实事求是,为人诚恳厚道,是个好检察官!”

2010年2月,龚勇担纲查办宁夏回族自治区原副主席李堂堂。一次审讯时,细心的龚勇发现李堂堂出现视力不佳的状况,便立刻安排为他检查,发现原来是视网膜脱落,为了确保病情得到控制,龚勇马上联系医治事宜。由于发现及时、治疗得当,李堂堂视力得以保全。

当龚勇得知李堂堂思念一岁的孙儿时,龚勇让在外地取证的干警及时寄来其孙儿的照片。看到活泼可爱的孙儿的照片,李堂堂潸然泪下,当场写下《赠龚君等三人》表达感激之情:“茫无音讯囚燕山,手捧家照泪潸然,桃花池水逊汪伦,只待他日报涌泉”。

腊月廿七,龚勇去世4天前,他在体力不济的状况下还强撑着,和同事一起专程赶到看守所,给犯罪嫌疑人送去了热腾腾的汤圆和鸡腿。嫌疑人十分感动,表示一定好好配合,交代自己的问题。

“他的心里唯独没有他自己”

“兄弟,我想你。”发完这个短信之后,曾向阳嚎啕大哭。

这条短信,是曾向阳在龚勇去世后几天发给龚勇的。现任重庆市人民检察院渎检指导处处长的曾向阳,曾与龚勇携手战斗过多次。“我们都是从基层检察院到市院工作的,他在工作上对我们能关照的尽量关照,什么累活都往自己身上揽。”曾向阳说。

“有一次,下午审讯完一场之后,我们一起吃饭,他看我身体不太舒服,就让我不用参加晚上的审讯,他来做。但事实上,当时他感冒了,但为了不让我担心,他还拍着胸脯笑着说,‘你看我,精神饱满,去审肯定比你更有效果’。”曾向阳回忆道。

在重庆市检察院的许多检察官看来,龚勇就是这样的人:关心别人胜于关心自己,“对他来说,案子和战友最重要”。

今年1月31日,龚勇为了让从基层抽调来的专案组成员早点回家团圆,专门安排驾驶员先后将家在外地的战友送到车站、机场,叮嘱他们回家好好休息,过个好年。

而龚勇自己要回巫山老家过年时,则将专案组备勤车辆的钥匙交给留守的干警,说回老家看岳父母是私事,不能用公车,他自己想办法打车回去。同事们半开玩笑地说:“勇哥,这下回去就好生休整一下,好好睡两天,没有紧急情况绝对不给你打电话。”龚勇笑答:“有情况马上给我打电话,我两天后就回来。”

这却成了同事们见到龚勇的最后一面。

2月4日晚,龚勇和亲友正准备吃团圆饭,突然喃喃地说了句“我不行了……”便不省人事地倒在了亲友身上。当晚7点,经抢救无效去世。医生无不惋惜地说:“他这么壮的身体,哪怕早一天到医院,也不会这样。”

在抢救过程中,大家发现龚勇的前胸贴着止疼膏药。“他自己早已感到身体不适,却一直为了工作,不愿去看病。”介绍龚勇去世的情景时,雷万亚早已热泪盈眶。

而在龚勇的家中,面对泣不成声的龚勇亲属,记者不忍心多问。

龚勇的牺牲,在重庆成为一个勇猛斗士的传奇。雷万亚副检察长说:“他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遗产,他将成为我们的‘检察魂’,激励我们决不退缩地‘为党清腐、为民除害’!”本报记者 王怡波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