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时 间 记 忆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评 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专 题 分 类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日 志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留 言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友 情 连 接
中国律师博客
博 客 信 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删“自残式信访”,立法矫正应成常态
[ 2011-4-26 11:50:00 | By: yangtian999 ]
 
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再次审议《深圳经济特区信访条例(草案)》时,删去了一些引发争议的条款。在一些地方立法部门化的现实环境下,人大对草案中的问题条款进行矫正,还有待常态化。

  4月24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再次审议《深圳经济特区信访条例(草案)》。一个引人注目的变化是,原草案中引发争议的条款,如“拟禁止信访者自残、用令人厌恶服装道具”已被删除。而对信访机构的约束则得到了加强,国家机关的信访工作还将纳入绩效考核体系。从纵向比较来说,较之旧草案,对上访权的尊重和对信访责任的强化,不失为进步。

  人大审议立法草案并对草案中的问题条款进行矫正,本是再正常不过的立法行为。但一些地方的人大常委会往往不愿甚至不敢拂逆行政意志,表现在立法上,就唯政府提交的立法草案马首是瞻。事实上,地方人大常委会是附属于地方人大的常设性立法机构,不但不受地方政府节制,还有监督地方政府的神圣职权。以地方性立法对政府行为进行规范,更是沟通公权与民意的渠道之一,也是保障民生民权的主要方式之一。

  地方立法权,用之得当,则公权受限万民受益;用之不当,则公权脱缰,民众受害。作为“把关人”,用重任在肩来形容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一点也不为过。

  事实上,“深圳经济特区信访条例”自起草以来,就备受关注。地方性立法在程序上多沿袭“部门起草”模式,借助于起草之先机,行政部门不免在立法草案中夹带些私货。于是,在今年2月公开披露的那份草案中,充斥着针对访民的禁止性事项,如“不得以实施暴力、自残、或者扰乱社会秩序相威胁”,“不得拦截、强登机动车辆,影响交通工具正常行驶或者堵塞道路、阻断交通等破坏交通秩序”等。原“草案”甚至细化到“不得使用令人恐惧或者厌恶的服装、道具”。

  从立法技术上考量,所谓“令人恐惧或厌恶”,其实都来自于人的主观认识。若此条例获得通过,则等于将“非法上访”的认定权交给了具体的执法者。“令人恐惧或厌恶”在实践中不可避免地将被替换为“令执法人员恐惧或厌恶”。良法贵在具体而可行,这种扩张解释和行政执法者的自我授权,正是地方性立法应极力避免的。

  至于“自残”也被包括在对信访人的禁令之中,显示出起草者太过缺乏悲悯情怀。一是“禁止信访者自残”根本无操作性,二是自残式信访的根源不在上访人,而是接访者。近年来,“开胸验肺”、“断指鸣冤”、“跳楼讨薪”等“自残式维权”屡有发生。对当事人而言,于制度困顿中来回奔走的无效,是促发这一惨烈维权方式的主因。作为公权力机关,若要防范“自残式上访”,首先要做的,并不是对信访人设禁,而是对接访人设责。只要合法的救济渠道畅通,信访人又何必“自残”!

  也因此,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删除了原草案中的一些争议条款,值得肯定。而要确保立法的科学,矫正立法草案部门化必不可少,对此,地方人大责无旁贷。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