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时 间 记 忆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评 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专 题 分 类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日 志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留 言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友 情 连 接
中国律师博客
博 客 信 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许三多”之死:一审获死刑后仍认为有希望
[ 2011-7-22 14:38:00 | By: yangtian999 ]
 
巨贪“许三多”之死:一审获死刑后仍认为领导会相救

许迈永的失控人生

一个自底层走出来的农家子弟,几无蹉跎而官至杭州市副市长,却最终倒在了贪腐路上。

在长达15年的腐败路上,监督是如何失效的?这或许是许迈永案留给世人的最大警示

  7月19日,最高法院核准对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的死刑判决,并于当日执行死刑。

  死刑不期而至,给许迈永15年贪腐之路画上句号。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此前的许迈永一度相信“自己被判无期(徒刑)都是重了,15年比较合适。”

死刑来临

  两个月前的庭审中,许迈永的最后陈述坦露了其内心最后的希望。许迈永陈述,2009年4月13日被“双规”后,经纪委办案领导谈话、讲政策,他从4月28日起,开始陆续彻底交代问题。

  许迈永称,在浙江省纪委对其实施双规的八个多月中,他写了2000多页纸的主动交代材料和3万多字的悔过书。“全面、彻底、透彻”地交代了所有违纪违法问题,放在别人账户上的资金、房产、股票,包括贵重物品,也全部作了如实交代。

  他认为,自己有自首情节,同时赃款赃物没有挥霍,主要用于投资,增值部分也愿意上交国家。另外,他还向纪检、检察部门提供其他人犯罪的线索,有检举立功行为。

  情势并未如其所愿,一审法院宁波市中院对这些许迈永奉为救命稻草的行为并未采纳。法院认为,“起诉指控的许迈永贪污、滥用职权及部分受贿事实,许迈永是在有关部门已掌握相关线索的情况下交代的,不具有自首情节。”

  同样,法院亦认为,“虽然许迈永在有关部门不掌握的情况下交代了部分受贿事实,但鉴于其在庭审中推翻原有罪供述,拒不认罪,故不足对其从轻处罚。”

  最终一审判决认定,许迈永在1995年5月至2009年4月,在其任萧山市副市长,杭州市西湖区代区长、区长、区委书记,杭州市副市长等职务期间,为有关单位或个人在取得土地、享受税收优惠政策、承揽工程、解决亲属就业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索取浙江坤和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宝库等14人送给的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5亿余元。

  同时,许迈永还贪污5300余万元,并在担任“杭州香港公司”总经理及杭州市西湖区区长、区委书记期间,违规返还土地出让金7100余万元,犯滥用职权罪。

  判决据此认定许迈永犯受贿、贪污、滥用职权罪,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即便如此,一审判决之后,许迈永仍然认为二审会得到改判。知情人士透露,许在看守所中始终不愿正视现实,他甚至认为某些领导会出手相救。

  这位人士猜测,许的理由可能是他为杭州的发展做了不少贡献。6月24日,在巴黎举行的世界遗产委员会第35次大会上,“中国杭州西湖文化景观”被列入新的世界遗产名录。而许迈永落马前,曾长期担任西湖区区长、区委书记,以及杭州市副市长,其工作的重要部分与西湖相关。

  然而,6月21日,浙江省高级法院二审裁定维持一审死刑判决,随即报请最高法院进行死刑复核,许迈永最终未能免死。

  在许迈永最后的20天,其盲人弟弟许立勇在家人陪伴下,为其死刑复核奔走。

吝啬和贪婪

  许立勇说对兄长的贪腐此前一无所知。“直到被抓前大约半个月,才听嫂子戚继秋说起,有人在告他们。这时候我仍然不相信大哥会做这种事。”

  许立勇在萧山市残联工作,许迈永案发后大部分时间,许立勇仍旧坚持上班,他的办公室整洁却毫无生机,只有老旧得泛黄的空调在吱吱冒着冷气。

  许立勇说,他家共有兄弟三人,只有大哥许迈永视力正常。在许家,双目失明是几代人的遗传,奇怪的是每一代第一个出生的好像都很健康。像许迈永自己,许立勇的女儿,都是健康的。

  许迈永的父亲以算命为生,名声较大。据许立勇二嫂韦国香回忆,当年曾有六十余人相约请许父算命,许父根据名字生辰八字,算完之后统一报给每个人听,令在场之人震惊。许立勇的二哥成年后也以算命为生,但相比之下,本事就差远了,生意不怎么样。

  许父的精明,为其后人留下不菲遗产。在萧山戴村,许家至今仍有一栋三层楼及一个院子。

  即便如此,许立勇仍说,哥哥早些年生活颇为不易。许迈永从萧山六中(原戴村中学)毕业,恢复高考后,考入萧山湘湖师范大专班,毕业后分配到当时萧山县城的朝晖初中当物理老师。

  身为兄长,许迈永对弟弟许立勇关爱有加。许立勇说,他10多岁才到上海读盲校,半年回家一次,由于父亲看不见,母亲身体也不好,常是大哥接送。

  “我眼睛看不见,经常要靠大哥背。有一次,大哥脚底长了一颗钉(鸡眼),却瞒着我坚持把我从街上背到学校。”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许立勇表情呆滞,双手不安地在大腿上摩挲。

这种亲情多年后仍然可见。韦国香说,大哥逢年过节总要回家吃饭,家里有事也是给大哥打电话处理。

  许立勇强调,他大学毕业后,工作是学校统一分配的,并非大哥照顾。不过, 2006年许迈永曾支援其买房,还为此与嫂子戚继秋吵架。最后,堂弟许飞跃(湖湘建设开发公司老板,曾为谋取工程多次向许迈永行贿)交给戚继秋30万元现金才平息了夫妻间的战火。

  尽管对兄弟照顾有加,但在朋友眼中,许迈永并非一个大方的人,相反,其吝啬和贪婪有些过分。许迈永的一位朋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许家中好烟好酒不少,但很少和朋友分享。

  2008年底,许的母亲因病住院,其堂弟许飞跃前来看望,许迈永暗示其说,老人住院费太贵。没过几天,许飞跃送来50万,缴纳了许母的住院费用。

  许迈永夫妇被抓前不久,其岳父去世。根据杭州当地的风俗,子女中,谁的朋友送礼,因为要还礼,收到的礼钱归谁。当时,许迈永的朋友送的礼金大概9万元左右。戚家表示这些钱归许所有,戚继秋认为,办丧事花了钱,这个钱不要了,但许不同意,执意拿走。

  即使是受贿所得,许迈永也把账算得很清楚,该自己得的,分毫不能少,甚至想办法利益“最大化”。2002年,许迈永收受某房地产公司负责人吕建明送给的干股分红300万元。不过许并不止于此,他跟吕建明约定,将上述10%干股及收益转化成收益,总额共计2000万元。不过因联发公司项目至案发未最终结算,余下的1700万元尚未实际取得。

  知情人士称,许迈永的一个特点是,他会从自己权力所及的范围内,发现商机,有时候还会主动让商人去做这个有利可图的事情。

  许的一位朋友甚至怒言,“我没想到许迈永竟然是这么一个人。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心不能这么庞杂。可以说,许迈永有大半的时间没有想着为人民服务,而是做自己的生意,想着自己赚钱。他的人品是有问题的,我对自己交了这样的朋友很气愤。”

许“三多”警示

  令人惊奇的是,在长达15年的贪腐路上,许迈永仕途并未受到影响。1984年,在朝晖中学表现出色的许迈永有机会被提拔为副校长,彼时萧山县城所在地城厢镇拟招一位分管文教的副镇长,时值干部年轻化大潮,时年25岁的许迈永刚好符合条件,就此走上仕途。

  许的行政能力逐步得到公认,他的口才、工作思路都令人刮目相看。即便是后来身陷囹圄,知情人称,许写的自我辩护以及庭审中做的陈述都非常清晰,讲得很好。

  1985年,刚当了一年副镇长的许迈永,就被提拔为萧山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一年后又被提拔为县卫生局党委书记。

  “当时,萧山的一所医院被称为是卫生系统的癌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我哥去了之后,没多久就把问题解决了。”许立勇说。

  但许立勇认为,其兄出色的行政能力,或许是后来遭人嫉妒的重要原因。“好多别人办不了的事情他办成了,别人不愿解决的事情他也做了,结果得罪了人。”

  但在早年,这些问题并不存在,许迈永的提拔可以称得上平步青云。一年半之后,1988年11月,许迈永出任萧山市委办公室主任这一关键职位,而此时,许迈永仍不到30岁。

  14个月后,许又升任萧山市委常委、组织部长,34岁的时候,许迈永已官至萧山市委常委、副市长。

  不过他的大胆也同样惊人,“第一笔钱,在1995年那个时候就收了150万元”,知情人士用吃惊来形容当初知道这个信息的心情。他说,据他所知,在1995年那个时候,1万元就足够判上五年了,这么大有前途的年轻官员敢这样收钱,令人不可思议。

  许迈永的大胆并未被纪检部门所发觉,并且一路升迁,带病提拔。到了后期,许的很多行为已经处于半公开化,且得到政府各个部门的配合。

  根据司法文书,浙江坤和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宝库,在取得西湖科技产业园项目土地使用权上,许曾为其谋取利益。

  据西湖区副区长丁庆怀称,2006年5月26日,许迈永在召集该地块招商问题专题会议中,提出招商对象是李宝库所有的中程科技公司;同年6月5日,许迈永召开书记办公会,专题研究建设西湖科技产业园,会上拍板决定引进中程科技公司开发科技学院地块,会后他们按照许在会上定下的基调与中程科技公司进行洽谈,并签订了《关于建设西湖科技产业园的框架合同书》;同年12月29日,许迈永又召开专题会议,拍板同意中程科技公司提出延迟支付土地出让金的请求,并指示另一位副区长王炬与杭州市国土局沟通解决该问题。

  此事成为许迈永彼时受贿罪的重要部分,而前后10次共收受李宝库842万美元也成为许迈永所收受的贿款中最突出的一笔。

  整个过程中做的许多决策,涉及财政局、政府办、建设局、国土分局、外经贸局等部门,亦有政府副职参与,为何未能提前阻止或对其监督,成为疑点。

  类似的协调会,包括私下与各部门官员进行协调,在许的贪腐路上为数不少。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许迈永的头脑中,通过协调达到目标是他很重要的工作方式,即便到了庭审阶段,许迈永仍然认为,他的事情是有可能协调过去的。

  在许案发早先交往圈子的朋友唯恐避之不及,为许聘请律师的一位知情人士认为,“许犯下严重罪行应当受到严惩没错,但从组织上来说,组织上用人有失察之责。”

  尽管案卷中并未载明在担任萧山市委常委副市长前是否有亦有污点,这位知情人士称,早在许担任萧山组织部长的时候就有问题了,但没有人管,对于领导干部的监管如果时时刻刻都是动真格的,就不至于有今天的问题了。

  他亦质疑,如若许在这些决策中合理合法,相信不会落得日后成为权钱交易证据;但如若这些决策早在当初就存有明显问题,为何早先一路绿灯?

  《中国新闻周刊》亦获知,在许二审被判死刑后,中纪委曾专门对此案进行调研并形成调研报告,其主旨则是如何从许案汲取教训,加强对各级官员的约束。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