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法律出版社新书《逃债控制与判例评析》的作者对话录
潘洪兴:本书编辑  侯太领:本书作者

  潘:“逃债”是近几年市场上的一个热点话题,许多人认为逃债是失信的极端表现,已经成为经济生活中的一个毒瘤。众多的债务人则把“逃债”当成是一种发财致富的手段,有恃无恐地实践着各种各样的逃债。但虽然如此,专门揭示逃债问题的著作市面上尚且还没有,此中的原因是什么?你作为一位银行界的业内人士为何要写这样一本书?

  侯:银行业目前所遇到的最棘手、也最为触目惊心的问题就是外界所宣扬的坏账问题,巨额的银行不良资产(坏账)是我国经济和金融体系中最大的潜伏危机。但导致形成坏账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多数人所认为的银行违规经营和管理失控,而更主要是来自于银行外部,债务人大量逃债就是银行不良资产的一个很重要的成因。我在这本书里力图展示银行那些原本合规而优质的债权是如何被债务人逃掉的,以及银行作为债权人在面对逃债时是怎样的无可奈何!总之,想揭示逃债这种热点现象的真实面目,同时为银行作点儿辩解,这是写作动机之一。
  书里对众多的逃债手段和逃债过程进行了描述,重点则放在逃债得逞的原因分析上。向债权人展示逃债者的惯用伎俩、警示债权人、督促债权保护、教授防治逃债的方法,这是写作动机之二。
债之所以能被逃掉,与债权保护机制不完备、审判导向不正确、信用管理不健全等因素关系很大。指出法律漏洞、抨击盘剥银行的观念、呼吁债权保护、促进制度机制完善。这是写作动机之三。

  潘:《逃债控制与判例评析》将“逃债”概括为六大类型、八大成因、八大类四十二种手段,尤其是对每种手段的操作过程都以判例的形式给予叙述和剖析,这样一来,债权人纵然可以借以为鉴,却似乎也有可供债务人参照之虞,一本为债权人呼吁的书可能成为一把双刃剑,反而伤及债权人,对此,您作何解释?

  侯:诚如您所言,这本书对几乎每种逃债手段都有描述。这样做的原因之一是:“逃债”作为热点话题历时已久,但究竟什么是逃债?债是如何逃的?为什么债权可以轻易被逃废等等却并不为人知。所以,要剖析逃债现象,必须首先全景展示逃债。原因之二:逃债是一种畸形的经济现象,逃债者的思维惯势和行动规律非同寻常,有些逃债者惯用的手段实际上包蕴着精妙的法律设计,债务人看似不经意的行为可能足以致债权人处于极端被动的处境。要防护逃债,必须熟悉逃债伎俩,所以,我必须告诉债权人哪些行为发生时,逃债已经开始。原因之三:从几乎每个逃债过程中,我们都可以看出,债最终被逃掉并非是因为债权人防范不够或漠视债权,甚至有时候,逃债者对逃债的渴求并不强烈,但由于来自政府的、法院的、不合理制度等方面的原因,债最终还是被逃掉了。所以,逃债的一部分成因应归结于政府行政权力的滥用和我国法律制度的缺陷,而不是债权人和债务人,但这种归结需要勇气,更需要证据,没有足够的事实展示,我也不敢作这种归结。原因之四,本书共选用了四十六个案例,全都是实际发生的真实案件,因书名冠以“逃债”,对所有的债务人都有指责之嫌,因此,在叙述案例时,略去了债务人的真实姓名。但逃债的事实过程既已实际发生,并且多数都已通过判决书、媒体报道等方式向社会披露过,因此本书给予引用符合债权人昭示不公正之心愿,而决无造成伤害之道理。

  潘: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逃债只是一种不守信的行为,这种行为的存在,无助于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应当给予制止。但按照您在书里表达的观点,逃债还不仅仅只是一种破坏信用的行为,似乎更是一种不正常价值取向的体现,这种不正常的价值取向就是盘剥银行的倾向,所以,逃债就是逃废银行的债权,对于一般商品流通中的债务关系而言,逃债问题并不突出。是否可以认为:逃债的债务人并非不愿意还债,只是不愿意偿还银行的债务而已。

  侯:的确,将逃债仅仅归因于市场整体信用的沦丧并不准确,因为并非所有的交易环节中都存在严重的逃债问题,而只是在银行作为债权人的交易环节里逃债频繁发生,这说明,逃债的原因不是来自于市场,而是来自于与金融债权有关的领域,债务人的信用观念也并非荡然无存,只是其信用观念里渗透着损害银行利益的价值取向。事实上,金融是经济的核心,金融债权是最主要的债权,占债权总量的绝大部分,不尊重金融债权,损害的是市场经济整体,那种盘剥甚至敌视银行的观念实际上一直在侵蚀着整个市场肌体。

  潘:我读您的这本书的感触之一是写作方法比较独特,不同于常见的理论或实务书籍,这本书既系统阐述了“逃债”的性质和行为表现,引用了大量的真实案例,将一种现象活生生地展现出来。同时又见解深邃,不就案析案,探讨的是制度之基、法律原理,引发的是理性思考和意识重塑。让人觉得透彻解渴,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实务界;也无论金融人士,还是司法、律师、教学人士都能从中受益。

  侯: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是一个常论不休,却又一直悬而未决的问题。教学模式下去论述一个问题时,结果总是脱离实际,让人感觉虚浮空泛;堆集案例却又失之于不符合中国人的演绎思维习惯,总也不得要领。所以,我一直觉得,要想完整地阐释好一个法律问题,首先得有一个完整的理论框架,然后要以并且只能以实例作素材,理论观点的意义在于联结素材,理论本身决不是素材。只有这样去解释一个问题,才能真正作到深入浅出。《逃债控制与判例评析》在这方面作了尝试,但是否成功,还有待检验,衷心期待各届人士能从这本书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