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物权法(上)的评论
  德国的法学教科书一般要由资深教授撰写,以便于初学者对于该领域的学习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而教科书的修订又往往为其弟子所承袭,一脉相承的学术传统得以保持。展现在中国读者面前的《德国物权法》教科书是由德国著名民法学家弗里茨•鲍尔(Fritz Baur)奠基的,在这本教科书上,他倾注了整整30年的心血,一直到1992年他去世的时候。教科书第16版的修改工作为他的儿子于尔根•鲍尔(Jürgen F. Baur)与他的学生施蒂尔纳(Rolf Stürner)所继承,于尔根•鲍尔生于1937年9月12日,现为科隆大学教授,施蒂尔纳生于1943年4月11日,现为弗赖堡大学教授、卡尔斯卢厄州高级法院法官。翻译为中文的物权法教科书为第17版,大致来讲,动产部分是由小鲍尔修订的,不动产部分则是由施蒂尔纳主笔的,弗里茨•鲍尔构建的体系在新版教科书中基本上没有被改变 。
  在第1版的序言中,鲍尔写到:这本教科书主要是为了青年法律人而撰写的。这句话恐怕已经不适用于第17版了,因为作为伴随讲座的讲义在此期间已经被广泛地扩展了,与1989年的第12版相比,第17版的正文已经由原来的625页增长到了815页。并且许多深入的、学理性的内容都以是小字体出现的,比如第5章关于物权行为的论述,如果是正常字体的话,至少得有35页,这对一般的学生来讲要求太高了,因为他们同时还得学习其他学科,但在撰写物权作业论文,或者就某些具体问题深入探讨的时候(比如研讨课或者国家考试的准备),这部质量上乘的教科书则是不可缺少的。另外,在具体制度论述中,往往涉及判例的变化与倾向、法学家的观点以及制度理由,所以这部较高层次的教科书在科学研究以及实践中也是倍受珍视的,这本书一直被学术界誉为经典之作 。《物权法教科书》的语言很是精确到位,篇章结构十分清晰,按照总则与分则的顺序编排,在具体篇章内部,一般先是概述制度内容,再介绍写作顺序,最后用概览表的形式予以总结。
  在中国,常常有法律人以远离生活为理由批判诸如债、物权、法律行为、物权行为等法律概念,在讨论物权行为时,人们也常常会问:它到底在哪里?于是乎,就有了物权行为是物权法的精灵的说法。几年前我在阅读德国民法典翻译本时,也是有这种感觉,对许多法律规则常常是苦思冥想,不得其要领。不仅在日常生活中,而且在司法中也是不见这些规则、术语的影子。通过这本成功的教科书,我才知道了中国问题的所在。这部教科书在德国法律体系化基础上,通过其独特的方法,为读者们描述了一个真实而有序的法律世界,真实为其中的诸多判例、学理所支撑,有序则表现在这本教科书的高度体系化上。
  在谈及法条或者具体法律制度类型的时候,施蒂尔纳教授在讲座中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请给我举个例子!德国民法典中的许多法条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并且具有高度的抽象性,涵盖了许多案例类型,只有能如数举出这些案例类型,才能算得上是掌握了该制度。可以想象,就一个制度举个例子,对于法律学生甚至学者来讲,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这种教学风格完全地体现在了这本教科书中。可以说,教科书中的有些案例已经超越了中国学术与实践的维度,很多案例仿佛是中世纪经院注释学派臆造出来的案例,但事实上,其中的许多案例都是源自于联邦最高法院的真实判例。这主要是归因于一般条款中构建法学的繁荣,相应的司法实践也就推陈出新了不少案例,这一点尤其体现在担保性所有权让与以及土地上债务制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