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公告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我的分类(专题)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日志更新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新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留言板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链接

Blog信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创业历程(之四)
风飘逸 发表于 2005-12-26 11:49:45

19 迷失

  有人说工作累的时候,家里压力大的时候很辛苦,我却不是这样认为。我觉得一个人迷失方向的时候最痛苦,因为你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这种状态每天无时无刻不深刻地提醒你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那个时候就是我迷失方向的时候。我就像一个被抽去发条的时钟钟摆,每天不过是由惯性推动我在摆动。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摆。也许在我的内心深处还在暗暗期盼那停摆的时刻。

  芸的妈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接到电话知道是她,我心里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妈对我说,孩子,阿姨知道你很难过。你们年轻人的事真不知怎么搞的。但是阿姨告诉你,你是个好孩子。你的前途还很远大。阿芸不能和你在一起,是她没福。好好的,我们全家都祝福你。听了这话,我的眼泪又留下来了。以前觉得她是那么固执和势力,今天怎么觉得她的话那么温暖。我终于能够真正站到一个父母的角度上来看彩礼这件事,是啊,那是要把自己女儿未来幸福生活尽量多地抓到手里的感觉。

  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一位大学同学枫,如果不是他凑巧来到上海,要我陪同的话,我不知道我这种状态要持续多久。枫来上海玩,指定我陪,而且说陪得不好当即给所有哥们打电话说上海没我。我强打精神,枫还是有所察觉。枫一见我就说,你小子怎么减肥减的那么明显,不行不行,我们不能一起照相,否则班花见了照片,我一点想头都没了。他就是这样,那几天逗得我开心了一些。要走的时候,枫说,说说吧,怎么了。我这才知道,他早看出我有事,所以一直在让我开心。从芸变心以来,我从没有向人倾诉过。枫听过了之后,很久没有说话。后来一开口就是一句:“好!这是好事!”我听的愣了。

  枫接着解释说,我和芸现在分开始好事。因为就是现在不分开,我们早晚要分开。因为我们不是一路人。芸的内心深处时那种安分守己的人,经不起动荡,分开的时间主要视我波动的强度而定;而我是那种不安分守己的人,越是不利、越是艰难,越能激发我的能力。我适宜在变数中求生存,求发展。而且我不是很在乎物质,所以要的感情是非常纯粹的,女孩子大多到了要结婚的关键时刻,生活现实和抚育后代的本能让她们不得不物质起来。这不能说不对。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芸自己也不反对彩礼的原因。他说,我这样的人,只有物质生活到了一个水准后,交往的女孩子才会有安稳的感觉。现在还不行。但是我应该感谢芸,她激发了我,她放了我是我的幸运,否则我们在一起,芸一定会成为我的桎梏。他还说,你的奋斗动力就是她?那你的家人,朋友呢?我们呢?你以前的老板呢?你的员工呢?我们还一直以为你能成大气,为了我们这份信任,你也不应该放弃。而且,说实话,你的这点家业还很小很小,一不小心,很快就败了。

  他还告诉我要留意小成,这小姑娘太聪明。我就是对女的太迟钝了才栽的跟头。以后绝对不能让她独掌财务大权,我一定要控制住她。最后,他拍拍我说,兄弟,醒过来吧,外面的世界很残酷,也很精彩,但是绝对不是为这个样子的你准备的。

  枫,今天的你也在看这份贴子吗?如果是的话,我想对你说:哥们,真的谢谢你!

  20  心意

  因为那一场直抒胸臆的倾诉和枫的精到劝慰,我终于慢慢开始摆脱失恋的阴影。我特地给家里打了电话,给弟弟也打了电话,同时也和同学朋友纷纷联系,又去拜访了以前的老板,他们都为我在上海的奋斗状态和所得高兴。我之所以这样做是想提醒自己,我的世界还在,我的生活还在,我要主动地让他们把我拉回到我的世界里。他们对我的爱也会成为我的动力,这是更绵绵不绝,更持久的动力。

  同时我也听取了枫的建议,重新收回了店面的管理权限和财务权限。我把小成和另外一个店长互换了位置,然后仔细的查询了最近的账目,还悄悄地私下和其他人谈了谈,侧面问了问他们对小成的看法,大家都没说什么有价值的话,除了一号店店长,他的资格最老。一号店长说小成太跋扈,太不尊重人,什么事情都自己定,也不和老板商量,更别说其他人了。每天的财务帐、现金全是她管,根本不让别人插手,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因为我暂时没有查到什么小成的把柄,所以只能安慰一下他,也没有做什么动作。

  这时候4号店的小徐(他就是我招的为小成打下手的伙计)找到我,要求要换地方,他要跟小成到一个店里去,否则就辞职。我一开始很奇怪,后来恍然大悟,明白了小徐的心意:原来小徐已经喜欢上了小成。我同意了小徐的要求,同时更为警惕,因为公司里有一对的话,容易形成小集体,而且他们容易一起跳槽,成为我新的竞争对手。我不得不暗自多留心小成和小徐。 

  21 真爱

  我的心意逐渐回到了生意上。不得不承认,小成有一套。她总结出一些管理规范和待客方法很有用处。她的做法比我原来的做法更细,我比较倾向于策划一些活动和办法,短期效应比较明显,但长期的发展还是需要细化的管理。生意还是缓步发展,我们基本上每半年利润提升20%,这一方面因为管理的细化,人员的熟悉;另一方面还是得益于这里的人气渐渐旺起来了。这样过了年,到了4月份,我的手头已经有了超过50万的资金。经过和小成交谈,了解了她的很多想法,我觉得我暂时还时离不开小成。这段时间我发现小成对小徐也是淡淡的,他们的关系好像并没有变得密切起来。

  因为对小成的留心,我发现了小成身上的越来越多的细节:她一个人住,爱干净,爱笑,爱看书,很怕冷,尤其害怕感冒,不喜欢猫狗等等。因为生意的缘故,我和小成的交流越来越多,也就越来越了解她的聪明和能干。有时候我想,这么聪明的女孩因为家庭的原因不能上大学真是可惜了!又转念一想,就是上了大学又怎么样呢?大学生我自己不就是吗?我见得还少吗?原来戒备心理也可以让人如此留意一个人。

  有一天我去查店,发现小成没来上班。我们一般上班很晚,下班也相应晚一些,因为生意一般是在下半天。写到这里,我想到有的朋友怀疑一个10几平方的熟食店一个月的利润怎么会有10000块钱,我想说,生意人人做,关键看你怎么做。我们的每个店周围都有1000户左右的小区,很多是租户,他们不愿开伙。我们每天晚饭时段一般要做50笔生意,每笔十几元,这样营业额就有700元左右。食品行业一般利润率一半左右。节假日更好做,还不算饭店的生意。当然,我们不用交房租。而且现在的生意也不如那时了,这是后话。言归正传,我发现小成没来,就问了一下,有员工说她不舒服,今天不来了。小成没来,小徐也没来,我想想反正上午每什么事,应该去看看小成是不是病得很严重,就向他们问了地址,出来买了点水果,打车往小成住的地方赶去。

  小成住的地方我没有来过,到了小区门口我才发现是个比较高档的小区,这里一室一厅的房子一个月要1000块吧,我边走边想,一边又很不解为什么小成会把月收入的一小半用来租房,尤其是想想自己才刚从私房里搬出不久,现在的房子也不过是1000元左右。正在胡思乱想,忽然发现小徐从一个门洞里出来,急匆匆的样子,我连忙回避在一旁,看着小徐跨上自行车往店面的方向赶去。

  忽然在这里看见了小徐的片刻,我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滋味。一种很不舒服、心头微酸——好像是吃醋的感觉,同时觉得一阵懊恼。这种感觉没有经过理智,完全好像是自然而然产生的,只是片刻之后,我忽然一阵震惊——难道我如此在意小成?难道我不知不觉已经爱上了她?这是一个连我自己都吃惊的发现,因为失恋的很久以来,我一直觉得自己好像已经不会爱、不能爱了,有时候我会接触到一些女孩,可是我根本无法提起感觉。没想到,我爱的感觉会在小成这里复苏?小成可是我一直提防的人啊!

  刹那之间,我的脑海里风起云涌,万种思路好像被同时激活:是我失去了芸,把小成作为一个感情的替代者了吗?不是,和小成在一起的感觉完全和芸不同,我们的交流更平和,因而更交融,我也感到更轻松。和芸在一起完全是被激情和冲动淹没,我们心灵层面的交流显得更少——如果更多的话,也不致有那样的结果;是我因为她病了而怜惜她吗?不,怜悯和爱我是分得清的,现在我的心里分明有一种心痛而且甜蜜的感觉;难道是见到小徐引起的男人本能的异性排他性不满?也不是,因为我清清楚楚的知道,我决不是一个把身边所有女孩都看成情人的情圣………你呀你呀,你经历过感情的痛苦,所以你一定要分辨清楚,这是你的真感情,你的真爱吗?你不要糊里糊涂的再带给自己或别人痛苦了!

  可是我越是想,小成的笑脸、话语和我们交流的场景等等印象就越清晰,我就越觉得小成是真正适合我的女孩。她的开朗,她的平和,她的聪明能干,她的善解人意,还有她为我的事业作的努力和成效,当然还有她可爱的、惹人怜惜的样子——这些我以前都没有明显地感觉到,可是今天我感觉对我来说就象空气一样不可缺少!

  爱情的幼苗一旦破土,成长的速度真是惊人!在我伫立楼下不到三分钟的之后,我已经感到我的心胸开始无法承受它的奔涌,必须要向她倾诉才能缓解。可是我不是一个语言表达爱意的能手,尤其是现在这个令人激动的时刻,我觉得我现在激动的别说讲话了,连一口气都不能顺畅的呼出。我忐忑不安,但又决定立刻向她说出来?就是现在!

  敲开她的房门的时候,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可是她的目光那么平静,柔和,一点也不吃惊。我反而更加慌张,不管了,我必须要说—— “我,我……你,你,你病了……我发现我离不开你!我发现我爱你!小成,你听我说,我爱你。我喜欢你。我要给你说,我离不开你了!”

  那天我说了很多吧?不知道,记不得了。可是结果我却记得,小成拒绝了我。(待续。。。。。。)


阅读全文 | 回复(0) | 编辑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