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公告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我的分类(专题)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日志更新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新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留言板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链接

Blog信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巴老的解脱-对“安乐死”的思考!(一)
风飘逸 发表于 2005-10-19 22:06:21

   巴老终于可以死了          赵  牧

(一) 为别人而活着的人

  身上插着好几根管子,插了好几年的巴老终于去世了。
  这两三年,有关巴老的死讯,不下三四次了,虽然每次消息的来源都显得那么可靠,只有这一次算是彻底成真。
  巴金先生曾经说:“从现在起,我是为了别人而活着”。
  现在巴金终于再也不用为别人活着了。
  想想巴金先生的一生,确实很像他自己笔下《家春秋》里那位忍辱负重的老大。

(二)“顺其自然”与“和谐社会”

  十几年前,我在跟踪国际上的“安乐死”论战时曾想,中国人还是不要说什么“积极安乐死”吧,一个人能顺其自然地死(消极安乐死),就算有幸了。
  在和谐说流行的今天,我忽生一想,不能顺其自然的死,对一个人来说能算和谐吗?
  现代医术已经使人获得长期苟延残喘的可怕能力。因此,想要顺其自然地死,对有些人来讲也变得极为困难。

(三)一个不可思议的命题

  “好死不如歹活”是人之常情;
  “生不如死”也是常有的情景。

  有句话讲:“中国人连死都不怕,还怕……”
  后来有人把它改造成:“中国人连活都不怕,还怕死吗?”非常精辟。
  黎明告诉我,这话的版权属于他,我说我为此要向你致敬。
  事实表明,“连活都不怕”这个听上去不可思议的命题竟是成立的。仔细想想古往今来确实有过太多的处于“生不如死”之境的人,确实不想活了,然而竟也顽强活了下去的。这背后有着一种什么样的神秘而强大的力量?

    悼不能自由地死去的巴老

人的处境的讽剌在于:最深刻的需要是要摆脱死
  亡和毁灭的焦虑,但是,是生活自然唤醒了这种需要,
  因而我们必须从充分的生的状态退缩回来。
  ──题记(引自E·贝克尔《反抗死亡》)

  1993年,欧洲低地国家荷兰一再成为世界关注的热点,荷兰第一个在法律上开启了“自杀之门”——承认“安乐死”的合法地位。
  今年初,又传来消息:61岁的荷兰人杨·希拉利乌斯决定建造一个给自杀者提供自杀方便旅馆,他称之为“地平线上的旅馆”。
  这位人道主义协会成员认为,一个人在飞驰的火车前卧轨自杀,或跳河自杀,或上吊自杀,那么死者的形象都不堪入目。他说,每个人都有权决定自己的生与死,他只是为那些绝望的人提供一个温馨的环境,让他们有个好归宿。
  有统计说,从生物学角度计算,一个人来到世上的概率只有几十亿分之一,每个人来到世上都纯属偶然;但死亡却是必然归宿,这也是所有生命体的悲剧性宿命。对人来说,这宿命显得更残酷,因为只有人知道:“生不由己;死不由己。”
  荷兰人克里恩的母亲91岁了。1992年的一天,她梳妆打扮后端座床上,面对女儿和请来的医生。癌痛的折磨已令她感到生不如死。她决定最后一次行使她人生的权利──自杀。
  她平静叙述了自己的情况和意愿:承受肉体痛苦已经毫无意义,现在更应该珍惜人的尊严,她不愿出现疼痛而满床打滚、呼号不已的失控局面。
  三天后,这位老太在家中遵照医嘱喝下一小杯巴比妥酸盐液体,接着又注射了一针箭毒……。
  人不能永生,却可以争取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死。人不希望在生命结束之前得到一次“生命毫无意义”的悲剧性体验。
  荷兰人法兰克·哈特的前妻是自杀身亡的,他曾为妻子的死感到悲痛,现在他的命运也被右肾的恶性肿瘤决定。于是他计划服用镇静剂,以求在平静中死去。他说:“没有人会盼望死亡。但令人恐惧的是无法控制走向死亡的过程,昏迷状态的痛苦及羞辱将使人在最后时刻失去仅有的尊严。我最大的愿望是能在家中向我所深爱的人道别,然后吞下药物,自己掌握自己的生命、躯体。一旦你认清自己才是身体的真正主人,而不是病榻上的牺牲品,你便会感到轻松起来。”
    1973年,珍妮·波斯特玛大夫承认她为自己身患癌症的母亲注射了一针致命的吗啡剂,她因此被判一周禁闭。自此“安乐死”的争论在荷兰展开。以往,安乐死在荷兰属于犯罪行为,最高徒刑可达12年。
  荷兰走到了前头,但它并不是“先驱”。
  早在1911年11月25日,马克思的女婿拉法格在自己70岁生日这天选择了安乐死,一针氢氢酸毒剂注入体内。同时自杀的还有他的夫人69岁的劳拉。他们自杀的原因是,拉法格决定不使自己的生命越过70岁,以免“成为自己和别人的累赘。”
  1977年起,美国有38个州通过了《死亡权利法案》,要求医生尊重病人的愿望。美国“自愿安乐死协会”主席戴维斯说:“在美国,很多私下进行的安乐死,病人家属并不知道。”
 1988年1月,美国医学杂志刊登了未署名医生的文章,作者讲述了自己在一名极度痛苦的女性患者的要求下,为她注射过一针致命的玛啡。这是美国医学杂志上首次公开发表的积极安乐死的病例。
  1987年11月的一天,西德数百万居民目睹了电视台播放的恐怖纪实片,全身瘫痪的姑娘英格丽在屏幕上面对观众,用吸管把杯中的氰化物吸吮一空。
  1991年秋,美国密执安州发生医生协助病人自杀案。54岁的妇女珍妮特忍受不了绝症带来的巨大痛苦,要求病理学家杰克·凯弗肯帮助她自杀。自称是“死亡博士”的杰克即将他发明的“自杀机”连接在她身上,她按动了按钮,于是自杀机就自动往她血管里注射了毒药。她在平静中死去……
  两千年前,孔子曾说:“未知生,焉知死?”。20世纪的今天,许多种语言却在热烈讨论着同一个话题──人可以自由地死吗?它迫使人类重新审查它的全部“生命哲学”。

  据说,在自然界中只有人才会有意识地真正自杀,所以自杀是真正的人的问题,无论自己亲自动手结束自己的生命,还是请医生或其他人的帮助都是如此。


阅读全文 | 回复(0) | 编辑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