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时 间 记 忆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评 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专 题 分 类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日 志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最 新 留 言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友 情 连 接
中国律师博客
博 客 信 息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
   
 
 
陕西西安: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
[ 2007-3-14 11:35:51 | By: ck12388 ]
 

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

 
    “违章建筑”令百姓普遍不满

 

“我们花了自己毕生积蓄购买的商品房,它高新区就四个字‘违章建筑’,说拆就拆了,这叫我们怎么能够想的通,就算是拼上我这把老命,也要把官司打到底,我相信只要有共产党在,就必定会有说理的地方!”

12月3日,西安市正是个大雾的天气,当记者赶到西安市雁塔区高新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高新区)时,在一片建筑垃圾面前,伴随着周遭轰隆隆的推土机声,老李激动的告诉记者,眼前的这片土地,曾经就是他们寄予了很多期望的—— “家”的所在地。

“在1994年,我们在省委、省政府发展“农村经济奔小康”政策的号召下,当时和我一样身份的,大约有1700多户的城镇居民,向雁塔区丈八乡所在村委会提出用地申请,经村委会讨论通过,报区、乡两级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批准,取得了乡土地管理部门颁发的《宅基地使用证或(农房面积使用证)》,在乡、村两级共同规划的住宅用地上建设了房屋,并按规定支付了用地补偿金。”老李接着说。

据记者了解,1994年为了发展陕西省农村经济,陕西省省委、省政府曾专门召开了农村工作会议,西安市政府和雁塔区政府分别出台了将宅基地引进市场,以“宅基地”和“村民待遇”作为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号召各乡根据各自情况积极实施,共奔小康。

雁塔区政府为了落实省、市两级政府农村工作会议精神,根据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相关规定,开会号召各村有偿利用其村废耕地、窑场、村边的垃圾场、有偿出让给城里人建房居住。以此筹建资金,改变部分农村道路硬化和饮水困难。

姚女士也是当时来雁塔区丈八乡丈八南村安家的城里人之一,在2003年5月27日,她的房子也以“违章建筑”的名义被强行制拆。“谁曾想到拿出了我所有的积蓄,甚至变卖了城市的资产,还借了婆婆的钱,花了两代人的积蓄,竟换来这样的结局?”

老李也说到:“交土地补偿金我共花了三万多块,建房花了6万多块。房子被拆后,按照高新区的说法是违章建筑,也不给正常的安置补偿,所以直到现在我们一家四口人,就只能临时住在单位40多平米的房子里。”说到这里,这位老汉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留下了泪水。

姚女士也表示,1994年到1995年期间,像她一样的城里人大概有1700户家庭当初为了建房,共同向雁塔区(区镇府)委会交了补偿金3000多万元,解决了雁塔区的道路硬化、吃水、办学等实际问题,改善了村民的生活环境,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实现了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奔小康目标,给雁塔区带来了繁荣,为此,省政府还向雁塔区颁发了“奔小康先进奖”奖牌。

但是,好景不长。从2002年开始,高新区以公告形式宣布并称居民户的宅基地建造的房屋为非法建筑,责令他们限期交出土地,否则将强行拆除。

“水来了,电通了,路硬了,几年来,我们这些城里人和农村人一起,和睦相处,共同努力,终于实现了最初的设想,改善了农村的生活条件,可到头来我们的房子却成了非法建筑,这怎么能解释的通?如果非法,那你们县、乡、村当时盖的农房面积使用证的印章,算废纸一张吗?”采访中大部分的居民对于房子被强拆也都表示了他们的不满。

法律的角度看待“违章建筑”

当大部分的居民找到丈八乡政府理论时,时任办公室主任的周艳丽答复是:“我代表丈八乡,代表区政府向当年你们支持我们奔小康的同志们表示感谢,但是针对目前的情况(注:强制拆房)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记者了解到,从2002年5月开始,先后有闸口村、丈八南村的居民房屋被强行拆除。对于死守家园的丈八乡西付村的居民,2005年8月26日清晨,更是难忘的一天。“高新区当时是为了拆掉房子。居民中有7个人被打伤,当时是公安开道,武工队动手,是见人就打。有一位老者,由于躲闪不及,藏在玉米地,还是被揪出来暴打了一顿。”一位知情者向记者透漏,“而更为奇怪的是,事发后报案两小时以内,110都没有出警,直到人被抬到医院,才有警察过去问话。”

 曲伟,高新区土地储备中心负责房子拆迁工作的办公室主任。12月13日下午五点20分左右,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作了如下的回映:“买卖土地是违法的,所以必须拆迁。”至于居民手中的农房面积使用证,曲主任则表示“是通过不合法渠道得来的。让他们拿出区级的用地审批件,和地级档案资料。” 话音未落,他就挂断了电话。

然而这一说法,与时任及现任丈口村宋村长说法不太一样,“证件是通过政府批准的,当时给办的是农房面积使用证。按照当时的说法是准备办建设证时,区里再给换,后来政策换了,就没有再办。”宋村长12月7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表述。

“从整个事件来看,如果说买卖宅基地是违法行为,那也应该是政府违法在先,而当地政府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过错,居民的做法在当时是不违反法律的。”记者在咨询有关法律条文时,一位律师如此表示。

据他介绍,城镇居民响应政府号召,通过逐级申请获得了宅基地使用权,符合1986年6月25日国务院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在当时的条件下,城镇居民可以依法在农村申请集体土地建筑宅。

另外,国务院1991年1月4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国和国土地管理实施条例》第26条的规定“城镇非农业户口居民建住宅需要使用集体所有的土地的,应当经其所在单位或者居民委员会同意后,向土地所在的村农业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或者乡(镇)农民集体经济组织提出用地申请。使用的土地属于村办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经乡(镇)人民政府审查同意后,报县级人民人民政府批准;使用的土地属于乡(镇)农民集体所有的,由(镇)农民集体经济组织讨论通过,经乡(镇)人民政府审查后,报县级人民政府批准。”

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违章建筑”仅仅代表该建筑建在了不该建的地方,并不表示该建筑不是公民的合法财产,它可以按照国家建设的需要拆迁,但不能没收,更不能不予补偿,应当区别情况作价赔偿。如果拆迁方不能认定该财产的来源不合法(举证责任在拆迁方),同时也未经法院依法确认并做出判决,拆迁人就应该对公民的合法财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相关规定做出等价赔偿。

 专家呼吁重民生轻“政绩”

“我们这1700多户居民的要求很明确,就是希望政府能按照西安市人民政府《拆迁安置办法》给我们合理的安置和补偿。”老杨表示。然而记者了解到,几年来众多居民财产被剥夺,导致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他们向当地政府反映情况时,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据姚女士介绍,这次牵扯到的1700户居民的用地,属于西安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的第二、三期工程的规划范围之内,所以被迫强拆。那么倒底有多少户人家的住房或者农民的耕地为这些政府的规划用地作出让步?

记者在西安市实地采访中也看到,汽车行过的雁塔区南郊的丈八东路和西付路以南,长安科技园以北,都开发无几。所圈之地,野草已长满了废墟,蒿草更是高过了圈地围墙,“这些以前是我们的庄稼地,大致面积将近有4000多亩左右。”据当地村民向记者介绍,“有个别开发地带闲置已有3年之多。”

截至记者发稿时,据当地的居民反映,高新区的房屋的拆除依然还在进行,随着工程的进度深入,还有更多的房屋被拆除。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西安市的一些被拆迁群众和房地产专家说,大面积拆迁有使用价值的旧房,没人征求产权持有人和有关群众的意见。那么,高新区凭什么大拆大建呢?被采访者几乎一致回答:它的背后有政府的影子,同时为了使自己集团利益的最大化。

有关人士表示,近几年来,一些地方把房地产当作拉动投资和GDP增长的“灵丹妙药”,因而在拆迁和房地产市场问题上出现了重招商引资、轻老百姓利益等偏差。有关专家指出,于民争利有违法制,国家制定的任何可能限制或影响所有权人行使所有权的政策,都不得与已确定的保护私有所有权的宪法相冲突,各级政府应当把维护老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充分考虑节约资源和老百姓的承受能力,而不应去做那种扒掉那些不该扒的房子、创造更多的GDP的事。

于情,于法,是可忍,孰不可忍!!!民主发展之今日社会,竟有如此的藐视法律,藐视民众之行为,让人目不忍视,耳不忍闻!

Re:陕西西安: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
 
西安市高新区违法乱纪,利用手中权利,无任何手续,实施暴力拆迁。使雁塔区1700多户居民无法安居乐业。

在共产党领导下,这些违法乱纪,不按党的政策办事,难道说就无人管了吗???/

那岂不是天下大乱了吗???
Re:陕西西安: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

 西安市高新区违法乱纪,利用手中权利,无任何手续,实施暴力拆迁。使雁塔区1700多户居民无法安居乐业。

在共产党领导下,这些违法乱纪,不按党的政策办事,难道说就无人管了吗???/

那岂不是天下大乱了吗???
 甘家寨小区太阳:

 西安市高新区违法乱纪,利用手中权利,无任何手续,实施暴力拆迁。使雁塔区1700多户居民无法安居乐业。

在共产党领导下,这些违法乱纪,不按党的政策办事,难道说就无人管了吗???/

那岂不是天下大乱了吗???
Re:陕西西安: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

拿群众来当替罪羔羊,如果西高新开发区胆敢对甘家寨小区实施暴力拆迁,我们小区521户人家 与西高新开发区血拼到底......................
Re:陕西西安: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

“高新区当时是为了拆掉房子。居民中有7个人被打伤,当时是公安开道,武工队动手,是见人就打。有一位老者,由于躲闪不及,藏在玉米地,还是被揪出来暴打了一顿。”一位知情者向记者透漏,“而更为奇怪的是,事发后报案两小时以内,110都没有出警,直到人被抬到医院,才有警察过去问话。”

政府凭啥就回欺负老百姓!~~~人民根本就没有人权```谈何公平!~~~

西安市雁塔区高新开发区以及地方政府与民挣利所使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如果说当初只有一两户,他们还可用监督不力做搪塞的话,那么从94年至今十数年到今天的百千余户,唯一的解释就只能是给老百姓下套子,其中谋取私利之心昭然若揭,试问他们到底是法治还是人治???

胡哥上任伊始便大力倡导和谐社会建设,并得到全国人民热烈欢迎及响应,就是有个别“土皇帝”一万个口服心不服,嘴里一套行动上却南辕北辙,说到底就是和他们的“生财之道”相抵触,所以才打着法治的幌子走黑色会道儿。

实施暴力拆迁!天理不容!!誓为中国的法制健全而献身!!!

Re:陕西西安: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

 
   走访了很多家庭,问,如果房子被拆是否还有退路?没有,没有,百姓过日子,一条筋,能给自己造个窝,就是一生的积蓄,人生苦短,作百姓起早贪黑,辛勤耕作,难以户口着腹,再受折折腾,活的生不如死.

 前些年, 西安东方厂有为工程师下岗,经济困难,孩子小,许久没有吃肉,整天闹着要吃肉,做父亲内心难过,感到人生羞愧,跑道卖肉处抢了一块,被卖肉的撵上痛打一顿,当他含泪说出实情,卖肉的哭了,当即送给那位父亲一大快肉,又给了些钱,父亲回后羞愧的自杀身亡.

 现在我们的领导干部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不体察民情?为什么不把百姓的疾苦放在心上?对百姓缺乏人性的关怀,只知以权谋私,捣毁共产党的江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政权如若不在,利益焉能存呼,国民党垮台,金洋卷一夜变为草纸,国家存亡匹夫有责,民族存亡,国人有责,我们不能试看地方不法腐败暴力拆迁蔓延,捣毁我们来自不易的共和国江山,团结起来和党中央共同与腐败斗争,为民富国强而努力奋斗!
Re:陕西西安: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

致老百姓而不顾,天理何在!!!
Re:陕西西安: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

现在,西安地方政府代表着小集团利益,代表着人民与党吃您喝你,代表者权利私有化,代表了腐败.请查,每年下来能给民办几件好事?
Re:陕西西安: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


我响应雁塔区政府奔小康的号召,在西安雁塔区西高新区的陈家庄村购买了庄基地,乡政府办理了土地使用手续,且与村民同等待遇,我将全家的积蓄投入进去,还借了外债,好容易盖了一套住房,还未来的及喘口气,就接到了我们同样情况的48户的住房为违章建筑,在不听我们任何解释的状况下,200多人组成的强拆队,带者挖掘机、推土机闯进我们的家,一上午48户的房屋变成了瓦砾,一条300米的村道变成了废墟,我们流离失所.《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说出了我们的心声,我们也是受害者,期盼政府合理处理这一涉及面广,影响大群体问题。在城市发展中切实考虑群众的利益。

Re:陕西西安: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


   这件事,得不到合理解决,那老百姓只能这样以为:政府挖坑,引导百姓跳下,然后填土活埋?

伤心到了极点!!!!!!!!!!!!!!!


 
Re:陕西西安: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


强拆!?为什么? ——————“买卖宅基地违法”

 是谁在违法,不要说是卖宅基地,如果有人拿盖着有政府公章的招牌卖“白面”,那老百性一定会去抽的,因为,中国的百姓是相信政府的!那么,卖得罪深还是抽得罪深?谁该负主要责任?
 
Re:陕西西安: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


                                                       我们呐喊:

                                                 清除法盲,依法行政!

违章建筑”令百姓普遍不满
  
  
  
  “我们花了自己毕生积蓄购买的商品房,它高新区就四个字‘违章建筑’,说拆就拆了,这叫我们怎么能够想的通,就算是拼上我这把老命,也要把官司打到底,我相信只要有共产党在,就必定会有说理的地方!”
  
  12月3日,西安市正是个大雾的天气,当记者赶到西安市雁塔区高新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高新区)时,在一片建筑垃圾面前,伴随着周遭轰隆隆的推土机声,老李激动的告诉记者,眼前的这片土地,曾经就是他们寄予了很多期望的—— “家”的所在地。
  
  “在1994年,我们在省委、省政府发展“农村经济奔小康”政策的号召下,当时和我一样身份的,大约有1700多户的城镇居民,向雁塔区丈八乡所在村委会提出用地申请,经村委会讨论通过,报区、乡两级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批准,取得了乡土地管理部门颁发的《宅基地使用证或(农房面积使用证)》,在乡、村两级共同规划的住宅用地上建设了房屋,并按规定支付了用地补偿金。”老李接着说。
  
  据记者了解,1994年为了发展陕西省农村经济,陕西省省委、省政府曾专门召开了农村工作会议,西安市政府和雁塔区政府分别出台了将宅基地引进市场,以“宅基地”和“村民待遇”作为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号召各乡根据各自情况积极实施,共奔小康。
  
  雁塔区政府为了落实省、市两级政府农村工作会议精神,根据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相关规定,开会号召各村有偿利用其村废耕地、窑场、村边的垃圾场、有偿出让给城里人建房居住。以此筹建资金,改变部分农村道路硬化和饮水困难。
  
  姚女士也是当时来雁塔区丈八乡丈八南村安家的城里人之一,在2003年5月27日,她的房子也以“违章建筑”的名义被强行制拆。“谁曾想到拿出了我所有的积蓄,甚至变卖了城市的资产,还借了婆婆的钱,花了两代人的积蓄,竟换来这样的结局?”
  
  
  
  
  
  
  
  老李也说到:“交土地补偿金我共花了三万多块,建房花了6万多块。房子被拆后,按照高新区的说法是违章建筑,也不给正常的安置补偿,所以直到现在我们一家四口人,就只能临时住在单位40多平米的房子里。”说到这里,这位老汉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留下了泪水。
  
  姚女士也表示,1994年到1995年期间,像她一样的城里人大概有1700户家庭当初为了建房,共同向雁塔区(区镇府)委会交了补偿金3000多万元,解决了雁塔区的道路硬化、吃水、办学等实际问题,改善了村民的生活环境,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实现了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奔小康目标,给雁塔区带来了繁荣,为此,省政府还向雁塔区颁发了“奔小康先进奖”奖牌。
  
  但是,好景不长。从2002年开始,高新区以公告形式宣布并称居民户的宅基地建造的房屋为非法建筑,责令他们限期交出土地,否则将强行拆除。
  
  “水来了,电通了,路硬了,几年来,我们这些城里人和农村人一起,和睦相处,共同努力,终于实现了最初的设想,改善了农村的生活条件,可到头来我们的房子却成了非法建筑,这怎么能解释的通?如果非法,那你们县、乡、村当时盖的农房面积使用证的印章,算废纸一张吗?”采访中大部分的居民对于房子被强拆也都表示了他们的不满。
  
   法律的角度看待“违章建筑”
  
    当大部分的居民找到丈八乡政府理论时,时任办公室主任的周艳丽答复是:“我代表丈八乡,代表区政府向当年你们支持我们奔小康的同志们表示感谢,但是针对目前的情况(注:强制拆房)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记者了解到,从2002年5月开始,先后有闸口村、丈八南村的居民房屋被强行拆除。对于死守家园的丈八乡西付村的居民,2005年8月26日清晨,更是难忘的一天。“高新区当时是为了拆掉房子。居民中有7个人被打伤,当时是公安开道,武工队动手,是见人就打。有一位老者,由于躲闪不及,藏在玉米地,还是被揪出来暴打了一顿。”一位知情者向记者透漏,“而更为奇怪的是,事发后报案两小时以内,110都没有出警,直到人被抬到医院,才有警察过去问话。”
  
   曲伟,高新区土地储备中心负责房子拆迁工作的办公室主任。12月13日下午五点20分左右,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作了如下的回映:“买卖土地是违法的,所以必须拆迁。”至于居民手中的农房面积使用证,曲主任则表示“是通过不合法渠道得来的。让他们拿出区级的用地审批件,和地级档案资料。” 话音未落,他就挂断了电话。
  
  然而这一说法,与时任及现任丈口村宋村长说法不太一样,“证件是通过政府批准的,当时给办的是农房面积使用证。按照当时的说法是准备办建设证时,区里再给换,后来政策换了,就没有再办。”宋村长12月7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表述。
  
  “从整个事件来看,如果说买卖宅基地是违法行为,那也应该是政府违法在先,而当地政府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过错,居民的做法在当时是不违反法律的。”记者在咨询有关法律条文时,一位律师如此表示。
  
  据他介绍,城镇居民响应政府号召,通过逐级申请获得了宅基地使用权,符合1986年6月25日国务院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在当时的条件下,城镇居民可以依法在农村申请集体土地建筑宅。
  
  另外,国务院1991年1月4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国和国土地管理实施条例》第26条的规定“城镇非农业户口居民建住宅需要使用集体所有的土地的,应当经其所在单位或者居民委员会同意后,向土地所在的村农业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或者乡(镇)农民集体经济组织提出用地申请。使用的土地属于村办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经乡(镇)人民政府审查同意后,报县级人民人民政府批准;使用的土地属于乡(镇)农民集体所有的,由(镇)农民集体经济组织讨论通过,经乡(镇)人民政府审查后,报县级人民政府批准。”
  
  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违章建筑”仅仅代表该建筑建在了不该建的地方,并不表示该建筑不是公民的合法财产,它可以按照国家建设的需要拆迁,但不能没收,更不能不予补偿,应当区别情况作价赔偿。如果拆迁方不能认定该财产的来源不合法(举证责任在拆迁方),同时也未经法院依法确认并做出判决,拆迁人就应该对公民的合法财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相关规定做出等价赔偿。
  
  专家呼吁重民生轻“政绩”
  
  我们这1700多户居民的要求很明确,就是希望政府能按照西安市人民政府《拆迁安置办法》给我们合理的安置和补偿。”老杨表示。然而记者了解到,几年来众多居民财产被剥夺,导致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他们向当地政府反映情况时,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据姚女士介绍,这次牵扯到的1700户居民的用地,属于西安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的第二、三期工程的规划范围之内,所以被迫强拆。那么倒底有多少户人家的住房或者农民的耕地为这些政府的规划用地作出让步?
  
  记者在西安市实地采访中也看到,汽车行过的雁塔区南郊的丈八东路和西付路以南,长安科技园以北,都开发无几。所圈之地,野草已长满了废墟,蒿草更是高过了圈地围墙,“这些以前是我们的庄稼地,大致面积将近有4000多亩左右。”据当地村民向记者介绍,“有个别开发地带闲置已有3年之多。”
  
  截至记者发稿时,据当地的居民反映,高新区的房屋的拆除依然还在进行,随着工程的进度深入,还有更多的房屋被拆除。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西安市的一些被拆迁群众和房地产专家说,大面积拆迁有使用价值的旧房,没人征求产权持有人和有关群众的意见。那么,高新区凭什么大拆大建呢?被采访者几乎一致回答:它的背后有政府的影子,同时为了使自己集团利益的最大化。
  
  有关人士表示,近几年来,一些地方把房地产当作拉动投资和GDP增长的“灵丹妙药”,因而在拆迁和房地产市场问题上出现了重招商引资、轻老百姓利益等偏差。有关专家指出,于民争利有违法制,国家制定的任何可能限制或影响所有权人行使所有权的政策,都不得与已确定的保护私有所有权的宪法相冲突,各级政府应当把维护老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充分考虑节约资源和老百姓的承受能力,而不应去做那种扒掉那些不该扒的房子、创造更多的GDP的事。
  [url]http://www.cchxtv.cn/bbs/ShowPost.asp?ThreadID=644

   作者: 正义之师  发表于 2007-1-3 14:36:30               回复  
 
 
 城里 人建房也应该守法。至于哪个部门批准你建房,并不代表就是对的。人人应该守法,别人错的,我们不可跟着错。
 

              伤心  发表于 2007-1-4 17:19:16               回复  
 
 
 
  九四年,雁塔区政府在甘家寨村实施"奔小康"项目,城里人本着政府的诚信、土地管理法的规定,按程序逐级申请得到政府行政许可。定桩划线,按旧村改造规划,依法划拨的庄基地建造了房子。村上得了实惠,政府落了政绩,城里人用自己的血汗钱在此安家乐业。
  一九八六年《土地管理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农村居民建住宅,应当使用原有的宅基地和空闲地。使用耕地的、经乡级人民政府审核后,报县级人民政府批准;使用原有的宅基地、村内空闲地和其他土地的,由乡级人民政府批准。
   第四十一条规定,城镇非农业户口居民建住宅,需要使用集体所有土地的,必须经县级人民政府批准。
   九四年时政是奔小康,西安市媒体宣传的“以奔小康总揽全局”把我市农业、农村工作搞上去。雁塔区政府在时政要求下,依据八六年〈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在甘家寨村实施“奔小康”项目,完全是利国利民守法的政府行为,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作者: 伤心  发表于 2007-1-4 17:49:53               回复  
 
 
 
  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对西安市国土资源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市国土复决字[2005]9号、10号)“本机关认为:申请人经丈八乡土地管理监察所批准,在该乡西付村取得宅基地0.5亩,交费10500元,丈八乡土地管理监察所为其颁发农房面积使用证等情况清楚;请求进行公证评估,依法拆迁,依法安置,合法权益应得到保护是正当的。同时被申请人应当积极主动做好工作,妥善解决征地补偿、拆迁、安置工作中的问题”。曲伟作为一个西安市国土资源局下一级的公务员,对此决定书,曲伟作为土地储备中心的主任,土地储备中心竟然这样答复:“城镇居民不是西付村村民,不能在农村申请宅基地”。公然拒不执行《行政复议决定书》的决定。然而(1986年6月25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 根据1988年12月29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决定》第四十一条 城镇非农业户口居民建住宅,需要使用集体所有的土地的,必须经县级人民政府批准,其用地面积不得超过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的标准,并参照国家建设征用土地的标准支付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1991年1月4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六条 城镇非农业户口居民建住宅需要使用集体所有的土地的,应当经其所在单位或者居民委员会同意后,向土地所在的村农业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或者乡(镇)农民集体经济组织提出用地申请。使用的土地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民代表会或者村民大会讨论通过,经乡(镇)人民政府审查同意后,报县级人民政府批准;使用的土地属于乡(镇)农民集体所在的,由乡(镇)农民集体经济组织讨论通过,经乡(镇)人民政府审查同意后,报县级人民政府批准。面对1995年发生的合法用地行为,土地储备中心的主任,一个怀有强盗心的法盲公务员,将我们合法用地行为说成非法


       作者: 伤心  发表于 2007-1-5 7:29:03               回复  
 
 
 
  你以为你是谁?有哪个政府部门认定城里人建房是不对的呢?没有!从来都没有!!《西安市国土资源局的行政复议决定书》都说我们是合法的,你又是谁呢?你比他大吗?你如果有权利,你可以撤销《西安市国土资源局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嘛!你没有吗,说明你比他的权力小吗!别自以为是!群众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违背了群众和法律的意愿,你的政治生命也就到了尽头了!你如不相信,咱们走着瞧!!![B]
 
 
       作者: 伤心  发表于 2007-1-5 10:25:31               回复  
 
     中央工作组进住上海房地局 土地管理处长遭查

  提起黄浦区北京西路99号,上海地产圈内几乎无人不晓。
  
     这是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大厦所在地,长期以来也是在当地楼市打滚的众多开发商们心存敬畏的一处“衙门”。
  
    但随着近日这座大厦里一位大家经常打交道的实力派人物突然“出事”,开发商们再光顾此地的时候,恐怕又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了。
  
    这个人就是朱文锦,上海房地局土地利用管理处处长。据可靠消息,早在11月6日,该局内部已传达通报:朱已被有关部门“隔离调查”。
  
    “土地爷”落马原因未明
  
    11月15日上午,记者来到房地局大厦,发现门外停着一辆警车,两个警察在聊天。记者向遇到的该局职员打听,得到的回复是,朱处长有一段时间没来上班了。记者追问详情,回答是“不知道”。不过,记者临走时这位职员又说:“以后不用找他了。”
  
    消息人士称,就在朱文锦“出事”前后,中央工作组进驻了上海房地局,重点任务是彻查上海土地出让过程中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这是反腐风暴席卷上海数月以来,首次有中央工作组进驻一个局级单位进行调查。
  
    为求证此事,记者专门致电上海房地局办公室,对方称“我不知道,无可奉告”,但也并未予以否认。
  
  
    据了解,土地利用管理处是上海房地局属下23个处级部门之一。但该处全面负责上海全市土地使用权的出让工作,可见朱文锦官不算太大,地位却相当重要。
  
    朱接受“隔离调查”的直接原因,让人颇感意外。知情人士称,上海社保案调查期间,为了了解情况,中央工作组找了不少上海各级官员谈话,朱作为房地局处级干部,也被找去谈过几次。问题是,就在这段时间里,有关部门发现他正悄悄转移名下巨额财产,于是发生了后来的事。
  
    但朱究竟涉及哪些具体问题,迄今为止尚无官方权威说法。
  
    “在我们和黄浦区南上海公司的纠纷中,我认为朱文锦的处理手法违背了法律程序。”朱“出事”的消息传出后不久,记者见到了愤愤不平的浙江华森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淦华。
  
    华森置业是一家浙江民企,1999年应上海市原南市区(现并入黄浦区)招商邀请,与南上海商业房地产有限公司(简称“南上海”)联合建设“中华苑”项目,华森持股68%,南上海持股32%。后双方发生经济纠纷,继而陷入长期的法律诉讼。今年7月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直接立案对此予以审查。
  
  
    据孙披露,今年9月份,此案仍悬而未决之时,南上海单方面向上海市房地局提请项目,中华森部分股权向其转移并办理过户,申请得到受理,朱文锦当时负责经办此事。
  
    在孙看来,南上海未经法定程序提出过户要求,明显属于程序违法,不应得到支持,朱文锦作为主管官员,难辞其咎。
  
    不过就目前记者掌握的情况来看,还是不能确定此案与朱“出事”有直接关系。
  
    上海反腐新动向:彻查国有资产流失
  
    就在朱文锦接受“隔离调查”前不久,即10月下旬,上海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主任凌宝亨和副主任吴鸿玫同时被“双规”。这是今年上海反腐风暴中,第一个局级单位正副职领导双双落马,而且又是在国资委这么敏感的部门。
  
    据了解,作为国资委主任,凌宝亨全面主持上海国资委工作,涉嫌社保案的上海龙头企业如上海电气等的监督管理、人事任命,都属于其职权范围之内。吴鸿玫则分管国资委下属产权管理处、预算财务处、统计评价处、集体资产管理处和产权事务中心的工作,并协管社会事业处。熟悉国资委内部运作的人士称,上述这些都是国资委内真正的实权部门。
  
  
    刚刚落马的上海国资委两高官,还有之前一连串“出事”的国企老总,大多与社保案有染。但朱文锦事件,似乎更多是跟他掌管上海土地出让重权十余年间的种种作为有关。
  
    有市场人士称,这很可能标志着中央推动的此轮上海反腐风暴的新动向:从社保案逐渐推进,重点朝严查国有资产流失方面转移。据说不久前有中央高层领导表示,上海过去若干年大量土地出让,最容易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必须彻查。
  
    因此,有人预言,当了上海“土地爷”十余年的朱文锦出问题,只是整个事件的开始,上海以往多年土地出让中的大案、要案,很可能陆续浮出水面。而一些早期通过朱文锦之手协议拿到开发用地的房企,说不定将牵涉其中。
  
    正因为如此,最近,随着社保案调查进展平稳而刚刚松了一口气的诸多房企,再度紧张起来,市场上各种流言也不绝于耳。其中就有说法称上海排名第二的房企大华集团可能出问题,但大华集团副总裁陈宁对本报记者郑重表示:“大华一贯合法经营,企业一切正常,请勿轻信谣言。”
  
    然而,在如此敏感的时刻,更多上海房企选择了沉默。
  
    上海“土地爷”朱文锦
  
  
    朱文锦,现年57岁,任职上海房地局土地利用管理处处长已十多年,可谓资历深厚。据认识他的开发商描述,他“为人很低调,有点书生气”。在他“出事”消息未向外界披露时,记者从网上搜索他的新闻和背景资料,所得不多。只是注意到,今年年初他曾入围国土资源部“十五”科技工作先进个人评选。
  
    朱文锦担任土地利用管理处处长这十多年,也是上海房地产市场由低谷到高峰的十多年。众所周知,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上海楼市大幅下跌,直到2000年左右才慢慢回暖。从那时起,上海经营性土地出让连续数年保持在每年2000多公顷的水平。
  
    最近几年,国内经营性土地出让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从协议出让、批租改为公开的招拍挂。而据业界估计,2003年7月之前,上海八成以上的经营性土地出让都是通过协议方式。从各地已有典型案例来看,这种传统方式为主管土地批租的官员提供了很多非法“寻租”的机会,为此而丢掉乌纱甚至遭遇牢狱之灾的,数不胜数。朱文锦也许是其中最新的一个。
  
    当然也有企业界人士认为,土地招拍挂逐步取代协议出让后,暗箱操作空间大大减少,类似朱文锦这样的主管官员手中权力明显弱化,他个人所出的问题,并不会对今后上海土地出让计划发生太多实质性的影响。
  
         作者: 伤心  发表于 2007-1-7 12:32:09               回复
         Re:陕西西安:乡下建房 “城里人”产权遭遇法律之轻
  
  
  水塔说话讲情理
  
  我的名字叫水塔,雁塔区是我家。没有爸,没有妈,“奔小康”把我命要下。八年前丈八最穷啦!街巷下雨烂泥巴。吃水还得把井挖,吊桶担水真嘛塔。爹和妈,年纪大,儿女操心常牵挂。路途远,难回家,回去实难举步伐。改现状,得钱花,区乡政府难弄下。换面貌,谋设施,号召乡村售宅基。喇叭响,布告发,召商引资没几家,急得村长把话下,村售宅基是时下。女儿听了心疼妈,东边借,西边拉,烂账欠了一圪塔,千方百计售宅基,丈八售出一千八。村长拿钱笑哈哈。区长下令修水塔,买水泥,购砖沙。这才有了我水塔!村民对我可喜啦!做饭烧水我出发,咚!咚!咚!哗!哗!哗!喜得村民笑哈哈!敲锣打鼓迎客扎。签协议,定规距,新老村民一样的。龙头安进各个家,女儿紧靠爹和妈。凑凑合合先住下。还账还得想办法。
  
  2003年的五月二十七,晴天闪电又雷霹。不动员,不协议,南巷来了挖掘机,武警围了几圈子,小车排了几行子。群众站旁哭天地,高新声你“谁拦打死你”。“三个代表”践踏地,暴行拆除不逾期,政府强行撕协议,无耐群众在哭泣。我们该住那里去?和谐社会评评理。水塔天天在哭泣!这事只有我知底,明白我咋出世的。新户是我真根基,不应忘本又负义!呼天嚎地为啥的?安置才是最当急。
  
  注释:水塔代表被拆迁的群众。

 


 

 

 
 
发表评论:
中国律师博客...........数据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