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请稍候...
时 间 记 忆
请稍候...
最 新 评 论
请稍候...
专 题 分 类
请稍候...
最 新 日 志
请稍候...
最 新 留 言
请稍候...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请稍候...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请稍候...


 
烟雨珏山
[ 2010-5-16 14:42:00 | By: ljiand91 ]
 
   俗话说:择日不如撞日,5月8日晚,当爱人忽然意气风发提议上珏山登高时,我立即响应,定下行程。不再熬夜上网,哄女儿早早睡觉,早睡早起。第二天,起床第一件事,便是拉开窗帘看天气,不见阳光明媚,只有万里阴晦,无风无雨,空气沉闷,问老婆是否取消计划,曰:现走现说,于是打点行装,踏上旅途。
    坐车刚到旅行社,天空便飘起了毛毛细雨,等到买票坐在车上,雨越下越大,不由担心山高路滑,难至山顶,同车一家老小也在犹豫,可箭在弦上,不发必定遗憾,于是开导众人,小时候就学过课文《雨中登泰山》,今天我们就来次雨中登珏山吧,况且宣传册上介绍珏山旅游六大雅趣:登高赏月观日出,听风看雨烧高香,说不定我们会有更大的收获。
    小车在大山间穿行,与下太行山的险峻,沁水大山间的游荡,王莽岭的雄伟相比,路上的山色实在没有什么新奇,我自己也没什么兴趣,便捧着手机看小说,这引起了爱人的严重不满,教训我不要只顾个人感受,要给女儿做好向导,于是我把手机收起,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山山水水之中.六岁的女儿一惊一咋地兴奋不已,看到高山、远郊、野花、山涧都会问个不停,过丹河大桥时候,久久回望,我趁时给她灌输知识:丹河大桥是世界上最大跨径的石拱桥,已被正式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车行大约一小时,便到了景区山门,此时天公作美,毛飞细雨,似有似无,无烈日炎阳,正是登山好光景。
    景区停车场坐落于山脚下的山凹里,四面环山,仰头观望,可清晰看见山顶楼阁,牌坊亭廊,盛名之中的捧月双峰尽在眼前,似从脚下拔地而起,险峻巍峨,傲视群山,游人勿需指引,便可踏上登山石径,拾阶而上。阶梯为大条青石铺就,坡陡且每阶高距超常,起始阶段无围栏,素有恐高症状的爱人和我都有点胆颤心惊,而女儿却不受影响,与同行的一个小哥哥,相互比拼,一会儿便拉开我们很远,怕她走丢,我们一边呼喊,一边鼓起勇气,加快步伐,不到魁星楼,便已汗流颊背,气喘吁吁。
    一路上的站点分别有牌楼、魁星楼、黑虎殿、锦绣长廊、望龟亭、一二三天门、灵官顶,西顶、正顶、南顶等,一路匆匆而过,记忆最深的莫过于一天门到到二天门之间的天梯,天梯近似垂直,有二百余台阶,围栏是黑漆铁练,系满红布条穗,攀爬时两腿发软,四肢并用,紧靠台阶,不敢回身,中途歇了好几次,老婆不住感叹,上山容易下山难,要是原路返回,我是真回不去了。上了天梯依稀听到导游介绍,因为天梯的险峻,珏山也被人们称为“小华山”,历史上曾有刘琦误把珏山当庐山,苏东坡误把珏山当衡山等典故。
    行至正顶见一旅游团,一行男女皆欢呼跳跃,远眺长啸,显然是生在平原地区,感叹山之险峻,而我虽然生在太行山,长在太行山,但见如此奇峰峻岭,也是极尽感慨,叹谓连连。立于玄武殿堂前,如立于云巅,香烟缭绕,钟鼓悠扬,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绝顶之上,俯阅群峦,左有玄龟来朝,右有长蛇龙盘,不由想起那此仙道高人,翱翔天地,放浪江湖,东方丹丘西太华,朝游北海暮苍梧,顿生朝圣玄心,抛却世俗烦忧。
    此时已近正午,天光渐开,气温回升,半山腰处有烟雾升腾,如丝如缕,连绵缠绕,接着融合成雾,蔓延上涌,渐向双峰袭来。等我们一家人从正顶下来,行至正顶与南顶之间的开阔处,再回望正顶,此时正顶已隐于烟雾之中,飞檐挑角,金瓦琉璃,在雾中或隐或现,钟鼓声隐隐传来,似仙音飘渺,真是一片仙家福地景象。来往游人争相举起手中相机手机,抢拍画面。
    慈云阁二楼,应该是观看双峰吐月的最佳位置,可惜不是月夜,我只能抚着栏杆,眺望远山,看不远处双峰耸峙,想像一轮明月在双峰间悠然穿行,岁月更迭,云散云收,双峰间有多少名人骚客,留下千古墨宝,而今都匆匆逝去,正如阁下熙熙攘攘的人群,过客匆匆,留下的只有最珍贵的记忆。
    远人来珏山多是观光旅游,近人来珏山多是烧香还愿。我们临行前母亲慎重地交给我一个大药瓶,里面装满了硬币,因此我们此行也多了一个任务:烧香拜佛。每到一个神庙,我都像虔诚的信徒一样,烧香叩首,将母亲点点滴滴的积攒投到功德箱中,母亲年轻时曾多次上山烧香,而今得病多年,不能上山,我虔诚代她还愿,祈盼上苍保佑,我们家人平安。珏山和武当山一样是玄武帝君的道场,同时也供奉很多道教和佛教的神祗,大多数都是《封神榜》里的神仙,比较有特色的是的王灵官,他是真武大帝的守护神,青面獠牙,为道观的守护神。珏山灵官顶的灵验那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据说从宋朝到清朝,先后有十八位尚书来过珏山,到灵官顶来拜过王灵官,回去之后他们都有不同程度的升迁。
    慈云阁一楼供奉的观自在菩萨,很是让我吃惊了一下,观自在菩萨就是我们常说的观音菩萨,钱文忠教授在百家讲坛的玄奘西游记中讲到,观音菩萨汉语应该念成观自在菩萨,念成观音观世音菩萨,是因为当年翻译佛经的人对梵文不是特别的熟练,搞错了两个字母,玄奘到了印度某个国家后发现了这个语误,他在他的书里做了注解更改,但是以他的声望权威也没能改过大家多少年来的习惯,而在这里的佛像前赫然标识的就是观自在菩萨,得以正本清源,我不由感慨这里的道人也与时俱进,不简单呀。比较有点不屑的是舍身崖,和铁杵磨成针的故事,明显的是盗用、摹仿,这样的景点还是少建一点为好。
    当我们从后山快到山底的时候,阳光渐从云端探出头来,天地一片辉煌,路边树木翠绿欲滴,枝叶间珍珠闪烁,女儿这时候的兴趣也告别了连绵的台阶,庙宇,开始转移到身边的花花草草上来,在猴棚里逗弄了好长时间猴子,然后在路边追逐纷飞的蝴蝶,一路上竟然没有喊一声累,让我很是感慨了一番。
    回想珏山一行,是一次真正的身心愉悦的行程;珏山双峰,不愧是晋城第一盛景。至今那山的险峻,梯的陡峭,庙宇的神圣,烟雨的空?,依然令我心驰神往,魂牵梦萦。
 
发表评论:
请稍候...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