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请稍候...
时 间 记 忆
请稍候...
最 新 评 论
请稍候...
专 题 分 类
请稍候...
最 新 日 志
请稍候...
最 新 留 言
请稍候...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请稍候...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请稍候...


 
清谈的寒食节
[ 2009-11-23 13:03:00 | By: myte ]
 

昨天,又是一年一度的寒食节,我和大多数人一样,都记着这个传统的节日。下午乘车回老家,为父亲和逝去的所有亲人送寒衣。
  在回家的路上,看见每个十字路口,都有人跪在冰雪地里烧化纸钱、纸衣,将自己所有的思念寄托在一堆纸灰上。回到村口,看见所有的门前都有一堆燃尽的纸灰,他们已经关门休息了,夜晚一片寂静,偶尔听见远处几声犬吠声。我家的门紧锁着,门前被厚厚的雪掩盖着,寒冷的北风使劲拍打着两扇铁门,一颗大树也发出咯吱声,声音很苍老,好像父亲的问候声。我打开沉睡的大门,和母亲跪在寒冷的冰雪地里,烧着母亲为父亲精心缝制的纸衣,心中一股酸楚。那思念的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顿时在我的脸颊上结成了一层薄的冰。我长跪雪地,守候着那堆即将燃尽的纸灰,等待着父亲来穿母亲为他缝制的衣服,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里,能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父亲已经去世十五年了,母亲一直守着这个破旧的家,守着对父亲的思念,一个人生活在乡下。我在城里买了套楼房,几次接母亲到城里住,母亲说她不习惯。其实我明白,母亲是舍不得她和父亲经营起来的这个家,舍不得父亲,他害怕父亲回来找不见她。每年的寒食节,都是母亲为父亲烧纸。她一边烧纸一边念叨着:“老头子回来穿你的新衣服吧!”声音拖得很长,十分凄婉。这是母亲对父亲忠贞不渝的爱。
  今年的寒食节,由于下雪路滑,我劝母亲不要回老家,母亲说我为你父亲烧了十几年纸了,再也烧不了几年了,我还是回去一下吧,你父亲一定等着我。我听了母亲的话后,觉得母亲一直思念着父亲,随着岁月的流逝,她思念父亲的影子在一天天拉长。
  夜很黑了,我又要和母亲告别地下孤单的父亲和凄冷的家,回城里了。我借着车的灯光,看见父亲坟头的松树和芦苇,站在冰冷的雪地里,在寒风中颤栗着,朦胧中看见父亲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坟头,在向我招手道别。我僵硬地呆立在漆黑的夜晚,所有的思念,都追随着寒冷的风,飞到了父亲的身旁。
  回到县城,已是深夜了,心里一片惆怅,带着对父亲的思念进入梦中。

 
发表评论:
请稍候...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