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请稍候...
时 间 记 忆
请稍候...
最 新 评 论
请稍候...
专 题 分 类
请稍候...
最 新 日 志
请稍候...
最 新 留 言
请稍候...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请稍候...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请稍候...


 
 
请稍候...
中国律师博客
   
 
 
想到“骚扰”
[ 2009-10-27 9:31:00 | By: mrlawyer ]
 

想到“搔痒”

於采亮

我们每个人,由小到大,几乎都搔痒过。或由自己搔或由他人搔或替他人搔。在身体发痒的时候,在发痒的地方,似乎只有用手指或其他工具搔上几下,才觉通体舒坦、心安理得。于是,“搔痒”一词引申出了其他的含义:说到了点子上,做到了点子上。甚至在描述拍马的技巧时,对拍马高手的拍马绝技,也有人誉之为“搔到了痒处”,盖帽了。

江渐人对搔痒的理解则多了一层意思,用具体的事例来解释会好些:一个小孩,犯了错误,等待的是父母的惩罚。通常,惩罚小孩的方法是打他几下。这个“打手”不是母亲,便是父亲。慈母心软,不忍打自己的骨肉,但不打又不行,唯恐孩子他爹捷足先登,大打出手。于是,当母亲的便边打边骂。骂是骂得很凶,很怕人;但打,却是很轻的,且是打在屁股上。那小孩呢?也是聪明绝顶,母亲尚未动手,便己嚎啕大哭,密切配合母亲的行动。站在一旁的父亲明察秋毫,愤愤不平,斥责其妻:这不叫打,这叫搔痒!可见搔痒一词还有一层含义为:轻描淡写,不关痛痒。

我小时候是有过这种经历的,也听到过很多孩子的爸爸对孩子或对孩子的母亲说过类似的话。今天突然想起,是因为看了《人民法院报》(199877日)上的一篇文章。此文题为《河南“马凯”侵权败诉》。文中说到,19983月,被告河南马凯鞋业有限公司主办“潘长江歌舞小品晚会”,未经原告周口市文化局同意,拉大旗,作虎皮,擅自将原告作为协办单位印制在入场券上。原告认为其侵权,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损失14万元。一审判决被告停止对原告名称权的侵害,消除影响并赔礼道歉。对原告要求赔偿损失的请求不予支持。本人认为,此种判决,对被告来说,真有如江浙人之所谓“搔痒”。法院审理案子,按程序下来,一般要几个月。此案侵权在3月,判决在7月(最早也该6月底了,因该文作者开篇便用“日前……法院对……公开判决”)。在判决下来的时候,演出可能是该结束了。说不定原告起诉时,演出也已结束。判决“停止对原告名称权的侵害”没有实质意义。因为,被告的目的达到了,你不叫他停止,他自己也停止了。至于“消除影响并赔礼道歉”,也是一样。我们见多了那些厚脸皮(或者无脸皮)的人,只要达到目的,只要不叫其拿出钱来,他们什么都肯做。有一句话叫做“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只要保住钱,命都可以不要,何况区区“赔礼道歉”?正中下怀也,何乐而不为?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其实际损失的存在,作为机关法人也不存在精神损失。本人在此无意发表长篇大论,心里却有一种痒痒的感觉。当然,感觉过后,本人也还想到:被告是否从“主办”行为中获利?如果被告在入场券上印刷的协办单位不是市文化局而是国家文化部,那判决是否也该如此?若是,被告仅拉一个市文化局作“协办”,是不是“太亏”了点?等等等等……

被告河南马凯鞋业有限公司已有人搔痒了,只是不知周口市文化局在收到判决书后是否会发起痒来。

 

 

                                                             1998714

 
 
发表评论:
请稍候...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