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请稍候...
时 间 记 忆
请稍候...
最 新 评 论
请稍候...
专 题 分 类
请稍候...
最 新 日 志
请稍候...
最 新 留 言
请稍候...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请稍候...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请稍候...


 
清谈的寒食节
[ 2009-11-23 13:03:00 | By: myte ]
 

昨天,又是一年一度的寒食节,我和大多数人一样,都记着这个传统的节日。下午乘车回老家,为父亲和逝去的所有亲人送寒衣。
  在回家的路上,看见每个十字路口,都有人跪在冰雪地里烧化纸钱、纸衣,将自己所有的思念寄托在一堆纸灰上。回到村口,看见所有的门前都有一堆燃尽的纸灰,他们已经关门休息了,夜晚一片寂静,偶尔听见远处几声犬吠声。我家的门紧锁着,门前被厚厚的雪掩盖着,寒冷的北风使劲拍打着两扇铁门,一颗大树也发出咯吱声,声音很苍老,好像父亲的问候声。我打开沉睡的大门,和母亲跪在寒冷的冰雪地里,烧着母亲为父亲精心缝制的纸衣,心中一股酸楚。那思念的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顿时在我的脸颊上结成了一层薄的冰。我长跪雪地,守候着那堆即将燃尽的纸灰,等待着父亲来穿母亲为他缝制的衣服,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里,能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父亲已经去世十五年了,母亲一直守着这个破旧的家,守着对父亲的思念,一个人生活在乡下。我在城里买了套楼房,几次接母亲到城里住,母亲说她不习惯。其实我明白,母亲是舍不得她和父亲经营起来的这个家,舍不得父亲,他害怕父亲回来找不见她。每年的寒食节,都是母亲为父亲烧纸。她一边烧纸一边念叨着:“老头子回来穿你的新衣服吧!”声音拖得很长,十分凄婉。这是母亲对父亲忠贞不渝的爱。
……

 
 
深深的感动
[ 2009-11-23 12:06:00 | By: myte ]
 
这是一个阴冷的冬日,女人如同往常一般,拖着行李来到这个城市。
  已靠近年关,街道上开始充满节日的气氛,人们都盼着快活地度过岁末的这段日子,迎来一个新的希望。   
  一条偏僻的小街里,男人掩面而坐,过往的行人匆匆地浏览完他脚下充满渴求的纸张后,面无表情地远去了.
  女人停在了他的面前。
  纸张上写着不工整的字句:千里迢迢到贵地打工,却无运可行,我已经饿了两天,请好心人给我一点食物。
  女人将刚刚购买的一袋橘子分给他一半,她只是想起,在最困难的时候,别人是如何将恩德施于自己。
  男人接过橘子,哽咽着说了声:“谢谢。”张着干涸的嘴唇,却又欲语凝咽。   
  在这寒冷的季节里,大多数身在异乡的人都带着收获回归故里。家里即使清贫,却有温暖心灵的亲情。无数工作中的辛劳早已换作笑语点点。
  可眼前,仍有衣衫单薄的孤影在风中抽泣。  
  女人蹲在男人的身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
  软盒甲天下,非常廉价的香烟。
  递给男人一支。她从那压住纸张的火机猜测,男人也是吸烟者。
  女人很自然地吸着烟,询问男人:“都要过年了,为什么还要出门打工?”
  男人吸了吸鼻子:“就是因为想赚点钱回家过年,谁知来到这里才发现,以前打工的网吧早已搬迁。
……
 
 
生命的轨迹
[ 2009-10-24 9:43:00 | By: myte ]
 

面对这座陌生的城市,有丝惊喜,有丝迷茫,洁净的街道,满目的草绿,清新的空气,和善的人群,从此它将成为我的第二个故乡。在这块土地上不曾留有我青春的时光,但却必将见证一个女人艰辛的步伐,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真的会离开自己的家乡,离开自己的亲人,离开我所熟悉的山和水,人和事。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抉择竟然 如此的坚定,这样的勇气从哪里迸发?
  四十岁以前的我,好似一朵温室里的花朵,从来没有缺少过阳光的照耀,从来没有离开过雨露的滋润,生活于我繁花似锦,浑不知 忧愁为何物?生活在风平浪静中竟悄无声息的转折,或许是生命不满于我的漫不经心,或许是命运想告诉我世间还有伤悲,至爱亲情,生离死别,悲彻可以到无泪可流,幽怨可以到难以入眠,分离就象在痛苦中挣扎,正是在这种挣扎中让我懂得了生活,斗转星移,岁月改变 一个人竟然可以这样不着痕迹又冷 酷严峻。在这些黯然伤心和孤独无助的日子里风儿吹走了大地的尘埃却吹不走我的怀念;雨水淋湿了我的全身,却无法浇灭我的思念。成长是需要经历痛苦的过程,蜕变是需要破茧的勇气,我开始发现生活是需要调试的,有些美好的东西也需要坚守。为了这份  坚守,为了这份美好,人生就有了义无反顾的勇气。
  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我心里有着迷茫;面对着我的生活,我必须认真地抉择;面对陌生的一切,我要寻找我生命的支点。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