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请稍候...
时 间 记 忆
请稍候...
最 新 评 论
请稍候...
专 题 分 类
请稍候...
最 新 日 志
请稍候...
最 新 留 言
请稍候...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请稍候...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请稍候...


 
 
请稍候...
   
 
 
律师到底得罪了谁?
[ 2009-9-6 10:13:00 | By: 天上的虫子 ]
 
昨天在深圳律师协会2009年宣传工作会议上,深圳律师协会副会长张志谈到这样一种怪现象,在“两会”在谈到律师业成绩和正面形象时无人响应,但当谈到律师的不足和问题的时候,立即“群情振奋”,“群起”而响应,似乎人们对律师的讨伐大有“罄竹难书”之势。
  
  怪吗?一点都不怪!想想我们的律师业这么多年来面临的处境,处处受阻、处处得难,如果这些阻碍仅仅来自几个人或某几个部门倒很正常,问题是这为难和刁难全方位,几乎来自社会的方方面面,从司法、执法机关、政府及各部门以及企业和普通百姓都对律师业存在说不清、道不明的冷若冰霜的敌意,而且似乎这只和律师有关,和谁在做律师没有关系,这就不能不发人深省了。律师的存在到底得罪谁了?
  
  也许有人要说,你们律师专为坏人说话,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此,我们只能用专业的语言说,好人坏人是道德名词,不是法律名词,法律上只有公民的概念,只要是一国公民不管在想过什么、做过什么,哪怕他有窃国之罪,都有自己的权利,律师为其说话仅仅是行使公民权的一种方式。律师不应该替坏人说话的潜台词就是,坏人不是人,不应该有说话的权利,只应该老老实实、规规距距地接受处罚、服从改造。这是什么语言,上了年纪的人大概都知道,如此势必又会走上民将不民、国将不国的邪路。
  
  其实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好人也有坏的一面,坏人也有好的一面,这些都是常识。如果这个世界上让“好人”当道,把他坏的一部分当作好的标准,那这个世界一定会大行其恶。所以,说别人是坏人的人,他未必就是好东西,说不定正是一个已入天网的未漏之身。
  
  也许还有人要说,律师唯利是图,认钱不认人,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
  
  这话倒说得还有几分像,但话分两面。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初衷就是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律师有知识、有专业、有能力,以自己的知识、专业、能力为社会服务,为什么不能成为先富起来的一群人?
  
  再说,律师是花父母的钱读书,凭自己的能力自谋生路的一群人,如果律师不挣钱,还会有律师的存在吗?物质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这个道理想必无须多说。
  
  诚然,这些年来律师业确实有些人唯利是图,也有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但是,仔细想一下,律师除了挣钱还能做什么?立法,律师参与了吗?没有!司法、执法过程的参与,律师是从聋子的耳朵——摆设开始的!企业、老板、老百姓个人找律师,难道他们仅仅是为了合法地维护自己的权益吗?不是,起码不完全是!事实上问题都出在这里。我们的社会还没有文明到允许律师“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程度,律师又能怎么样?
  
  从这个角度来讲:律师沦为谋生和挣钱的工具,这不仅仅是律师的悲哀,更是社会的悲哀,是我们全社会的悲哀,是普天下所有人共同的悲哀。
  
  也许还有人要说:律师是司法腐败的始作俑者,律师是拉拢腐蚀司法队伍的罪魁祸首。这个理由确实挺能迷惑人的,事实背景是近些年来,似乎官员腐败、司法腐败最终板子也总能打到律师的屁股上,也总有律师参乎其中。
  
  律师行贿法官、政府官员,是法官、官员出了问题还是律师出了问题。“苍蝇不盯无逢的蛋”的道理想必天下人都明白,为什么到了这儿责任就全落在律师的身上了呢?是偏见、仇视还是敌意,不得而知。
  
  在此可以正告天下人,律师行贿法官、检察官、警察、政府官员往往都是被逼的,因为不这样做,有些法官不答应、检察官、警察,有些政府官员也不答应,当事人、委托人更是不会答应,有些律师就是这样被逼良为娼的。
  
  如果我们的社会需要让律师在廉洁奉公、严格执法上起先锋模范作用,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面对现实,律师业确实需要自律,但我们的法官、检察官、警察更要自律,党政机关府的官员更要做好廉洁自律的模范带头作用。如此,我们的当事人、委托人就不会有非分之想,起码会减少他们的非分之念。
  
  凡此,类似以上的理由和说法肯定还有不少,无论什么事、什么人都可以有一千个好的理由和坏的理由,律师也是如此,即使再过一千年也还是可以找出一千个、一万个理由来作为好和坏的依据,问题是人们为什么选择了负面的评价,而不愿意选择正面的肯定。这种选择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动机和目的。
  
  律师的职业有一个最神圣的使命就是追求社会的公平、公正和正义,公平就是要让有特权的人与普通人一样平等地享受权利和承担义务,公正就要把这种社会公平变成永恒的机制、制度、法律,正义就是当有人破坏这种公平和公正时,律师要挺身而出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能力来维护这种社会的公平和公正。显然,在我们的国度里有一群人是非常害怕律师真的去这么做,特权阶层、利益集团、买办阶层肯定会像当年世族阶层车裂商鞅一样,必先除之而后快。
  
  可社会发展至今一天也离不开法律、法治和法制,起码现在没有人敢公开说“杀光所有的律师”了,但也不能让律师当真去追求什么公平、公正和正义,权宜之计只好把律师核心的价值观和精神给阉割了。太监再好总究还是废人一个,想怎么拿就怎么拿,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不管怎么样,一个太监能有什么好?于是,出现本文开头所说的状况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从事法律工作二十多年,做律师十多年,今天要在此为整个律师行业进行辩护,不能说不是职业生涯中最悲哀的一件事。律师业经过三十年轰轰烈烈的发展,到今天才发现,我们整体上依然处于寒冷的冬天。律师业在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中走过了风风雨雨的三十年,到现我们都不明白什么时候我们居然还是阉人一堆,这种命运什么时候才能改变,似乎还没有定数。
  
  文已至此,想必大家都已经明白了,律师的存在到底得罪了谁了!
  
  邱旭瑜律师
  
  2009年3月11日于深圳
 
 
  • 标签:律师 
  • 发表评论:
    请稍候...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