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请稍候...
时 间 记 忆
请稍候...
最 新 评 论
请稍候...
专 题 分 类
请稍候...
最 新 日 志
请稍候...
最 新 留 言
请稍候...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请稍候...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请稍候...


 
杭州一场股权纠纷“苏林丛林”:3级4家法院5次判决未定论
[ 2009-12-21 23:21:00 | By: colinwong70 ]
 

正义网924日讯(《方圆律政》特约记者 董华平)只为转让自己的1宗股权,经历区、市、省34家法院的诉讼,5次判决,而至今仍得不出股权究竟可以卖给谁的结论。浙江杭州阳城热电有限公司(下称阳城热电)董事长张可夫近日对记者说,3年前真的想不到会导致这样复杂的结果。

如果不是这样,我现在应该正在美国和老伴一起陪护待产中的女儿,我应该高兴地准备升级做外公了。2009912,在杭州千岛湖畔一个幽静的处所,55岁的张可夫扳着指头给记者历数近年来在诉讼征途上的经历,几乎有点气喘吁吁。可是现在,我只好暂时隐居一隅,等待无尽的官司哪一天结束,将股权转让落实。

  张可夫说,官司从杭州上城区法院打到杭州市中院,再打到浙江省高院,再回到上城区法院,转而又到萧山区法院,现在还得回升到杭州市中院,我好像走进了一片打官司的丛林,至今钻不出来。

  简单的股权转让,因一女二嫁惹纷争

  张可夫曾长期在浙江省电力局工作。19955月,省电力局参股投资在杭州市萧山区南阳镇建起了阳城热电,张可夫作为股东派出的代表参与经营管理。新世纪之初,省电力局有意退出股份转做其他投资。张可夫拼凑了2340万元资金投入到阳城热电,买下其中78%的股权。我想趁着当时还算年富力强,自己搞点实业,等到60岁退休时挣些钱养老。想法就这么简单。张可夫回忆说。

  但是又过了大约5年后,2006年夏秋我的心态起了变化,张可夫说,随着年岁的增高,子女的成长,我决定转让掉自己的股份,挣一笔就够了,还可以从此还清所欠的债务,给自己一个放松的养老心态。张可夫当即决定投石问路,试探着放出了自己欲转让股份的风声。

  为了转让自己的股权,张可夫悄悄与一家名为杭州宏立钢结构制造有限公司(下称宏立钢构)的企业签订了协议。2006914日,张可夫作为阳城热电的自然人股东,和本与阳城热电毫无关系的宏立钢构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转让价3430万元。这算是一个让张可夫满意的价格。

  当时,他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还有一道跨不过去的法律坎”——公司法和阳城热电公司章程均规定 ,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当知悉自己的行为已经侵害了其他股东的知情权和优先购买权时,张可夫在隐瞒了股权转让事项的情况下与其他股东洽谈是否愿意购买,阳城热电第二大股东杭州置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置地公司)随即明确表示将购买张可夫持有的阳城热电78%股权。

  惊醒之下,张可夫决定终止与宏立钢构的协议,转而按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规定,与置地公司于20061217日另行签订了转让协议。协议转让价3580万元,高出了与宏立钢构的转让价格。当时出于保护商业秘密的考虑,双方没有向任何第三方透露这一成交价格。

  纠葛由此生起,诉讼官司接踵而来。

  张可夫也不是不明白,自己这样一个一女二嫁的做法,总会带来一些麻烦。知情人告诉记者。因此,在与置地公司签订协议之后,张可夫多次与宏立钢构作沟通,试图劝说其放弃受让,废止协议。

  但宏立钢构态度强硬,坚决予以拒绝。并在尚未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情况下,快速派出人员强行接管了阳城热电的经营管理。置地公司对此表示了强烈反对。随后,当地政府召集双方进行协调。然而,双方都不愿放弃购买股权,协调陷入了僵局。

  萧山区有关部门随后明确表态,建议双方走司法途径解决 

   
股权过户受阻,原股东起诉法院判自己退钱

  2007131日,赶在春节来临之前,置地公司向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置地公司与张可夫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判令张可夫依法履行股权转让引起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在一个多月前张可夫与置地公司签订的协议中,第3条规定在协议签订生效起20天内,置地公司可办理好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但是由于此时宏立钢构已强行进入阳城热电管理,办理工商变更登记必要的材料全部被掌握在宏立钢构手上,因此协议暂时无法履行。

  200727日和322日,上城区法院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法院认为,张可夫的两次股权转让行为是否有效,根据新公司法的规定,应依公司章程认定。阳城热电公司章程规定:公司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股权,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并就其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意见。张可夫没有就其与宏立钢构转让股权的事宜口头或书面通知原告置地公司及另外股东,故其向宏立钢构转让股权的行为不符合阳城热电公司章程的规定。相反,置地公司与张可夫之间签订的协议,既符合阳城热电公司章程,也不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法院遂判决,置地公司与张可夫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有效,张可夫应协助置地公司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

  上诉期过后,双方均未提出上诉,判决生效。随后,进入执行阶段。

  事情本该就此了结。但是,置地公司在打算依法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时,却因相关文件均被掌握在宏立钢构人员的手上而搁浅。

  宏立钢构也称自己有冤。在与张可夫签订协议后,宏立钢构先后向张可夫支付了部分转让费,合计1630万元。而且在协议签订后的次日即委派人员进驻了阳城热电。

  而在本案审理中,宏立钢构并未参加诉讼。事后的事实表明,宏立钢构早已为应对自己因非股东身份购买股权而带来的被动态势做好了准备。

  在上城区法院判决生效、但置地公司迟迟未能如愿办理工商登记的情势下,张可夫的良心在受着煎熬。在冷静思考了长长两个多月后,200767日张可夫鼓起勇气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请求法院确认自己与宏立钢构签订的转让协议无效,请求判决宏立钢构领回已支付给自己的部分转让款1630万元。

  张可夫想到的是,一女终究不能嫁二夫。自己与置地公司签订的协议已经法院生效判决确认有效,且应当获得履行,那么只要法院再来确认自己与宏立钢构的协议无效,自己把已收到的钱款退还给宏立钢构,然后协助置地公司办妥工商变更登记手续,纠纷不就从此了断了么?

   
双边诉讼演变成了六边会战

  但事态的发展远非张可夫想象的这么简单。

  不止是张可夫,各方都对自己通过司法途径确认自己的权益满怀期待充满信心。

  张可夫向杭州市中院递交诉状20余天后的200774日,忽然听到了宏立钢构对自己提起了反诉的消息,在市中院,张可夫从原告加上了反诉被告的身份,宏立钢构也从被告转身增添了反诉原告的身份。同年824日,置地公司鉴于与本案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申请参加诉讼,市中院经审核后准许置地公司以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双边诉讼关系顿成六边关系

  张可夫在诉讼中诚恳表示,自己与宏立钢构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因在法律上侵犯了阳城热电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权应属无效,而在事实上也因自己的股权已经实际转让给置地公司,故与宏立钢构的协议已无实际履行的可能,上城区法院已作出的生效判决,应当予以尊重。因此请求市中院判决上述两项诉请,即请求法院确认自己与宏立钢构签订的转让协议无效,请求判决宏立钢构领回已支付给自己的部分转让款1630万元。

  张可夫的两项诉讼请求并非一时冲动。早在与置地公司签订协议5天后的20061222日,张可夫就已书面通知宏立钢构董事长,撤销了在与宏立钢构协议中向该董事长出具的授权委托书,明确告知对方无权办理有关阳城热电的一切事务。此次开庭前的2008718日,张可夫还在《萧山日报》报眼显著位置刊登《声明》,公开重述了上述立场。

 
发表评论:
请稍候...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