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灯洋火迎洋年

2020疫情肆虐、全球停摆,然而地球还是默默地自转公转,马上就带着人类进入2021。儿子跨年派对去了,我窝在家里在各大卫视的跨年晚会中跳来跳去,百无聊赖中想起少年时的元旦。

 

那时,我们管元旦叫“洋历年”,不算什么节日,当然,也没人因为它是“洋历年”而抵制。国家领导人在元旦前夕发表新年贺词应该是从长者时代才开始的吧?我想小粉红们断不敢质疑他们为什么不在中国春节给国人拜年,而是在“洋历年”引导国人憧憬未来。老实说,我也不敢。

 

那时虽然学校也放假,但对于农村孩子而言,白天依然是农活、家务活以及与小伙伴们一起尽情玩耍,晚上则需复习准备期末考试。用“洋火”(火柴)点亮“洋灯”(煤油灯),复习时如果注意力过于集中或者打瞌睡,免不了会烧掉几根头发。洋灯里的洋油快要耗到底部时,灯芯就会噼里啪啦响起来,我知道那是因为烧到水了,该加油了。

 

洋油是从二里外的供销社打来的,供销社在洋油里加水似乎早是惯例。在农村,供销社的领导和店员可都是吃皇粮的公家人,大部分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红卫兵,商人的逐利本性、法治缺失,加上被文革摧毁了基本良知,使得他们肆无忌惮。舔菊文人们对此不可不察,当下社会的种种乱象的根源在于文革,而非改革开放。

 

我(或者可以扩展到我们这代人)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因此是改革开放的坚定支持者。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高考,只有工农兵大学生,我们就只能是在贫困线上挣扎的工人或农民,甚至是饱受精神摧残的黑五类;没有改革开放,中国就没有今天的国际地位,我们就与北朝鲜一样(当然,也有人说,没有抗美援朝我们才与北朝鲜一样,我不确定);没有改革开放,我们可能没有互联网,你我便不会相识……

 

高一时我曾经写过一篇题为《赶集》的作文,以清新自然的文字描写农村集市的新貌旧颜,不着痕迹地讴歌改革开放。那是我文字能力的最高峰,此后每况愈下,特别是1995年投入律师行业后,就只会写各类枯燥无趣的法律八股文了。然而,即使如此,我依然不改初心,为改革开放呐喊。今天中国还有六亿人月收入在千元以下,中国的贫困线还只是年收入4000元,我们还需要低调地坚持改革开放,别无选择。我们不要文革,不要义和团,我们庆祝传统节日,也不影响过洋节。其实我们的妇女节、劳动节、儿童节都是洋节,而且是法定节日。

 

洋历年快乐!

  • 本站声明:本站所载之法律论文、法律评论、案例、法律咨询等,除非另有注明,著作权人均为站长杨春宝高级律师本人。欢迎其他网站链接,但是,未经书面许可,不得擅自摘编、转载。引用及经许可转载时均应注明作者和出处"法律桥",并链接本站。本站网址:http://www.LawBridge.org。
  •  
  •         本站所有内容(包括法律咨询、法律法规)仅供参考,不构成法律意见,本站不对资料的完整性和时效性负责。您在处理具体法律事务时,请洽询有资质的律师。本站将努力为广大网友提供更好的服务,但不对本站提供的任何免费服务作出正式的承诺。本站所载投稿文章,其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